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拖出去,赏给你们了。

    高大的黑衣保镖应声出列,一左一右将颜汐妍给架了起来,吓得颜汐妍高声叫嚷,“乔陌漓,你这是要做什么?要把我带去哪儿?”

    乔陌漓没有出声,压根懒得再看颜汐妍一眼。

    倒是云尚鄙夷地看着脸吓的惨白的女人,“做什么?你自己心里只怕比谁都清楚的很吧!你害死了乔太太和孩子,这一次你活到头了!你太贱,脸都不要了。”

    颜汐妍吓得发抖,却不肯死心的大哭了起来,“我没有害死颜汐落。乔陌漓。你不能关我。”

    “啪嗒!”

    颜汐落的手机被丢在颜汐妍的脚下,里面正在播放着颜汐妍和头像被换成乔陌漓的男人激烈的肉搏戏。

    颜汐妍吓得连咽了几下口水,知道自己伪造视频的事情被乔陌漓给知道了。

    这个该死的颜汐落,听说都跳海死了,却还是不肯安分!难怪死无全尸呢!

    “我让你死个明白,颜汐妍,我说过不要招惹我太太,而你却招惹了。我会让你给我太太陪葬!”乔陌漓大手一挥。

    “带走!”

    颜汐妍心里咒骂连连,脸上已经白的像纸,她嚎啕大哭起来,“乔陌漓,这是真不是我做的啊!你听我说,我…是被乔陌宸给逼的啊!”

    “你还敢狡辩!你刻意做出这么下作的事情,就是想要气到乔太太,竟然还不肯承认!颜汐妍,你可真是贱到家了。”云尚不屑的撇嘴,没想到都已经证据确凿了,眼前的女人竟然还在睁眼说瞎话。

    颜汐妍哪里肯承认,她是知道乔陌漓狠辣的性子的,若是让他知道自己做出辱没他清白的事情,害死颜汐落和孩子,他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事到如今,只能将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乔陌宸头上了,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颜汐妍心里这么想着,哭得更是大声,“乔陌漓,你要相信我啊!这事真不是我想干的啊,我都是被乔陌宸逼得,如果不是他的威胁,打死我,我也不会给自己的妹妹发这种视频啊!”

    乔陌漓一个字都不想多听这个女人的一个字,冲停在原地的保镖挥挥手,“拉出去!”

    “乔陌漓,你不能这样对我!”颜汐妍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她甚至一旦自己被拉出去,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敏锐的嗅觉,已经闻到了空气中浓浓的血腥味。

    听说,乔陌漓似乎养了头狼?

    难道地下室里就是乔陌漓养的狼!

    她大声嘶吼,“乔陌漓,我是颜汐落的姐姐,你这样对我,你还是人吗?”

    颜汐妍牢牢抓住乔陌漓的弱点,就不信乔陌漓听到颜汐落那个死丫头的名字不犹豫。

    可惜,颜汐妍赌错了。

    乔陌漓阴冷的看着颜汐妍,“你压根不配当我太太的姐姐,我想,她会在天上看着我给你的这些惩罚的。她会得到安慰!”

    说完望着窗外的蓝天,眸光沉静的如大海。

    颜汐妍的脸色瞬间苍白下去,吓得声音都抖了,她知道乔陌漓一向是说到做到的。

    “乔总,不要!这件事真跟我没关系啊,我都是被乔陌宸逼得,对了,还有肖素云,是他们两个合谋,然后逼我去做的,我也是受害者啊!求求你,不要杀了我,放过我吧。”

    颜汐妍的求饶声在别墅内回想,尖锐又刺耳,乔陌漓冷哼了声,“但凡是想要伤害我的太太的,全部都要付出代价,你放心,他们一个都跑不掉。至于你,我当然不会杀了你。”他嘴角露出阴冷的笑,“我会慢慢让你尝尝被折磨的滋味。”

    “既然不杀我就放了我吧,乔陌漓,求你了!”颜汐妍做最后的垂死挣扎!

    然而,乔陌漓接下来的话,却顺利将她打入谷底。

    “我怎么可能会放了你?那样也太便宜你了。既然你这么不知廉耻,公然发这些视频给人看,那就把你,赏给我这几个手下,然后带你去墨西哥地下赌场,那里有的是人玩的比你还高级。”

    乔陌漓的话带着嗜血的残酷,吓得颜汐妍抖成一团,拼命摇头,“不可以,你怎么可以这样,这是犯法的!我不要,乔陌漓,你不可以这样对我!求你!”

    “做下恶毒事的时候,就要做好承担后果的准备。”乔陌漓最后蔑视了颜汐妍一眼,淡淡吩咐云尚道,“拉她出去,找我说的做。”

    云尚会意,冲那几个黑衣保镖摆摆手,示意他们把颜汐妍给拖下去。

    颜汐妍哪里肯去,她好歹也是含着金汤勺长大的富家女,让她被这些长相粗俗的黑衣人糟蹋,还不如直接杀了她来的痛快。

    “乔陌漓,你不是人,你就是畜生!我要诅咒你,诅咒你永远不能和颜汐落在一起!那个贱人,早就已经掉海死了!哈哈哈哈,你们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

    她的话成功惹怒了乔陌漓,黑着脸的乔陌漓示意黑衣保镖停下,冷声道,“堵住她的嘴巴赏给你们了!别忘记录好视频给乔陌宸寄去!”

    “是,总裁!”黑衣人哈哈大笑,立即解开领带塞住颜汐落的嘴巴,四个人带走颜汐妍。

    颜汐妍睁着如死灰的眼睛。被保镖拖下地下室。

    颜汐妍不愿承受这样的羞辱,寻思如果这样活下去,还不如一死来的痛快。

    但是黑衣人瞬间挥掉她的衣裙……别墅地下室便惨叫连连!

    颜汐妍看着四个人高马大的男人,她绝望的闭上眼睛。

    原来,死并不是最可怕的,活着,才是真正的折磨。

    别墅内,等颜汐妍被拖出去后,乔陌漓这才扭头看向云尚,“立即对肖氏进行收购!”

    云尚不解的看向乔陌漓,“肖氏?你确定?”

    “当然确定,陷害太太得人一个都不放过!”

    乔陌漓宛如地狱里的修罗般可怖,“迅速收购肖家的股权,是时候跟他们清算了。”

    “是。”云尚领命而去,但凡是乔陌漓说的,他都会不遗余力去做,更何况,只是收拾一个小小的肖家,简直不要太容易。

    云尚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不出两日,肖家的大部分股权,便被掌握在了乔陌漓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