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太太,是你吗?

    “飞往英国的旅客请注意,您所乘坐的航班很快就要起飞,请您带好您的身份信息及机票,前往检票口检票。”

    机场广播里响起了机场空乘甜美的广播声,凯利洛川柔声催促了下颜汐落,“囡囡,咱们走吧。”

    “嗯,”颜汐落轻声应了下,点头跟着凯利洛川往检票口走去。

    正在这时,对面一个高大的男人从出口走出来,他冰冷的神情,憔悴的容颜。他的身后跟着一个穿西装的男人。

    男人经过检票口,看了一眼正要检票的颜汐落,猛的一震,他看着女孩一身淡紫色长款意大利长裙,白色的风衣!

    当她颜汐落回头拉行李的一瞬间,男人如遭雷击!

    “太太!”不可能。

    他闭上眼睛,太太已经去世五年,怎么可能是她!

    然而再次睁开眼睛,紫色的衣裙留下一个纤细的背影!

    是太太!这个背影刻在他的骨髓里五年,不会有错。

    “太太!太太!”

    沙哑低沉的声音,带着激动。

    颜汐落刚走两步,身后便传来两声急切的呼唤声。

    声音有些陌生,却又带着几分熟悉,颜汐落脚步不停的继续往前走。

    太太?不可能叫她吧。

    她还未婚呢,根本不是什么太太,肯定不是在喊她。

    哪知她这次还没迈开脚步,身后便冲过来一个人,一把拉住她细细的皓腕,“太太!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

    男人低沉的声音带着伤痛,颜汐落转身看见拉着她的男人,眼眸血红一片,俊脸上憔悴不堪。

    但是他的眸子是热烈的,是期望的,还有痛苦的。

    他是谁?为什么她不认识他,但是看见他的容颜竟然心痛。还有他的沧桑刺痛她的每一根神经!

    “先生,你放开……”颜汐落轻声说,她不认识这个人,更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冲上来拉住自己喊太太!

    该不会是遇上疯子了吧?

    颜汐落用力想要挣脱桎梏,却发现怎样都挣不开,在男人痛苦的眸子她看到惊喜和迷茫,她只好求助地看向凯利洛川,“洛川,我……”

    她求助的话还没说完,凯利洛川已经一个直拳打了过去,将拉着她的人给狠狠揍倒在地。

    “放开她!”洛川大声说。

    被揍倒的人立马站了起来,当看到打他的人是凯利洛川的时候,心里更是无边的痛,蔓延整个身体。

    是太太,原来被这个英国男人救走,藏了五年。

    他翻身扑向凯利洛川,跟他扭打在一起。

    这个男人就是刚从美国出差回来的乔陌漓!

    他看上去有些消瘦,是的,消瘦,颜汐落敢肯定,这个人以前绝对不是现在这个体型,就连脸色,都不再是健康的红润,而是疲乏的菜色。

    他是谁?

    为什么叫自己太太?

    为什么,自己会觉得他如此的熟悉?

    颜汐落看着和凯利洛川扭打到一块的男人,整个人呆怔的像跟木头。

    她努力在自己的脑海里搜寻,搜寻着有关于这个男人的一切。

    潜意识告诉她,这个男人,就是这些年来困扰着她的梦魇。

    “凯利洛川,你竟然拐走我的太太,私藏了五年,你该死!”他怎么没想到太太会在英国!

    被这个英国人藏在那里五年,他的拳头狠狠的砸向凯利洛川。

    而洛川也不是吃素的,他也是经过皇家军区出来的公爵。一身武功无人能比。

    两人就在机场大厅,打的不可开交,承德赶紧打了保镖的电话。

    这么多年来,总裁连话都不太和人讲,更别说打架,天啊,太太还活着!

    他们出门没带保镖,他也没办法帮他打那个英国人。

    “乔陌漓!拐走你太太?你要不要脸?如果不是你,囡囡怎么可能会开车冲入海底?要不是你,她怎么可能九死一生?你竟然还有脸叫她太太!你害死了她,你知道吗?”

    乔陌漓?

    开车?

    冲入海底?

    颜汐落茫然地听他们俩个互相对峙,脑海里被刻意封存起来的记忆一点一滴慢慢复苏……

    她收到乔陌漓和颜汐妍恶心的视频,然后,下身弥漫出鲜血,孩子,孩子最后没有保住……

    再然后,她疯了似得开车冲上铁架桥,撞开护栏,坠入海水里。

    汹涌的海水灌入车窗,冰冷的海水铺天盖地涌入,灌进她的口鼻,她却丝毫不觉得难受。

    没有了宝宝的她就像一具行尸走肉,再也感觉不到痛楚。

    她不是死了吗?为什么还活着?

    是凯利洛川救了她,然后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她五年。

    而乔陌漓呢?他带给她的除了伤害,还有什么?

    颜汐落的心绪起起落落,一股无力感涌上她的心头。

    是了,这就是她刻意封存了五年的记忆。

    难怪她会选择把这些记忆给封存起来,这些记忆,除了痛苦,就是无助,没有丝毫值得留恋的地方。

    这边颜汐落的心思不停的翻转着,那边乔陌漓和凯利洛川正在地上缠斗不停。

    两人毫不相让的互相挥拳,早就打红了眼。

    而他们身边的保镖都束手无策的干看着,实在是他们缠斗的太紧,他们不好下手,生怕伤到了自家老板。

    机场内的人纷纷停住了脚步,奇怪的围在边上看了起来。这两个衣着华贵的男人分明大有来头,怎么像小孩子似得滚在地上打架呢?

    “凯利洛川,今天就让你为此事付出代价!”

    乔陌漓说着,冲凯利洛川的左眼就是一拳,快、狠、准的给了凯利洛川一个重击。

    凯利洛川痛呼一声,反手就是一个胳膊肘,顶青了乔陌漓的下巴,“乔陌漓,你这个杀人的恶魔,我今天替囡囡收拾你!我早就想打你了!”

    围观的众人听着两个大男人互相控诉的声音,指指点点的低声议论起来,经过一番讨论,得出个结论。怪不得说女性能顶半边天呢,因为男人征服世界,女人征服男人啊!

    两人打的都伤痕累累,乔陌漓的保镖一阵一阵立即来到机场,将凯利洛川和保镖全部拿下。

    围观的人群低声惊呼了下,看来这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被包围,这才仔细看看乔陌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