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太太走了!

    他猛地一怔,对了,昨晚和肖素云跳舞了!可是,他们好像并没有什么逾越的举动啊!

    难道,是无意间蹭上的?

    他厌恶的洗掉那个口红印。

    他突然想到太太哭了,在他的身下很委屈,她一定看见这口红了。

    该死的!

    他的眸光突然变得阴冷。

    乔陌漓拼命用水把那枚唇印洗掉,全程满脸都是嫌恶。

    除了颜汐落,谁都没有资格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肖素云!他是不是对她太好了,竟然敢这样碰他!

    匆匆搞定口红印,乔陌漓穿好衣服,急匆匆下了楼,找遍别墅也没见颜汐落。

    他开始急了,边走边喊,“林叔?林叔?”

    林叔恭敬地走过来,“三少爷有什么吩咐?”

    “昨晚我是怎么回来的?还有,你有没有看到太太?”

    林叔摇摇头,“昨天晚上?我还真不知道,反正我睡下时,你还没回来。我也没见到太太,还以为你们参加晚宴会很晚,早上太累都没有起呢。”

    乔陌漓顿时觉得有些不妙,扭身便去了楼上。

    他打开衣柜,突然看见行李箱不见了。还有,颜汐落来时带的那些衣物全都不见了。

    乔陌漓心里咯噔一下,立即在房间里一顿翻找,发现颜汐落的个人证件这些全都没了,可自己送给她的衣物却一件都没少的丢在家里,也包括那张黑卡。静静的躺在抽屉里……

    这个小家伙,是扔下他跑了吗?她会去哪?

    这个认知顿时令乔陌漓慌了手脚,立即掏出手机给颜汐落电话,但是显示关机。

    他想起昨晚是和云毅在一起,就给云毅打电话。

    电话刚接通,他劈头盖脸便是一句,“昨晚是不是你送我回来的?太太呢?”

    “小嫂子?她在家啊。她和我一起把你扶进卧室的。”云毅满头黑线。这太太丢了也怪他。

    乔陌漓闭上眼睛,“我是说今天太太去哪了?还有,昨晚回来太太不高兴了吗?”

    “不高兴?没有啊。”云毅有些奇怪的促狭道,“是不是昨晚被罚跪搓衣板啦?”

    “别tm的这么多废话,你赶紧把昨天晚上的情形自己给我讲一遍。太太不见了!”乔陌漓沉着脸。

    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然后被自己那个敏感的小太太给误会了,他只记得她哭了,但是他还是要了她,而且要的很猛。

    该死的,他昨晚像是中药了一样!

    云毅听见乔陌漓说太太不见了,立即感觉大事不妙,就照实说了,“昨晚你非要拉着我喝闷酒,然后醉的走路都成问题,你还和肖素云跳舞,那个肖素云还把你拐进包厢,脱你衣服,最后被窝阻止了,最后我开车送你回去啦。”

    云毅慢慢陈述,“还好我去的快,要不你就于肖素云,这样小嫂子就更不可能原谅你了。我这兄弟够义气吧,对了,我怕还帮你擦了脸上的口红印,不然被小嫂子看见你惨了!”

    乔陌漓听了云毅的话,倒吸了一口冷气。肖素云,你胆子还不小。竟然脱他衣服!

    口红擦什么擦,他的胸前口红,太太一定看见了,所以才哭的那么伤心!

    他的心在这一刻像是被一直无形的大手狠狠的楸住,太太一定伤心了!

    乔陌漓半天没声音,云毅喂了半天,他才回过神,心情烦闷到极点,“你快些去查,看太太是不是已经离开了宣城。她不见了,她一定生气了!”

    “什么什么?”云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小嫂子离开了宣城?为什么?昨晚不是好好的吗?肖素云没得逞啊!”云毅懵了,小嫂子真的走了?

    “你最好快些去查,而不是像个女人似得在这里八卦。太太生气后果不堪设想”乔陌漓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听着听筒内传来嘟嘟嘟的忙音,云毅无辜的耸耸肩,他这是招谁惹谁啦?

    人家两口子闹别扭,倒是把他给搀和进来了。

    不过想想乔陌漓那张黑脸,云毅只好认命的掏出手机,吩咐手下的人立即去调查颜汐落的下落。

    很快,他的手下便禀报了过来,半个钟后有飞往法国的航班,颜汐落买了直达法国的机票。

    原来颜汐落和慕心雨买了早上六点三十的机票,因为雾霾太重,改为中午十一点。而颜汐落和慕心雨只能坐十一点的航班去法国。离飞机起飞还有半个小时。

    云毅得到消息惊了一身冷汗。

    我去!这下子看来真是闹大了啊!

    云毅弄不懂的摇摇头,如实将情况汇报给了乔陌漓。

    “哗啦!”

    乔陌漓的房间传出玻璃破碎的声音,那是他接了云毅的电话后,气得把手机丢出去,砸碎了落地窗的声音。

    林叔慌忙跑到了楼上,担忧地看着正在屋里砸东西的乔陌漓,小心翼翼问道,“三少,你怎么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做的?”

    乔陌漓阴郁地抬起头,“有,把屋里的东西都给我丢出去!”因为太太嫌他脏了,因为他昨晚碰了肖素云,弄了口红印,回来没洗澡!这床也不能睡了!

    “啊?”林叔愣住了。

    “啊什么啊?昨晚我喝醉了酒,这里全部沾染了酒气,通通给我扔掉!”乔陌漓说完,就脚步匆匆的下了楼。

    林叔知道三少的性子一向是我行我素的,丝毫不敢怠慢他的吩咐,只好招呼佣人把这间房间的东西全部换掉。

    而乔陌漓下了楼,就奔到车库开车往飞机场驶去。

    车子开得风驰电掣,乔陌漓油门紧到底,心里咒骂不已。

    他不敢喝那么多酒,还和肖素云跳舞,给我肖素云机会碰他,然后他的小女人就生气的要离他而去!

    无论如何,他都要去拦住太太,绝对不允许他的小女人从他身边逃离!

    车子开上了快车道,乔陌漓心急如焚,恨不得把自己的超跑开成飞机,太慢了,一定要在太太上飞机前赶到!

    可很多事就是这样,欲速则不达。

    乔陌漓越是急着去机场,路上偏偏就堵上了车。

    看着眼前长长的两排长龙,乔陌漓心烦的从车里下来,快步往前走去。

    没走两步,身旁过来位送餐的电动车手,乔陌漓一下把他截停,指着自己停泊在路上的超跑,“你下来,我拿这个跟你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