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他悔恨无边……

    说完,云氏兄弟就快步走出了门外。

    陆少华看了躺在病,打着石膏的乔陌漓,安慰道,“小嫂子的事你也不要太过担心了,吉人自有天象的。你安心躺在这儿,记得,一定要听孙元的话,配合治疗,你不能在受伤了。”

    说完,陆少华冲孙元点点头,跟着离开了病房。

    房间内很快就走得没了什么人,乔陌漓也很快竟如睡眠状态。

    云毅他们说话还算数,不管动用了多大的人力和财力,他们在海边颜汐落坠海的地方打捞三天。

    再往距离一千米意外用蛙人探入海底去寻找。

    依旧没有颜汐落半点消息,别说没有消息,就算有距离坠海半个月,不可能在还能找到她。

    乔陌漓醒来落寞地躺在,神情有几分呆滞,他的太太一定不会有事!他相信她还活着。

    只要她平安归来,他保证再也不惹她生气了,不管她要做什么,他都会答应她!

    哪怕她再说出要跟他离婚,逃离他身边的话,他都会努力去尝试去做的。

    求求老天,一定要让太太平安归来,哪怕收走他的一条腿都成!

    孙元看了眼无声无息地躺在病的乔陌漓,他不再闹,不再吼,就那样毫无生机的躺着。像是对一切毫无兴趣。

    他沉醉在思念颜汐落的世界里,悔恨无边……

    孙元看着他的样子无奈地摇摇头,对于这个被他救治了两次的好友,他一时不晓得该如何安慰他。

    他太懂他的心了,那一次他用顽强的毅力站起来了,忍受了常人无法忍受的折磨。他看着他从轮椅上站起来。

    而这一次他又看见他再次坐上轮椅,他的心一点不好受。

    将监测乔陌漓病症的仪器检查了一遍,孙元再次对乔陌漓投以关切的目光,轻轻叹了口气,缓步走了出去。

    他只是个医生,除了治病救人,对于老友的感情纠纷,他真帮不上什么。

    不过看乔陌漓那个表情,似乎找不回来他的太太,他随时都会殒命似得。

    乔陌漓无声的盯着天花板看了好久,脑子里回想到的,全是和颜汐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她的小脾气,她偶尔的小性子,她轻轻的撅嘴,她淡淡的皱眉。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仿佛她就在他身边,未曾离开过。

    落落,上天保佑你会没事的。求你,快些回来,拜托!

    乔陌漓无声的在心底不停祈求,祈求着颜汐落能平安。

    其实他早就知道这是他最奢侈的想法,太太不可能回来了。

    时间在乔陌漓的祈求声中度过,很快又过去可几天。

    乔陌漓坐在,看着天色一点点暗下来,他的心情跟着一点点落了下来。

    他知道,随着时间的流逝,他再也找不回太太了。

    而被他派出去寻人的云毅和云尚兄弟,依旧没有任何消息……

    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等到华灯四溢的时候,云毅兄弟再次来到了病房。

    他们刚推开病房门,乔陌漓就心急地抬起头,“怎么样?有没有找到太太?”

    云毅摇摇头,残酷的告诉他,“我们请了三十支搜救队,打捞了三天,并没有发现小嫂子的身影。”

    跟在云毅身后的云尚跟着走了过来,手上还拎着个塑料袋,“陌漓,我们在海上搜寻了几天,只发现了这个。”

    说着,云尚把拎着的塑料袋拿到乔陌漓面前,一只湿漉漉破乱不堪的拖鞋,“这应该是小嫂子的鞋子。”

    看着那只拖鞋,乔陌漓的心瞬间沉到谷底。

    这是太太的拖鞋,她穿着拖鞋离开的。是的,是她的拖鞋。

    只发现了鞋子,却并没有发现人,这一切不言而喻……

    乔陌漓不敢往下想,心里不停的自我安慰,不可能,她一定是被人救走了,一定是!

    云氏兄弟见乔陌漓不说话,知道他心里很不好受,可是遇上这种情形,谁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他。

    陆少华推门走了进来,“太好了,我问遍了那天在海边的人,终于有一个人告诉我,好像那天警察离开后看到有个人,从西边码头就上来一个女孩,然后迅速开车走了。”

    “什么?”乔陌漓猛地从坐起,大声问道,“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陆少华被乔陌漓强烈的反应吓得不行,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我今天在海边问了一圈,有个经常在海边捡东西的老头告诉我,他看到一个年轻人从海里捞出了一样东西,然后就匆匆的走了。”

    “去你的,那你又说是救上来一个女孩!”云毅瞪了陆少华一眼,觉得他在谎报军情。

    陆少华挺了挺胸膛,不服气道,“本来就是啊,你想啊,咱们找了那么久都没找到小嫂子,那她肯定是被人救了啊。”

    虽然明知道陆少华说的连影子都没有,可为了不打击到乔陌漓,云毅只好硬着头皮附和道,“也是,小嫂子肯定是被人给救走了的。”

    乔陌漓看着那只拖鞋,无力的冲云氏兄弟挥挥手,“都走吧,我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见乔陌漓依旧封闭自己,云毅率先开口,“陌漓,你要把事情往好处想,小嫂子一定会没事的。她有可能被谁救走了。”

    乔陌漓再没有出声,只挥着手让他们离开,他现在心里乱极了,想静一静。

    但愿云毅说的是对的,但是他的心里早已没有那个想法,太太可能永远回不来了。

    “算了,咱们先回去吧。”云尚拉着云毅往外走,低声说道,“他心情很不好,咱们就让他静静吧。”

    兄弟俩同时朝门外走去,刚打开病房的门,乔陌漓突然开口道,“等一等。”

    云尚和云毅同时停下脚步,扭头看向躺在病的乔陌漓,不知道他为什么要突然叫住他们。

    “你们继续派人去海上搜寻,一天搜不到汐落,就一天都不要停止。”乔陌漓沙哑着声音说完些,疲惫地闭上眼睛,“去吧,我累了,想静静。”

    其实去搜索只是给他心里寻找安慰。就是每天他还有希望。

    日子在乔陌漓每日的等待中悄悄溜走,他每天都在期盼着,期盼能得到颜汐落的消息。

    然而每天的每天,除了失望,还是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