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孩子生下来就去世了!

    梅姨关心地说了一大通,将手中的甜品放在桌上,朝颜汐落走了过来,“你看看,你竟然还在玩手机?这东西有辐射,对孕妇和孩子都不好,来,快给我。”

    说着,梅姨便把颜汐落手中的手机给拿了过来,准备放在桌子上。

    哪知道颜汐落的手机并没有上锁,再加上她刚才才接收的视屏,被梅姨这么一拿,手机里的视屏就开始播放了起来。

    嗯嗯啊啊的暧昧低喘声瞬间从手机里传了出来,梅姨是过来人,都不用看,就知道手机里播放的是少儿不宜的画面。

    她都一把年纪了,怎么都没想到,竟然撞上人家的隐私,顿时尴尬到爆,红着脸把手机给颜汐落放在了桌上,着急忙慌的走了,“那什么,少奶奶,我下面还有事,就先走了,你记得把甜品喝了啊。”

    颜汐落看着梅姨落荒而逃,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被全部抽空了。

    那条简讯,是颜汐妍传给她的,里面传来那么令人作呕的,会是谁?

    乔陌漓和肖素云吗?

    如果真的是他们,那真的是太恶心了,他们做就做了,竟然还如此无耻的拍下来发给她!还要不要脸!

    颜汐落觉得自己的心尖儿在滴血,那暧昧的低喘犹如地狱传来的魔音,刮骨噬魂,刺的她鲜血淋漓,生不如死。

    到底要不要看?

    看了自己会不会被恶心到?

    可是,如果不看清楚的话,如果颜汐妍只是随便拿了和什么人的视频可以来恶心自己呢?

    万一乔陌漓并没有和肖素云滚在一起呢?

    是吧,万一呢?

    在没有亲眼看到事情前,一定不可以随便下定论!

    但是颜汐落内心如此阵阵煎熬!

    她突然感觉她生活在他们的圈子里是个笑话。

    为什么总是要招惹她,她已经躲的很远了。

    颜汐落攥紧拳头,深吸了好几口气,这才一步步朝自己被梅姨放在桌上的手机走去。

    明明桌子离自己的距离并不远,她却仿佛走过了半生般那么艰难。

    尤其是那些令人作呕的声音,实在是想让她自戳双耳,再也不想听到丝毫。

    颜汐落犹豫的前行,既想快些看到视屏上的内容,又怕看到视屏上的内容。

    她一丁点儿,一丁点儿的往前挪,终于,还是走到了那不停播着视频的手机前。

    伸出纤细的手,她颤抖着捉起桌上的手机,强忍着胸口令人作呕的不适,勇敢地低头看向视屏。

    这次,终于看清楚了。

    视频拍的很是清晰,凌乱的发,暧昧的脊背,甚至连他们最隐秘的,都拍的一览无余。

    那个正在卖力耸动的,赫然是乔陌漓的脸。

    而躺在他的,却不是肖素云,而是另一个她再也熟悉不过的脸庞,颜汐妍。

    原来,这并不是乔陌漓和肖素云的激情肉搏,而是他和颜汐妍的。

    呵呵,真是天大的讽刺。

    原来,自己在乔陌漓的心里,压根没有半点位置。

    他抛下大腹便便的自己,尽然和颜汐妍滚在了一起。

    颜汐落怎么也没想到那么厌恶颜汐妍的男人,如今和他厌恶的女人在一起做那事。

    她一阵干呕!真的已经被恶心到了!

    颜汐落手指掐进自己的手掌,因为用力过猛,指甲了血肉,她却丝毫不觉得疼。

    呵呵呵……乔陌漓,你真是好样的!

    不久前刚和肖素云亲亲我我,转眼便和颜汐妍滚在一起,究竟把她放在什么位置?

    既然不爱,厌恶,为何不肯放她条活路?为什么不肯让我离开?

    还要让她在他们这些人的肮脏的世界里存活!

    眼泪像决堤的洪水般夺眶而出,颜汐落觉得周围的空气全部不见了。

    她艰难的深深呼吸,却发现,自己竟然连如何呼吸都做不到。

    窒息的感觉缓缓涌上来,颜汐落觉得自己的有滚烫的东西奔涌而出。

    然而,她全身乏力,连低头去看的力气都没有。

    她突然两眼一黑,缓缓的倒下去……

    佣人上来看她吃没吃,一下子看见倒在地上的颜汐落,吓得大叫。

    “来人啊,三少奶奶晕倒了”

    楼下的梅姨和林叔立即跑上来,看见倒在地上的颜汐落,吓得六神无主。

    “赶紧打少爷电话!这怎么办啊,还有一个月才生。”梅姨急的快哭了。

    颜汐落在感觉腹部痛的已经无法呼吸的时候,才听见救护车的声音,她再也支持不住了,闭上眼睛睡过去……

    当乔陌漓赶到医院的时候,乔振宇早就站在那里,看着风风火火跑来的男人,立即别过头。

    “爷爷,汐落怎么样了?她怎样了?孩子呢?”乔陌漓在郊区视察,当他赶回来的时候,离颜汐落腹疼生子已经一个多小时了。

    乔振宇看了一眼乔陌漓,“三儿,孩子因为早产生下来就死了,你要忍住啊!”

    说完看向窗外,默默的愧疚,老伴对不起!

    “不!不可能,爷爷您在开玩笑!”乔陌漓后退了一步。

    “三儿,这是真的,看来你和那丫头无缘,这孩子没了,你们也不可能走下去。送她去美国调养吧,这件事不要让乔氏那些股东知道。”

    乔振宇低沉的声音如一道闷雷,击碎乔陌漓大脑所有的神经!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孩子没死,昨天他还在踢我。呵呵呵……”

    他转身一把推开手术室的门,里面的医生猛的一惊。

    “乔总,这里不能进来,我们在给少奶奶消毒。”

    “让开!”

    乔陌漓疯了一样跑到手术台旁边,颜汐落正在缝针,她惨白的小脸如风中飘散的落叶……

    “太太!太太!”乔陌漓轻轻摇着还无生命力的女孩。

    “乔总,少奶奶在麻药中,我们还要给她消毒,您在外面等……”

    “孩子呢?啊?孩子呢?”乔陌漓打断医生的话,如果孩子没了,太太会生不如死。

    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太太是为了孩子存活!

    “孩子……孩子生下来就去世了,因为早产,孩子在太太肚子里缺氧太久,没有救活!”医生愧疚的看着乔陌漓。

    “为什么?这不可能!孩子好好的!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乔陌漓愤怒的想杀人。

    但是医生的一句话把他彻底宣判死刑,“少奶奶因为住居的地方太远,受了严重的刺激,导致早产!我们发现送来的时候孕妇都没有求生的意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