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落落,不要走!

    他擦着嘴角的血,一步一步走到颜汐落身边。

    “落落,你终于回来了,我找你找的好苦!”

    乔陌漓拉住她的手,“落落,我带你回家!”他顾不得浑身疼,狼狈的拉着颜汐落就往出走。

    颜汐落立即缩回手,她狠狠的瞪着乔陌漓,眼里的陌生让乔陌漓犹如一盆冷水从头浇到脚!

    “太太……”

    而颜汐落心里各种纠结,过往被封存的记忆全部涌到脑海中,弄得她压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她慢慢的走向凯利洛川,把他从保镖手里拉出来,擦着他嘴角的血,“洛川,我们走!”

    是的,现在的她除了痛恨还是痛恨,他乔陌漓曾经做的事一幕一幕在她的脑海回放。

    她要离开,赶紧离开!

    心里这样想着,颜汐落拉着凯利洛川刚走两步,就被保镖给围了起来。

    这些保镖虽然鲁钝,却也不傻,知道他们的主子正因为她撕打个不停,如果让她给跑了,到时候肯定逃不了要受罚。

    乔陌漓摇摇晃晃地站在那里,看着颜汐落拉着英国男人离开,心如针刺。

    他擦了下带着血丝的唇角,冲凯利洛川放狠话,“凯利洛川,聪明的就快点给我滚回英国去,把太太留下!这里是我的地盘,信不信我有一百种方法可以弄死你?”

    凯利洛川的头发被乔陌漓揪的乱七八糟,他的脸上青一块紫一块,惨烈程度丝毫不比乔陌漓差。

    对于乔陌漓满满的威胁,凯利洛川压根就没放在眼里。

    他不屑的白了乔陌漓一眼,拉着颜汐落望机场检票口走去,“乔陌漓,是男人就光明正大的决斗,背地里下黑手算什么本事?我还真没怕过谁!欢迎你来英国!”

    安保人员原本以为是地痞闹事,没想到跟人打架的竟然是自家的总裁,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

    原本今天是乔陌漓刚从美国回来,万万没想到啊,他竟然会在机场跟个外国佬撕打起来。

    这事闹的,估计明天报纸头条又得大篇幅震惊标题了:震惊!乔氏总裁偶遇亡妻,与老外互殴大显神通。

    安保人员的领班擦了把额头上渗出的冷汗,看向眼前这个平日里从来都不苟言笑的乔总裁,“乔总,我,我们,你们,额,我们该怎么做?”

    乔陌漓倒也不含糊,指着凯利洛川道,“把这个人给我送回去,记住以后这里不让他踏进一步。”说完走过去,再次想拉住颜汐落。

    凯利洛川万万没想到乔陌漓竟然会如此无耻,正想再骂他两句,身后传来颜汐落的声音。

    “乔陌漓,你无权干涉我们的行程,我们已经买好了机票,航班很快就要起飞了,我们不会再来宣城!”颜汐落用力抽回她的手臂,丝毫不带感情地说道,看向乔陌漓的眼神就像在看个陌生人。

    乔陌漓吃惊的看向颜汐落,觉得此刻的自己就像置身在梦里。

    这五年来,他不停的寻找着太太的下落,却从来没想到去凯利洛川那个该死的英国佬那里去寻找,真是智障啊!

    难怪他派了那么多人打捞都捞不到什么,原来太太是被凯利洛川给拐走了。

    而失去太太的他呢,就像没了灵魂的傀儡一样活着,只有在梦里,才能跟她相见。

    今天他做梦都想不到,会见到自己以为早已经过世的太太。

    当他在人群中看到她熟悉的容颜时,那一刻,周围所有的喧嚣吵闹都静止不动。

    他眼里看的、心里听的,就只有她一个人而已。

    虽然现在的她变得比五年前更光彩照人,她明媚的如一株幽兰,吐露着成熟的芳香。

    这是他的太太,仍旧是一如既往的美丽,只是他已经憔悴的不成样了。

    因为思念他的心已经干涸。

    几乎是下意识的,他就朝她冲了过去,想要把她搂进自己的身体里,却没想到,中途跳出凯利洛川这个拦路虎。

    而现在,他的太太竟然在跟他说话,可是为什么看向他的目光,却像是在看陌生人呢?她故意不认识他吗?还是恨他!

    他是那么的牵挂,那么的思念她,什么时候,他们竟有了这么大的隔阂?

    乔陌漓一颗火热的心瞬间被颜汐落陌生的视线给冰冻起来,他曾在梦里想了无数次和颜汐落相聚的画面,却如何都想不到,会是这般的疏离。

    听着他的太太连名带姓喊着他的名字,处处维护那个英国人,声音冷清的不带一丝感情,乔陌漓的表情冷到了冰点。

    “太太,你不能离开,我还不容易找到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卧室不会让你离开的。”乔陌漓说着,一步步朝颜汐落走去。

    此时那些将颜汐落给围在中间的保镖早已经散开了,颜汐落看到步步朝自己逼近的乔陌漓,觉得周围的空气都跟着不见了。

    她突然想起五年前,他也是不让她走,他就是那样把她囚禁的岛上,呵呵!

    她心里惶恐不安,想也不想的,就躲在了凯利洛川的身后,用手抓着他的胳膊,“洛川哥哥,我们,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对于颜汐落潜意识躲避的动作,乔陌漓的脸变得更黑了。她竟然宁肯去相信一个陌生人,都不愿相信自己!

    而凯利洛川立即拉着颜汐落的手,将颜汐落牢牢护在自己身后,挺胸看向乔陌漓,“乔陌漓,囡囡现在不想见到你!拜托你放过她吧!这些年你带给她的伤害,难道还不够吗?!”

    乔陌漓愤怒不已,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衣,露出小麦色的胸膛。

    他一把拦住颜汐落,“太太,不要离开,这些年,我每分每秒都在想你!我们回去吧,我会好好和你说这五年的事,还有五年前的事。”

    颜汐落看着他的眸子呈现死灰,“难道你要像五年前一样禁锢我吗?”

    她的话让乔陌漓浑身一震!

    是的,五年前他囚禁了她!

    颜汐落拉着凯利洛川转身,心头涌上无尽的恨。

    “落落,不要走!”男人痛苦的低语。

    他天不怕地不怕,唯独怕她再次离开,因为他再也不可能禁锢她第二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