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02章没来得及叫她一声妈妈
    第202章没来得及叫她一声妈妈!

    她这一巴掌用足了十成十的力气,原本想打肿颜汐落的脸。都是这张比她还要漂亮的脸勾引了洛川哥哥,不然洛川哥哥怎么可能会这样对她!

    只是,当她的巴掌挥到颜汐落跟前时,反而被她一把握住。

    颜汐落牢牢钳制住爱丽丝的手腕,站起身,目光冰冷地盯视着她,“你刚才说什么?再说一遍?”

    爱丽丝挣扎了两下,想要把自己的手腕给挣开,可使了几次,手腕都被颜汐落牢牢抓着,根本就抽不出来。

    她索性放弃了,觉得颜汐落根本不敢把自己怎么样,趾高气昂地抬起头,“怎么?还想听?呵呵,我说你是小贱货,你跟你那个死鬼妈妈一样,都是贱骨头!”

    说完,爱丽丝还不屑地翻了个白眼,没用的东西,又能把她怎么样?

    “啪!”

    回应她的,是颜汐落挥出的疾如闪电的耳光。

    侮辱她和侮辱她妈妈的人,她都不不会原谅!

    响亮的耳光声在古堡内响起,吓得洛丽塔缩了缩肩膀,她从来都没想到,小姐性格竟然这样强势,这巴掌打得太赞啦!

    爱丽丝被打蒙了,愕然地捂住自己火辣辣的脸,不敢置信地指着颜汐落,“你,你竟然敢打我?”

    她是伯爵的女儿,生来便尊贵无比,何时受过这样的屈辱?

    因此,想也不想的,爱丽丝便抬起手,想要回敬给颜汐落两个耳光。

    这个该死的私生女,抢了她的爸爸不说,竟然还敢打她!

    可是,爱丽丝的手臂刚刚抬起,便被早就走过来的凯利洛川一把给握住了。

    凯利洛川的脸色黑到极点,恨不得将爱丽丝的手臂给捏碎,“爱丽丝小姐,如果还想活着走出去的话,就请不要在我的地盘上造次。我想,就算是你的父亲大人,也绝对不敢在我的城堡里如此肆意妄为的。”

    爱丽丝觉得自己的手腕都快被凯利洛川捏碎了,受辱的羞耻感加上痛处,使得爱丽丝的眼泪哗哗掉了下来。

    她狼狈地吸着鼻子,控诉道,“洛川哥哥,明明是她打了我,你却这样偏袒她,你太不公平了!”

    “哼!”凯利洛川鼻子里冷哼一声,“公平要看是对谁而言的。还还有,你以后不准再叫我洛川哥哥,你不配!”

    接连受到羞辱,爱丽丝羞愤难当,她将所有的怨气都集中到颜汐落的身上,咬牙切齿道,“颜汐落,我亨利爱丽丝对天发誓,只要我活着一日,如若不能讨回此次羞辱,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是吗?”凯利洛川淡淡开口,“如果你想死,我可以免费送你一程。”

    听着凯利洛川话语里满满的威胁,爱丽丝识趣的没敢再放厥词。

    她狼狈地看向凯利洛川,祈求道,“洛川哥哥,我……”

    “停!我说过的,从今以后,你都不可以再说这四个字,不要再让我提醒你第二次,因为挑战我耐性的人,都早已长眠于地下了。”

    凯利洛川如此不近人情,爱丽丝生怕自己再被打,她不由的暗暗后悔,自己不该这么冲动跑来这里,如果真的被凯利洛川弄死了,估计家里都没人知道。

    为了生命安全,爱丽丝决定先不吃眼前亏。

    她深吸口气,将脸上浓重的愤恨给咽了下去,换上副楚楚可怜的模样,摇尾乞怜地看向凯利洛川,“洛川哥……不是,洛川公爵,我为刚才对你的无礼感到十万分的抱歉。可是,请你体谅一位刚刚得知父亲出轨的女儿的心情。虽然那个可恶的小三已经一命呜呼,可是,我对她仍是深恶痛绝。”

    “你说什么?”颜汐落跌跌闯闯地走到爱丽丝身旁,晃着她的肩膀问道,“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她,她怎么啦?”

    爱丽丝厌恶地看了颜汐落一眼,张口就想骂她个狗血淋头,却又怕被凯利洛川给弄死,只好胆怯地硬嘴道,“哼,你想问你那个隐藏这么多年的妈妈是吧?呵呵,她在把我们家搅得一团乱后就投海自尽了。现在正在我们家里挺尸呢。”

    这个消息宛如晴天霹雳,震得颜汐落浑身轻颤不已。

    她无助地抱住自己的肩膀,觉得周围的空气一下子降到了冰点,就连呼吸,都觉得是那么的困难。

    “不可能,她不会死的,不会的,她明明刚才还跟我说话,不可能会死的。”颜汐落语无伦次的后退,边退边摇头,竭力否认爱丽丝的说法。

    爱丽丝看到颜汐落那个痛苦的模样,脸上涌现出得意的笑,“呵呵,你以为我在骗你?那个可恶的女人,现在就浑身湿漉漉的躺在我们家的古堡内。我妈咪还因为这个和我爹地吵了起来,因为我的父亲,竟然想把这个可恶的女人葬入我家的祖坟,她休想!”

    颜汐落的泪再度滚下来,到了此刻,她终于相信,爱丽丝说的是真的。

    可是,为什么?

    为什么刚才还拥抱着她,希望她能喊妈妈的人,就这样逝去了呢?

    她竟然没有叫她一声妈妈。她好后悔啊

    颜汐落浑身的力气被抽干,她慢慢跌坐在地上,“她刚才来,想听我叫她一声妈妈,可是被我给拒绝了。呵呵……,我是不是太狠心了?我都没有来得及喊她妈妈,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就这么去了?”

    颜汐落语无伦次。她悲痛交加。

    听着颜汐落哽咽不已的话,凯利洛川心疼不已,他千怕万怕,他的囡囡还是遇上了这种事情。

    是啊,世上没有卖后悔药的。

    她和于莉娜还没相认就已经生离死别。

    如今的囡囡再懊恼,于莉娜也已经活不过来了。

    “囡囡,你,要去见她最后一面吗?”凯利洛川低声问了句。

    他原本不想让颜汐落去的,可又怕她以后会懊恼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为了囡囡以后不生活在愧疚了,他仍旧问了出来。

    颜汐落想木偶一样点点头,眼中露出坚毅的光,“好,我要去送她最后一程!”

    她死了是不是就解脱了,她做了着么年的情人,没有自由身,这次,她终于可以信息了。

    颜汐落的泪水如决堤的海,她慢慢站起身,往出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