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选择性失忆。

    当云毅和保镖把他拉上来的时候,乔陌漓双目紧闭,肺部呛了很多水。

    医院。

    乔振宇急速赶来,看着抢救亮着的灯,他立即文云毅,“怎么样了?”

    “在抢救,大腿的伤有开始恶化了。”云毅如实回答。

    乔振宇苍老的脸上出现怒意,“他就这点出息?为了那个丫头几次寻死!我乔家没有这样没出息的孙子!让他死!”

    乔振宇气的抖着龙龙头拐杖。

    “爷爷,是有人想暗杀他,不是他要跳下去的。”云毅立即解释。

    “当我真的老了?那个卖花小贩能杀的了他?不是他自己绝望想跳下去,谁杀的了他!”乔振宇站在走廊大声嘶吼。

    云毅立即扶着乔振宇,“爷爷,你别担心,陌漓他没事,他会想开的。”

    “小毅,你说说,他就为了一个女人,变成这样?我让乔陌宸暂代总裁位子就是激励他再次站起来。可是他……”乔振宇摇摇头。气的紧紧的抓住龙头拐杖。

    “陌漓他和小嫂子情深,这也是人之常情,爷爷您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就连可以了。”云毅扶着乔振宇往外走。

    这时候抢救室门开了,医生推着乔陌漓走出来。

    “乔老。”医生微笑着打招呼。

    “他怎么样了?”乔振宇走过去看着床上俊脸苍白的没有任何血色的男人。蹙着眉头。

    “乔总他的腿被海水浸泡,怕是要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好。但是最主要是他的大脑被灌了很多海水,可能会有点选择性失忆。”医生说。

    “选择性失忆?”乔振宇看着医生,“要是能忘记就好了。”

    “……他会忘记什么?”云毅想,他该不会连他也忘记了吧!那可不得了!

    “一般来说,患者选择性失忆就是对最伤心的那件事失去记忆,因为他潜意识里不想记得。但是时间长了他还是会想起来。也可能突然想起来。”

    乔振宇听了医生的话,默默点头。

    只要命在,失忆就失忆吧。

    乔陌漓在医院三天后才醒来,他睁开眼睛,突然感觉自己像是睡了一个世界那么漫长。

    他呆呆的看着病房的一切,难道他的腿有瘫了,怎么在医院呢。

    林叔推门进来,看见乔陌漓睁开眼睛,惊喜的跑过去。

    “少爷,你终于醒了?你可把我们吓怀了。你睡了三天三夜。”林叔立即把带来的保温杯放开,轻轻的扶起乔陌漓。

    “我怎么在医院里的?”乔陌漓沉声问。

    “……这。”林叔看着乔陌漓,他好像忘记了太太的事,那他就不提,这样少爷伤心点。

    “你的腿再次恶化,所以送进了医院。”林叔说。

    乔陌漓蹙着眉头,“孙元呢?”

    “他回法国去了。”

    “叫他马上来这里,我的腿只有他能治疗。”乔陌漓冰冷的看着窗外。

    他怎么感觉不对劲,像是忘记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好,我这就去打电话。”林叔立即走出去。

    孙元接到电话,和陆少华马不停蹄的赶到宣城。

    推开病房门,看着面无表情的乔陌漓。

    “陌漓,我来了!”孙元生怕他不认识自己,陆少华也凑过去,“陌漓我是谁?”

    乔陌漓眸光瞟了他们一眼,“鬼里鬼气的干嘛?我又没失忆。”

    陆少华和孙元互相看了一眼,你们失忆才怪!

    “赶紧给我看腿,我怎么不记得我的腿恶化了。不是已经好了吗?”乔陌漓看着两人没来眼去。嫌弃的说。

    “那个……你的腿本身是好了,但是你忘记了吗?你遭人追杀,掉进海里,被海水浸泡所以恶化。”孙元一本正经的说。

    乔陌漓蹙着眉头,有人追杀他?乔陌宸?

    孙元陪着乔陌漓在宣城一呆就是两个月,这两个月里,乔陌漓郁郁寡欢,没有什么不对劲。

    他从来不问任何人他忘记了什么。他安静的接受治疗。

    又过了一个月,乔陌漓的腿慢慢好起来了,他可以下地行走了。

    孙元终于离开了宣城,由云毅陪着乔陌漓。

    有过了一个月,乔陌漓的腿完全好了。

    他回到灵岛,和过去一样,冷漠的神情,古怪的性格。

    他从来不提关于颜汐落的事,好像从来没有经历过。为了不让他伤心,乔振宇命令人拿掉所有颜汐落的东西。

    乔陌漓每日看着蓝色的海面,感觉心里面缺掉了一块一样。

    这天乔振宇来到灵岛,他看到乔陌漓安静沉默,郁郁寡欢的样子,心里愧疚的不行。

    “三儿,你不想去公司吗?你受伤到后,我让陌宸暂代总裁位子,现在你好了,还不去?”乔振宇看着这个被爱情伤的体无完乎的孙子。心里终究不舍得说他。

    “爷爷,而不是很想当总裁吗?那就让他当好了。”他淡淡静静的说。好像所有的一切他都不敢关心。

    “你不知道陌宸是什么样的人,他能担任乔氏总裁吗?不出三年乔氏就会被他败光!”乔振宇气的站起身。

    乔陌漓依旧波涛不惊的说,“爷爷,您好更好想你的福就是了,他败不光的!还有我不屑乔氏总裁位子。”

    “你说的什么话?难道你不是乔氏的子孙,你就眼睁睁的看着乔氏倒台?”乔振宇气的恨不得破开他的脑袋,看看他里面究竟装的的什么?

    乔陌漓依旧不说话,乔振宇气的跺脚。

    他该想什么办法让他再次充满信心,好好把乔氏发扬光大呢!

    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若有所思……

    时间缓缓流过,离颜汐落出事已有半年之久,乔家另一个别墅里。

    乔振宇走进去,富丽堂皇的装饰和温暖的家具。

    里面有几个佣人和一个奶妈。

    “老爷!”

    看见乔振宇进来,她们立即低下头。

    “把孩子抱过来。”

    “是!”

    没一会佣人抱着一个半岁大的婴儿,

    他黑黝黝的眼睛,胖乎乎的脸,他看见气乔振宇立即笑了,咿咿呀呀的像是在说话。

    乔振宇伸手接过孩子,微笑着帮他擦了嘴角的口水。

    太像了,这孩子简直和乔陌漓长的一模一样。就是他的缩小版。

    小时候乔陌漓就是这个样子。

    乔振宇抱着孩子笑的眼睛对否眯缝了。

    这便是乔陌漓和颜汐落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