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肖素云被神秘人带走。

    确认了自己的筹码,乔陌漓拨通了肖素云爸爸的电话,只淡淡说了一句话,“肖老先生,没想到你还真沉得住气!公司明天就挂上乔氏的名号了。您可以带着妻儿离开宣城了。”

    肖素云爸爸一整天都在焦头烂额,他做事向来细心,公司经营的也算蒸蒸日上。

    当然,小小的肖氏集团,跟乔氏比起来,是那么的微不足道,压根承受不住乔氏的雷霆一击。

    正在肖素云爸爸想破了脑袋都想不通,乔氏为何会打压自己时,他接到了乔陌漓这通电话,然后瞬间了悟。

    这么多年,他们一直和乔氏相安无事,有时候还有合作一些小项目。

    现在乔陌漓那么说,事情肯定出在自己的宝贝女儿身上。

    他恨铁不成钢的闭上眼睛,他知道肖素云爱慕乔陌漓,也在暗中做手脚勾搭乔陌漓,但是他始终没想到女儿做的那些事,竟然牵连到人命。

    乔太太和孩子坠海身亡,这是宣城特大新文,他这段时间就是怕这件事会不会和肖素云有关,这就接到公司被收购的消息。

    “乔总,求你能放过肖家一条生路,我已经和那个不孝女断绝父女关系了,她的死活与我无关。”

    肖爸爸不想看到自己的基业毁如一旦,他狠心抛弃女儿,来维持这个家庭。

    乔陌漓没有说话,闭上眼眸挂了电话。

    放下电话,肖素云爸爸便立即拨打电话,叫肖素云到公司来一下。

    肖素云是开着自己的小香风汽车来的,她最近知道了颜汐落坠海的事,心里高兴的不得了,觉得看什么都顺眼极了。

    颜汐落死了,真是太好了!用不了多久,她就可以代替颜汐落,成为乔氏集团新的少夫人!哈哈哈哈哈!

    心里这么想着,肖素云走路都带着得意的风,踩着高跟鞋,一路来到了父亲的办公室。

    她原本以为父亲喊她来,是要跟她商量公司里的事情。

    没想到等她走进去,“啪!”的一声,迎来的确是父亲一记响亮的耳光。

    肖素云不敢相信的捂住自己的脸,错愕地看向自己的父亲,“爹地,你疯啦!你干嘛打我!”

    肖父一脸怒意的看着肖素云,“疯了?我看你才是疯了,你是不是得了失心疯,偏要去招惹乔陌漓!”

    “你知不知道,肖家被你害惨了!你个不孝女。你给我滚!从此这个家和你没关系,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了!”

    肖素云的脸上很快浮现出五道鲜红的手指印,她顶着火辣辣的脸,失控大吼,“你说什么?我凭什么招惹乔陌漓?因为我喜欢他,我要做乔氏的总裁夫人!”

    “啪!”

    肖父反手又是一个耳光,打得肖素云耳光嗡嗡直响,“你是真的疯了!说过多少次,让你不要去招惹乔陌漓,可你就是不听,现在好了!他很快就要吞并肖氏,我们要破产啦!”

    肖素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什么?我们要破产了?不行,我去找乔陌漓,他凭什么这么做?”

    “凭什么?就凭他是宣城的王。”肖父脸上怒火未消,看向肖素云的眼神趋渐冰冷,“你不用去找他了,想要挽救肖氏,只有一个办法。”

    肖素云心里突突打起了鼓,“什么办法?”

    肖父颓然地坐在椅子上,“那就是和你断绝父女关系。这样公司才不会被你连累!”

    肖素云脸色瞬间惨白一片,“爹地,你真的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

    肖父长叹口气,有几分内疚地看向肖素云,“云云,爹地也是没有办法啊。要知道,咱们肖家虽然远没有乔氏那么强大,可爹地也不能让家族企业在自己手上终结。你走吧!”

    肖素云狼狈大哭起来,“不,爹地,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为了这些,就不要我了呢?你不是说过,我是你最爱的小公主么?”

    肖父有几分心疼地看了肖素云一眼,轻叹道,“唉,这有什么办法?如果不是你自己做错了事,乔陌漓会拿咱们肖家开刀吗?我肩上担着的,可不是只有你一个人,还有千千万万个家庭,如果肖氏破产了,你让他们去哪里?”

    “他们的死活跟我有什么关系?爹地,你说过的,你要让我过上公主的日子。你怎么可以因为这些人,就不管我了呢?”肖素云大声哭喊。

    “秘书!”肖父大喊一声。

    外面立即走进来肖父的秘书。

    “总裁!”

    “立即登报,肖氏的总裁和其女肖素云断绝父女关系,冻结她所有银行卡,没收其财产!”

    肖父威严的声音让肖素云倒退一步。

    她睁着的眼睛看着自己的父亲。好像不认识一样。

    “是!”秘书立即出门办事。

    肖素云泪水滚滚而下,她的跑出去,迎面撞上肖母。

    “素云,你怎么了?”肖母看着女儿哭的梨花带雨。

    “妈咪,爹地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肖素云大声哭喊。

    “你……你为什么要和女儿断绝父女关系?”肖母对着肖父质问。

    “如果不断绝父女关系,我们一家人将会流落街头讨饭。你是要女儿,还是要去讨饭!自己选!”

    “……这”肖母无语。

    肖素云再也忍不住的了,她的跑出去,一直跑一直跑。

    她不知道跑到那里去了,她哭的天昏地转。

    日落黄昏她还在哭,黑夜慢慢降临,她突然想起去找乔陌漓,求他放过肖家,

    乔陌漓一定会看在过去的情分上,放肖家一条生路。

    她站起身刚想往回走,迎面走过来几个穿着破烂的乞丐。

    “咦,这里有个漂亮的女的。嘿嘿,妞,这么晚了在这里做什么?”

    “滚开!”

    “妞,难道和老公吵架了?嘿嘿,来来,让我们好好疼爱你。”

    几个流浪汗一拥而上,着肖素云的衣服。

    “走开……救命啊!”肖素云的衣服被几个流浪汉瞬间撕来,露出雪白的身体。

    黑暗中几双大手摸着她的身体,泛出恶心的j笑!

    突然一个黑影飘过来,一把抓住一个流浪汉的手,“啪!”的一声。

    断裂!

    流浪汉发出凄惨的叫声,黑影几下把几个流浪汗撂倒,衣服裹住肖素云的身体。

    借着月光,肖素云看见黑影幽深的黑眸,如地狱的修罗,紧紧的锁住她。

    她瞬间吓晕过去。

    黑影抱着肖素云立即上了一个快艇,很快消失在宣城的海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