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3章你不要认错人。

    走回房间的颜汐落听到乔陌漓叫她的名字,她的心猛的一痛,慌忙跑到他身旁,弯腰问道,“乔陌漓,是不是口渴?我给你倒水。”

    乔陌漓醉醺醺地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迷迷糊糊问道,“太太,是你吗?我记得你没有去宴会厅,是肖……肖素云和我跳了舞。”他说到这里觉得不对劲。

    他记得他赶走的肖素云,眼前是他的小太太。

    身体里一股热浪瞬间将他淹没,“太太,我难受……”

    颜汐落心里一凉,果然,他还是喜欢肖素云的,就连回家了还记得他和肖素云跳舞了。

    她愣愣的看着躺在的男人,心里凉意蔓延四肢百骸……

    她用力抽回自己被乔陌漓捉住的手,冷静的说,“是云毅送你回来的,我没见到肖素云。”

    颜汐落的话乔陌漓并没有听到,他全身的神智都被那些药给控制的失去了理智。

    他想要他的太太。很强烈!

    刚才他已经觉得自己浑身热火难耐,煎熬不已。因为喝了太多的酒,他浑身无力。

    可是这一切等他捉过了颜汐落的手,就完全变了样。似乎她的手就是最冰凉的甘泉,瞬间便将他的给熨帖的舒适安逸。

    乔陌漓神智昏昏沉沉的,还以为自己是酒后突然来了性致,并没有想到是肖素云给自己下了药。

    醉眼朦胧里,他看着楚楚动人的颜汐落,更觉得她比天使还要美丽,他看见她阴沉着脸,难道她还在生气。

    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把她往自己怀里带,“太太,乖一点,我想要你……”

    乔陌漓猛地一拉,把颜汐落拉的一个趔趄,摔倒在他怀里,懵的忘了起身。

    他的身上烫的像火!颜汐落看着眼神迷离的男人。想起他抱着肖素云跳舞的画面。用力挣扎。

    他现在想要就要,那个时候抱着别的女人的时候,把她放到什么位子?

    他怎么可能这么坏,此时此刻,只怕是把她当成肖素云了吧?

    “乔陌漓,你看清楚,我不是肖素云,你不要认错人了。”颜汐落冷冷的看着男人火红的俊脸,感觉他很不对劲。

    乔陌漓哪里肯让她走,铺天盖地吻瞬间覆盖女孩所有的感官,他吻的急切,,恨不得一口把她吞进肚子。

    听见颜汐落的话他蹙着眉头,“你在说什么呢,小太太,我只碰我的太太,没有别人。乖…”

    的吻带着刻骨的相思,密密麻麻落了下来,落在颜汐落的眼睛上、鼻子上、耳垂上,最后,才落在她的嘴唇上,久久不肯离开。

    这是他熟悉的味道,刻在他骨髓里的味道。他的小太太。只有她才会令他发狂。

    颜汐落拼命挣扎,可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乔陌漓的性致,他耐着心诱哄着这个自己最心爱的女人,“宝贝,别闹,乖一点,我难受……给我!。”

    颜汐落拼尽全力躲避着乔陌漓的吻,可是她的身体还是软成水,她不得不承认,心里不管怎么样抵触这个男人,但是身体是接受他的。

    可任她如何挣扎,终究没有摆脱乔陌漓的掌控,轻易便被褪去了所有的衣衫。

    昂扬的炽热到底是贯穿了她的身体。颜汐落浑身一颤,他像一头饿了千年的狼,就那样狠狠的占有了的女孩……

    竭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颜汐落抬眸看着闭着眼睛,完全沉醉在情—欲中的男人,他的令她害怕,一次次让她差点被撞到床下……

    颜汐落只好抓住他的肩膀。

    然后,她的眼角一扫,清楚的看到了乔陌漓胸口红彤彤的唇印……

    大脑轰的一声,失去意识。

    而她身上的男人依旧的要着她,乔陌漓永远也感受不到他的女孩已经泪流成河,一颗心已经冷的如寒冰。

    等他餍足后附在女孩身上睡过去的时候,颜汐落用力推开身上的男人,起身去了浴室。

    而大孤零零的躺着醉酒后和后的乔陌漓,直到天亮,身边的人儿也没有再回来。

    而起身去浴室的颜汐落,心痛的无法呼吸,此时的她犹如幽灵,一步步挪到浴室里,把淋浴开到最大,随手穿上的睡衣都来不及脱,就不管不顾的冲洗着自己。

    这枚唇印猩红似血,放佛钝刀割肉般,一点点凌迟着颜汐落。

    这是?肖素云的唇印?

    能印在这么隐秘的位置,他们刚才亲热过了?

    而且还是像现在他和她这般亲热?

    颜汐落无助地摇着头,他刚才和肖素云已经做到了那一步?

    这个男人精力是何等的旺盛,她是知道的。

    但是他刚才又要了她,好脏!

    乔陌漓,你究竟还想怎样羞辱我?

    碰了别的女人回来还要占有她的身体!

    她闭上眼睛,心里犹如被人挖掉一块难受,她扬起脸让花洒从头淋到脚。脸上不知道是泪还是水!

    乌蓬蓬的水雾倾洒下来,顺着颜汐落的发丝淌在地上,却丝毫冲不淡她心中的苦涩。

    呵呵,他说,太太,这辈子我只爱你一个人!什么从来没有对别的女人动过心!更不会碰!

    男人是不是都这样?一边承诺着爱你,一边又和别的女人纠缠不清?

    在水下冲了好久好久,颜汐落无助的半靠在浴室的砖墙上,让温热的水一直冲洗她的全身。

    她突然感觉她走进了一个死胡同,她该怎么办?

    她不知道乔陌漓和肖素云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她也不敢去想。

    既然自己是如此的卑微,为何还要死皮白赖的住在这里?难道真的要等乔陌漓赶自己离开吗?

    他的话能有几句是真的?

    足足冲了三个小时,颜汐落才总算结束了自己堪比自虐的举动。

    窗外已经隐约露出了鱼肚白,天,就快亮了。

    颜汐落慢慢起身拿起浴巾擦干净,到换衣间里穿好衣服。

    快速收拾好自己的行李和护照,她的护照还是去年宁东航帮她准备的,现在竟然派上用场。

    她拿了在学校的奖学金和颜耀海平时给她的零花钱,这样那张卡也有十几万。可以去法国一趟了。

    颜汐落翻出了自己的手机,给慕心雨发了信息。

    心雨,我要和你一起去法国,我在机场等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