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162章不管她经历了什么,我都会带她走
    第162章不管她经历了什么,我都会带她走!

    他抱着她直接下楼,也没有叫喊林叔,直接把她放进车里,去了医院。

    值班医生看见乔陌漓抱着颜汐落走进来立即站起身,“乔总,快把人放到。”

    “她发烧了,赶紧给她看看。”乔陌漓急得满头大汗。

    医生推进去给她做了检查,“高烧四十度,需要挂水。”

    “那还不快点挂!”他紧紧的握住颜汐落滚烫的小手。

    “是是,这就去。”医生看了乔陌漓阴沉的眸子,赶紧走出去配药。

    这人是被他折腾病的们还对她们医生发火,唉,这乔总谁敢惹。

    颜汐落醒来的时候恩怨第二天早上了,她睁开眼睛动动手。

    突然看见她睡在陌生的地方,她立即想坐起身,可是浑身无力。

    入目的白色,她才知道这是医院,她病了吗?

    她记得是乔陌漓这个混蛋,她不愿意,他还……

    想到这些就感觉还是很疼,他根本不在意她的感受,他和肖素云这样暧昧不清,又回来和她……

    她鼻子一酸,眼泪也随之流出来。

    这个时候病房门开了,护士走进来,微笑着看着她,“三少奶奶,您醒了,昨晚你发烧了,是少爷送你来医院的,三少把你抱来的时候好着急。看的出三少张您。”

    这个护士也太八卦了,颜汐落没有说话,看着窗外来的阳光,她若有所思。

    他把她送进医院,她也不会感激他,她心里很不是滋味,她该怎么办。

    当她管好盐水就看见佣人送饭来了,她勉强吃了一点就起身和护士说,“我已经好了,你去叫医生,我们办出院吧。”

    用大吃一惊,“三少奶奶,少爷说你要住院两天,你这次发烧很严重,他刚回家换了衣服去公司了,说一会就过来。”

    “不用了,我的身体我知道。办出院吧。我还要去上学。”颜汐落对佣人淡淡的说。

    “……”佣人立即走出去,拨打了乔陌漓的电话,把这里的情况回报给他。

    “三奶奶想怎样都由她开心,你是怎么当佣人的,这点小事还回报!”乔陌漓在电话里低吼。

    佣人立即说“对不起,我知道了。”

    佣人帮颜汐落办了出院手续,没一会林叔就来了。

    “三少奶奶,上车吧。”林叔恭恭敬敬的弯下腰。

    “不用了,我直接去学校。”颜汐落想去上课,她还有半年就毕业了,不能这样老师耽误课程。

    “三少奶奶,少爷说你病了,先回家养好病,等病好了再去学校。”林叔婉转的说。

    “我直接去学校!”

    “三少奶奶别难为我们下人,少爷说您必须回去。”

    听了林叔的话,颜汐落终于知道了,乔陌漓不让她上学了!

    她的心口突然痛的窒息。这就是这个男人的爱,他任意践踏她的自尊,任由他摆布!

    她默默的上了车,回到锦苑。

    她睡到卧室的,等佣人出去后,她打开抽屉,看见那块玉佩,凯利先生说这块玉佩是他送的。他会帮她找到妈妈。

    但是他为什么要送这块玉佩?她迅速找到凯利洛川的名片,看到上面的电话,她的心跳的好快。

    她想去找妈妈。在这个世界上,她只有妈妈,如果能找到妈妈,就算看一眼,她此生不会遗憾。

    但是这个凯利先生真的可以帮她找到妈妈吗?

    她想了好久,终究把名片和那块玉放回抽屉。她闭上眼睛,心里的酸楚一阵阵涌上鼻子。

    因为昨晚发烧,她再次睡过去。

    乔陌漓处理完公司的事回到锦苑,他轻轻的走进房间。

    看见女孩睡在,她苍白的脸上泛出思思红晕。

    他的心瞬间安宁,他轻轻走过去,触碰她光滑的小脸。

    脸上有湿湿滑滑的泪水,乔陌漓心里一阵揪心的痛。

    “太太,我是不会放你离开的,乖一点”

    他的声音很轻,颜汐落睡梦中是不能听见的。

    乔陌漓正准备转身离开,突然看见床头柜没有关好。

    里面红色的线绳跃入他的眼中,他轻轻拉开抽屉,玉佩和名片静静放在一起。

    他拿起来看着那块玉佩,眸中泛出萧杀,神情瞬间阴郁的可怕。

    ……

    靠海边的一间度假会所咖啡厅里除了悠扬的琴声,并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能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凯利洛川已经来了几分钟。

    他上身白色的手工衬衫,黑色的西裤,将近一米九的身高和一头微卷的棕色头发,看上去优雅矜贵。

    他褐色的眸子静静的看着海面,手里搅拌着咖啡,看了一眼手里的表,唇角微微勾起。

    乔陌漓十分钟才到,他推开咖啡厅大门一眼就看见那个英国男人,果然是那天图书馆的男人。

    他拉开椅子面无表情的坐下,他阴冷的神情带着巨人千里之外的感觉,眸光锐利的直接扫向凯利洛川。

    凯利洛川抬头迎接他的眸光,淡然的笑笑,“乔先生。”

    乔陌漓没有说话,从口袋直接掏出那块玉佩,放到凯利洛川面前,“这时阁下的东西,物归原主!”

    看见凯利洛川看着玉佩发愣,他眸中带着讽刺,“凯利先生,落落已经是我的妻子,这块代表凯利家族的玉佩不适合她,然而凯利先生丢掉这块玉佩多年,如今找到也是皆大欢喜。据我所知,没有这块玉佩,就不能继承家族的产业。我为太太这么多年拿了你的玉佩赶到抱歉。”

    乔陌漓优雅的靠在椅子上,已经没有任何表情的看着凯利洛川。

    凯利洛川伸手拿起那块玉佩,手指在上面摩擦,褐色的眸子直接看上乔陌漓,“乔先生,你还是没听说凯利家族另个秘密,那就是继承人把玉佩送给自己最爱的女孩,那个女孩必定要成为他的妻子!”

    “十五年前,囡囡救了我,我把这块玉佩给了她,她就是我的未婚妻,我在等她长大,不管她经历了什么,我都会带她走。”

    凯利洛川褐色眸子泛出坚定,乔陌漓双手骤然收紧,眸光如一把利剑,如果眼光可以杀人,他面前的英国男人已经死了。

    “凯利先生,你是带不走的,她现在是我太太,我劝你不要做出有损凯利家族脸面的事。还有这里是宣城,凯利先生拿到东西就请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