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记得和太太一起坠海了,他不可能丢下她不管。

    病房门开了,乔振宇和乔慕天以及宁小倩走进来。

    看见睁着眼看着天花板的男人,乔振宇激动的走过去,

    “三儿,你终于醒了。你睡了半个月你知道吗?你还要吓爷爷多久?”乔振宇老泪纵横。

    乔陌漓缓缓把把视线从天花板移到乔振宇的脸上,“太太呢?落落在哪?”

    他挣扎着要起来找颜汐落,被乔振宇按在,“你的腿骨折还没好,另外很严重的内伤,不要动!”

    乔陌漓掀开他的手,“太太在哪?我要去找她!”

    宁小倩就算再狠也有些心痛,毕竟还是自己生的,“颜丫头坠海,没捞到……可能被谁救了,等你好了再去找!”

    没捞到?

    那他继续捞,太太在水里太冷,他要去找她!

    他不顾乔振宇的反对,最起床,却不想一下子摔倒床下。

    钻心的痛,他的腿怎么了?

    乔慕天立即走过去,“你的腿还没好,你想再次毁了这条腿!”

    他的腿又断了一次,这该如何是好!

    乔陌漓闭上眼睛,泪水滚落而下。

    他想起颜汐落坠海的一瞬间,大脑瞬间炸开了。

    落落,如果你有事,我不会独活。

    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乔陌漓心里记挂着落水后的颜汐落,却又恨自己腿不能行动,这一刻,他好恨自己。

    他睁开眼睛求助地看向站在病床前的乔振宇,“爷爷,我拜托你,你帮我去把太太找回来好不好?我没有求过你什么事,这次我求求你,求你帮我找回她,爷爷,求求你。”

    乔振宇摇摇头,“陌漓,我早就说过,那个女孩配不上你的。她的身世不明不白,不过不是她,我的长孙也不会来不到人世。现在她失踪了更好,免得我还要找她算账!”

    乔振宇狠心的说,他看着乔陌漓悲痛欲绝的样子,心里更加痛恨那个女孩,没事跳什么海。

    “爷爷,你要我说多少遍你才相信。”乔陌漓绝望地盯着乔振宇,“我爱汐落,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的太太。孩子早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你知道吗?是我害了她害了孩子啊!”

    乔振宇看到乔陌漓情绪很是激动,也不想多刺激他,就敷衍地点点头,“好好好,我吩咐人去找,你不要太激动,好好养好你的腿伤。你这条腿已经断了两次了,千万不要再有什么闪失。”

    说完,乔振宇和乔慕天宁小倩就走出了病房,吩咐保镖再去寻找颜汐落的下落。

    但是已经过去半个月,要是找到早就找到。乔振宇若有所思。

    乔振宇刚走,孙元就推门走了进来。

    穿着白大褂的孙元一走进来,就看到乔陌漓挣扎着想要从下来,赶紧快步走了上来,“你可不能乱动,否则我好不容易给你固定好的伤腿,肯定会错位的。”

    “你马上让我的腿快点好起了,快点!这都几天了。你是干什么吃的!”乔陌漓对着孙元大吼。

    孙元馒头黑线,这家伙真是无情,他赶回来的那天他的腿被车门和钢管夹断,他一天没吃饭给他做手术。

    等他醒来还这么说他,他气恨不得一拳挥过去,“乔陌漓,你有没有良心,你的腿两次骨折,我浪费了青春和陪伴家人的机会,给你治疗,你竟然……”

    乔陌漓挥手将孙元给推到一边,“那你快滚!我要去找汐落,她还待在海里,我要去救她!”

    乔陌漓已经奔溃了!

    孙元眼见着乔陌漓的情绪很是激动,他一把把他按在,你给我消停点,立即吩咐身后的护士,“给他打支安定,让他镇静下来!”

    “你敢!”乔陌漓狠狠的瞪着他。

    “有何不敢,给他打!”

    护士点点头,转身去准备安定注射液。

    很快,护士就将注射器交给了孙元,孙元低声吩咐护士,“摁住他,他最怕打针。”

    有些害怕的走到乔陌漓身边,试探的伸出手,想要摁住乔陌漓。

    “别碰我!”乔陌漓瞬间就给了一个眼神杀,警告她不可以接近自己。

    吓得肩膀一抖,求助地看向孙元。

    “如果你想快点好起来的话,最好是配合我们的治疗。不然,你的腿很可能会再也站不起来了!因为它已经是第二次折断了!”

    孙元看着他的眼睛,乔陌漓无言以对,但是太太怎么办!

    孙元的话音刚落,云毅兄弟和陆少华便跟着走了进来。

    他们三个将孙元的话听得一清二楚,知道乔陌漓不肯配合医生,便默契地走过来,将乔陌漓给硬摁了下去。

    “你是想永远站不起来,还是想快点好起来找小嫂子?嗯?”陆少华摁住他的胳膊说。

    “陌漓,这可不是小伤,不能当儿戏,你已经不是一次这样弄坏腿了,必须得好好养着。”云尚最理智的说。

    “没错,伤筋动骨一百天,你怎么都得在医院里待个百十天。”云毅跟着说。

    三人嘴里劝慰着,孙元已经将镇定剂趁势扎进了乔陌漓的胳膊,缓缓注进去。

    将针筒拔出来,孙元无奈地摇摇头,“不来狠的,他是不会听话的,这一次他的打击不比上一次小,唉!”

    乔陌漓对孙元的话置若罔闻,一点都不关心自己的伤势,他支撑着最后的意识,“你们三个……马上去海边,把我太太打捞起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吼完这句话,刚才注射的那支镇定剂已经起了效用,乔陌漓缓缓闭上眼睛。

    可他生怕云毅他们不去,硬是狠狠咬了下自己的薄唇,生生咬出血来,努力让自己保持着清醒,“快去!”

    看到乔陌漓如此自残也要保持清醒,云毅他们心痛的发颤,他们是生死如共的兄弟,平时都是乔陌漓在背后照顾他们,而今他妻子和孩子都离他而去,他该怎么承受这一切!

    他们连忙点头,“好,我们现在就去。你好好养伤。我们一定将小嫂子带回来!”

    “对,你安心的在这里养着,我们马上就去打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