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让我抱抱,我好想你。

    颜汐落一把钳制住颜汐妍的手,“不要以为你现在还可以随便打我,你们家的恩情,我已经回报了。赶紧给我滚!”

    颜汐妍用力挣了挣,费了好大力气,才把手从颜汐落的手中挣脱。

    看着自己红肿的手腕,颜汐妍愤恨的瞪了颜汐落一眼,她害怕那个英国人又回来抓她,她立即趾高气昂地走出别墅,咬牙切齿的说,“颜汐落,你给我等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颜汐妍气冲冲地走出锦苑,刚走出去没多久,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

    她抬头一看,竟然是又是那个英国人。

    他不是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凯利洛川定定的看着颜汐妍,“你怎么还没走?我已经查清楚了你是囡囡的姐姐,但是听说你从小欺负她,还抢了她的玉佩。是这回事吗?”

    凯利洛川褐色的眸子冷如冰,和刚才在大街上抓她的时候简直判如两人。

    “没有……我没有欺负她,也没抢她玉佩,是她自己送给我的。”颜汐妍知道这个英国男人很厉害。

    她刚才明明已经走了,没想到很快被黑衣人抓住回来,她有一种感觉,这个凯利洛川比乔陌漓还可怕。

    “最好没有,从现在开始,我不会让你在欺负囡囡。”凯利洛川指着她的鼻子说。

    颜汐妍不想在这里和他废话,她转身离开,但是刚走几步又回过来。

    她含笑着看着凯利洛川,“凯利先生,你的囡囡现在可是结婚了。你要怎样带走她呢?她现在的丈夫可以宣城的王,你可惹不起。”

    说完哈哈哈大笑,然后扬长而去。

    凯利洛川听了他的话,心里阴郁的想杀人。

    真的已经结婚了吗?难道他还是来晚了一步。

    他的女孩,他一定会把她带走,不管她有没有嫁人结婚,他都会带走她!

    锦苑的颜汐落送走所有人,回到房间,她像失去所有力气一样跌坐在椅子上。

    曾经被那个梦缠绕十几年,她竟然不知道那不是梦,而是她五岁前的记忆。

    但是除了那个梦,她还是没有其他记忆。

    难道五岁前的记忆,被人抹去了

    难道是妈妈?

    妈妈为什么会抹去她的记忆,为什么不要她?

    她把她送给了颜耀海就不再过问了,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

    她沮丧的坐在阳台上,看着天边火红的晚霞。

    她在这个世界上没人爱,都嫌弃她。

    她闭上眼睛心里苦涩一片。

    两天后,乔陌漓终于回到宣城,他下飞机直奔锦苑。

    那天接到林叔的电话,他的心就如火再烧,竟然有人在打他太太的注意。

    很好。他倒要看看这个人是谁,竟然跑到宣城来找死。

    他连公司都没去,直奔锦苑。

    林叔看见黑色的劳斯莱斯,知道少爷回来了。

    立即走过去,“少爷,您回来了。”

    “太太呢?”乔陌漓面色愁容。

    “三少奶奶在书房,自从上次那个英国男人来了后,三少奶奶看上去很伤心。这几天她没有出门。一直在家里。”林叔如是回报。

    乔陌漓直接上楼推开卧室的门,里面没有人。

    他转身推开书房的门,就看见阳台上一抹纤瘦的身影,长发披肩,正在描绘一幅画。

    她很专注,以至于身后的男人轻声走近她,她也没听讲。

    她画的是梦里的情景:一个宽阔的教室,有许多孩子们,都露出惊恐的表情,已经倒在地上血流不止的露丝姑姑……

    乔陌漓蹙着眉头,她画的是什么?这么血腥?

    颜汐落终于完成那幅画,她叹了口气站起身。

    突然觉得身后有人,她转过身看见男人站在她背后,她大吃一惊。

    “你……你回来了。”她眼里没有惊喜和开心。

    乔陌漓只看见她惊恐的陌生!

    难道他在她心里已经成这样了。

    “太太,画的什么?”他极力忍住愤怒。

    他回来了,她不应该冲过来抱住他说想他吗?

    “没什么,随便画画。”她收起画架,淡淡的从他身边走过。长发飞扬到他的脸上。留下一抹清香。

    他闭上眼睛,心里难受的不行,他转身一把拉住她的皓腕。

    颜汐落微微转身,看见男人落幕的神情,心里如针刺。

    自从上次两人闹了分手后就一直没有亲近过,这一次乔陌漓出差,每次半夜醒来她失控的想他。

    但是这个男人已经和肖素云暧昧不清了。她不可能再留在他的身边。

    乔陌漓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用力抱住思念成灾的女孩,他的太太。这几天他没有一刻不想她。

    只希望快点办完事回来见她,听见林叔的电话,他更是恨不得立即回宣城,但是这次的项目真的很重要。

    所以他办完事立即赶回来,终于抱到了她,他闭上眼睛,用力呼吸她身上的清香。

    颜汐落立即挣扎推他,她只要想起那天肖素云穿着他的外套走出他的办公室,她的心里就如针刺。

    “太太,让我抱抱,我好想你。”乔陌漓更紧的抱住她。

    “乔陌漓……你放开,我有话和你说。”

    颜汐落只想挣脱他的怀抱,不想让他抱着,她怕她贪恋他的味道,更加失去自我。

    乔陌漓听她说有话和他说,微微一愣,她是不是又要说分手。

    到底哪了出了差错,太太要和他分手。他不分手。绝对不会分手。

    他抱着她的身子,恨不能把她融进骨髓,他能掌控全世界,却无法掌控这个女孩的心。

    怀里的女孩挣扎的太厉害,他的耐心已经耗尽,搬开她的肩膀,找到她的唇瓣,直接盖上。

    他用力吸取她的甜蜜,他吻的疯狂粗暴!

    撬开女孩的贝齿,夺走她的呼吸,他极尽吸着她的小舌,恨不能一口把她吞入腹腔。

    颜汐落舌尖发麻,身子被他紧紧禁锢在怀里无法动弹。

    当颜汐落差点窒息而死的时候,男人才慢慢放开她。

    看着火红的小脸,“太太……我爱你。别再闹了,等我把手里的事办好,我们去度蜜月。乖”乔陌漓沙哑着喉咙,低低的在她耳边说。

    颜汐落浑身僵硬的不行,她猛地清醒,抬眸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火热带着的眸子让她心颤。

    “那肖素云呢?乔陌漓,你不要自己欺人,你难道对肖素云没有感情?我曾经说过,你找到你喜欢的女孩,我会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