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马上给我滚出去!

    颜汐落颤巍巍的读完了信,手抖的再也拿不稳信纸。

    她的心突然掀起惊涛骇浪!

    这一行行的字,看得她胆颤心惊,那个十月怀胎生下她的女人,究竟想做什么?

    难道……

    颜汐落心头瞬间升起一个很不好的念头,心脏跟着怦怦怦跳了起来,不会的,于莉娜才不会做傻事。

    她把自己丢弃这么多年都活的好好的,自己现在已经长大了,回来了,更不可能会愚蠢到去做傻事的。

    可是,刚才那个不好的念头却不可抑制的在心中蔓延开来,跳得颜汐落心里难受的不行。

    她再也顾不上昔日的纠结,任凭信纸飘然坠地,顺着于莉娜刚才离开的路,就匆忙追了上去。

    古堡外是条宽敞的大路,方才于莉娜离开的方向,却不是回她自己家的方向。

    颜汐落漫无目的地凭直觉往前走着,心里慌的不行。

    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她肯定不会做傻事,不会……

    可是,颜汐落走了很久很久,直到走到脚都崴了,都没有发现于莉娜的身影。

    脚上传来一阵阵痛楚,颜汐落委顿在地,突然就心情低落的哭了起来。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而哭,是为自己被遗弃的命运,还是为了于莉娜那很可能生出的不好的想法。

    “滴——滴滴——”

    汽车的鸣笛声传来,颜汐落闻声抬头,看到凯利洛川摇下车窗,“囡囡,听洛丽塔说你跑出了城堡?”

    说着,凯利洛川不等车子停稳,就推开车门走了下来。

    他长腿三步并做两步,神色有些慌张,“你哭了?怎么啦?是不是脚还在痛?”

    颜汐落摇摇头,“洛川哥哥,刚才于莉娜来过了,她……”

    说到这儿,颜汐落突然不知道该怎么跟凯利洛川讲,刚才的那封信,她只是臆测于莉娜会做傻事,可如果不是呢?

    “你是不是因为这封信,所以才不放心的来追于莉娜?”凯利洛川从口袋里掏出一张信纸展开,颜汐落看了眼,正是自己刚才不小心丢掉的信,“这封信怎么在你这里?”

    “我刚才听洛丽塔说于莉娜来找你,便跟着去了门口,却没有看到你的身影,只在地上捡到一封信。很抱歉在没有经过你允许的情况下我擅自看了,看完后我觉得不放心,就赶紧驱车到处找你。幸好你是步行,我没找太久,就顺利找到了你。”

    凯利洛川一边说一边将颜汐落从地上搀扶起来,“走,,我们去找下于莉娜吧?她有可能会出事。”

    颜汐落点点头,对于凯利洛川看了自己信的事情并没有放在心上,“可是,洛川哥哥,我们要去哪里找她?我是看着她往这个方向来的,可是追了很久,都没有看到她的身影。”

    “没事,你不要担心,我们开车去找,肯定很快就能找到的。”凯利洛川说完,帮慌乱到六神无主的颜汐落系好了安全带,“放心,她一定会没事的。”

    说着,凯利洛川就驱车继续开始寻找起来。

    虽然凯利洛川嘴里这么安慰着颜汐落,可是他刚才从那封信的字里行间,已经清楚的知道了于莉娜想要寻短见的意图。

    对于这件事,凯利洛川心里很是焦急。

    虽然他不赞成囡囡知道自己的身世,可既然已经知道了,他自然不希望她刚找到妈妈,就要面临生离死别。

    一切可能会对他的囡囡造成伤害的事情,他都会尽全力去避免。他的囡囡,他不能让她伤心。。

    车子徐徐前行着,凯利洛川担忧的拧起了眉头,于莉娜,既然这么多年你都坚持下来了,千万不要做傻事啊。

    坐在凯利洛川旁边的颜汐落脸色白的毫无血色,生怕事情真的会像像自己预测的那样发生。

    可是,他们顺着这条临海的公路走了很久很久,始终都没有发现于莉娜的身影。

    凯利洛川的脸色黑了下来,看来,于莉娜真的是打定了主意要走绝绝路。

    颜汐落的心跟着沉到了谷底,她脑海中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任凭凯利洛川开着车将自己带回城堡。

    车子驶回城堡,凯利洛川陪着颜汐落慢慢走回古堡,边走边安慰,“囡囡,你不要想太多,或许,并不是你想的那样呢?”

    说完,凯利洛川觉得这话是如此的苍白,连他自己都安慰不了。

    颜汐落没有搭话,宛如梦游般失魂落魄的走进古堡内,刚准备坐下,就有道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臭不要脸的小蹄子,快点给我滚出来!”

    凯利洛川大怒,回头怒视来人,“谁给你的胆量,让你在我这里大呼小叫、出言无状?”

    颜汐落跟着看去,只见上次见过一面的亨利爱丽丝正气冲冲的走过来。

    爱丽丝原本气势凛人的边走边骂,没想到刚骂一句,就被凯利洛川给狠狠训斥了,心里很不服气。

    她气急败坏地指着颜汐落,冲凯利洛川控诉道,“洛川哥哥,都是这个小蹄子!你知道她是谁吗?她竟然是于莉娜那个小贱人和我爸爸生下的下贱私生女。你竟然让她住在你的城堡里,快点把她赶出去!”

    她尖锐的声音在城堡响起。

    “放肆,这里是我的古堡,在我没有发火前,你最好快点给我滚出去!”凯利洛川指着门口,示意爱丽丝立马离开,并且相当不客气地喊来洛丽塔,“洛丽塔,你是怎么看门的,怎么让疯狗跑进来!”

    “对不起主人,是爱丽丝小姐非要冲进来,我马上请她出去。”洛丽塔吓得浑身一抖,走到爱丽丝面前说道,“爱丽丝小姐,麻烦你离开这里。”

    爱丽丝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她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凯利洛川如此对待。

    要知道,以前的洛川哥哥对她很是温柔,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大小声过。

    都是这个叫颜汐落的贱女人,都是她搞的鬼!

    爱丽丝心里愤愤难平,甩开洛丽塔的手臂,两步走到颜汐落面前,抬手就朝她脸上打去,“你这个小贱货,你跟你那个死鬼妈妈都是贱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