第106章他厌恶的捂住鼻子。

    但是因为他当时想着保护颜汐妍,他确实没有顾忌的上,跑来关心颜汐落。

    他原本以为心事单纯的颜汐落,是不会介意的。可是哪知道这件事情,她却放在心上了。

    只不过听到颜耀海这么一说,已经对他们颜家一家子,都彻底死心的颜汐落。

    这才看着颜耀海,无比坚定的说:“我不需要你的补偿,爸爸,在我替颜汐妍嫁到灵岛那一天,我说过我的恩情已经还完,现在还叫你一声爸爸,只是您曾经给了我一个家。我只希望你们一家三口,永远都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说完了这话,颜汐落是再也不想要和颜耀海多说一句话了,直接转身就准备走。

    只不过看见事情都还没有说清楚,颜汐落居然就这么要走了,颜耀海更加着急了。

    在他面前的女孩已经长大了,已经不再听他话了,他苦笑着摇摇头。

    颜耀海还真的怕颜汐妍会被乔陌漓再次伤害,抬头立即叫住了颜汐落,“汐落,就算爸爸求求你还不行吗?你就帮你姐姐这一次,以后我真的不会再求你了。”

    不管怎么样,他都不能让颜汐妍,出什么事情。颜汐妍竟是他的亲生女儿,他总不可能真的看着她去死。

    “所以呢?为了救颜汐妍,你是要连最后的父女情分,也要用尽了吗?”背对着颜耀海,眼泪已经到眼眶边的颜汐落,就咬着牙说出了这话。知道现在他还不提那次颜汐妍绑架她的事,她的心寒了!

    她真的很不情愿,因为这样的事情。和她心目当中那个对她最好的父亲决裂。

    但在同样一件事情上,想着他对颜汐妍,以及对自己巨大的差别。

    颜汐落就感觉自己的心,像是被一把尖刀狠狠的剜着,痛得她快要无法呼吸了。

    为什么同样是女儿,颜汐妍不仅有邝丽云这个母亲疼着,还有他这个父亲,不惜一切代价的保护着。

    而她颜汐落呢?同样是颜耀海的女儿,为什么他连问都不问一声。

    但和她血浓与水的颜耀海,这般厚此薄彼,又是为了什么?

    “你……”没想到当初那个乖巧温顺的女儿,如今居然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

    颜耀海就看着她单小的背影,他眼眶也跟着,忍不住红了。

    权衡利弊之下,他还是看着颜汐落。好半天了,才又说:“如果你非要如此固执的话,那么爸爸也没有办法。”

    他养了颜汐落十多年,没想过会有什么回报。

    现在看颜汐落被他们一家子,逼到现在这个程度,他也不敢要什么回报了。

    他终究还是做出抉择了。在两个女儿当中,他选择的人还是颜汐妍。

    听到颜耀海这话,颜汐落的眼泪,终究还是忍不住落了下来。

    然后她就哑着声音,努力的忍住自己的眼泪,然后说:“你走吧,我会让乔陌漓不为难颜汐妍,至于他会不会听我的,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了这话,颜汐落就再也没有在颜耀海所在的地方多停留一秒。

    而是直接就迈步上楼。

    回到了房间之后,颜汐落还是给乔陌漓打了个电话。亲耳听到乔陌漓说,颜汐妍已经安然无恙的离开了乔氏。

    她这才放下了电话,然后扑到床上,伤心地大哭了一场。

    原来之前颜耀海的不忍和内疚,都是骗人的。他明明和邝丽云一样,都是最爱颜汐妍的。

    在他们颜家所有人的眼里,她颜汐落就只是一颗棋子。仅仅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在公司的乔陌漓,接到了颜汐落的电话,听出来她不对劲的声音。自然就再无心思工作了。

    匆匆的交代了几件要事给承德,然后他就准备离开乔氏,回锦苑去了。

    只不过乔陌漓被他的助理推着轮椅,刚出电梯,还没有来得及进入大厅的时候。

    才折磨过颜汐妍一番,心情好的不行的乔陌宸,就走了过来。

    直接挡住了乔陌漓前面的路,然后冷笑着说:“呵呵呵……三弟,怎么看起来这么憔悴,这段日子过得不是很好吧?”

    乔陌漓这个残废,都不知道命怎么这么硬。

    他想了这么多次的办法,都没能让这个残废去死,乔陌宸还真是郁闷。

    不过来日方长,他就不信,乔陌漓躲得过一次二次,还真的躲得过三次四次。

    反正老爷子已经老了,他保护不了这个残废多久。

    总有一天乔氏集团总裁的位置,都是他乔陌宸的。

    包括乔陌漓这个王八蛋,在国外创建的集团,也是他乔陌宸的。

    总有一天他会让这个残废,身无分文的,滚到街上去要饭!

    “呵呵!”只不过看着乔陌宸这挑衅的样子,乔陌漓只是冷冷的笑了笑。

    然后说:“托二哥的福,我乔陌漓过得还不错。”

    说到这里,乔陌漓又回过头。对承德说:“对了,中东那边不是有一笔单子要谈吗。看起来总经理挺闲的,这事情就安排他去做吧。”

    中东最近很乱,时常发生枪战。公司所有的管理,都不愿意去中东出差。

    现在这个时候他却安排乔陌宸去,用意自然是很明显的。

    只不过听了乔陌漓的话,乔陌宸的脸色一下子就微微的变了。

    他都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呢。站在乔陌漓身边的承德。就恭恭敬敬的点头,然后说:“是的总裁,这件事情我马上去安排。”

    现在整个乔氏集团上上下下,都是由乔陌漓说了算。

    所以不管他说什么,那都是要执行的。

    “那就好,这一次要一次性把所有的问题全部都解决完。免得下一次还要派人去,让员工涉险,总是不好的。”

    乔陌漓依旧是冷冰冰的交代。

    交代完了,他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讲:“走吧,这里有个浑身散发着恶臭的东西,我都快要无法呼吸了。”他厌恶的捂住鼻子。

    乔陌宸明显没有想到乔陌漓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在他面前摆总裁的架子。还嫌弃他脏!

    所以他在一边听到了这话,气得怒火中烧,拳头紧紧握住。

    站在那里恶狠狠的对着乔陌漓喊:“乔陌漓你这个残废得意什么呀?你如果不是仗着爷爷看你是个残废同情你的话,能有你的今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