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洛川,我们走!

    颜汐落听了他的呼唤,心里刺痛。

    下意识地摇摇头,低声告诉自己,走吧,一切都过去了!。

    这个男人,她一定要离得他远远的!

    想通了这一点,颜汐落鼓起勇气,勇敢地转过身。

    她直视着乔陌漓的眸子,尽量让自己做到面无表情,沉声道,“乔陌漓,我们两个现在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以前所有的过往,都已经成了过去,希望你不要继续再来纠缠我,更不要来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乔陌漓觉得自己的心头受到了重击,站在自己面前的,分明是他朝思暮想的太太,可现在她却告诉自己,跟自己毫无关系?

    “不、不、不!”乔陌漓摇头大喊,“你是我乔陌漓的太太,你所有的事情都是我的事,怎么能说跟我没有关系呢?太太,跟我回家!”

    说着,乔陌漓伸手就想去拉颜汐落的手,被颜汐落快速的躲了过去。

    “乔陌漓,我想囡囡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她不想看到你,也不想你再来干涉她的生活。虽然说你在宣城一手遮天,可请你多少顾忌点自己的脸面,这么大人了,不要总做出这么幼稚的事情。”凯利洛川生怕乔陌漓把颜汐落拉走,及时挡在了他们面前,义正言辞的训斥乔陌漓。

    “你走开,这是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在这哥老外来干涉!”乔陌漓一把把凯利洛川推开,深情地凝视着颜汐落,“太太,你看着我,我是乔陌漓,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男人,跟我回去吧,回去后随便你怎么惩罚我都行!”

    就算让他下地狱,只要她能回到他身边!

    这样僵持很久,颜汐落无法和凯利洛川上飞机。所有人都被牵制在机场。

    人群四散而去,在场的就剩乔陌漓和凯利洛川领着的手下,已经安保人员。

    乔陌漓桀骜地环视了下众人,继续耐心去哄他期盼了五年终于重逢的小太太。

    “太太,跟我回家吧,好不好?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听着乔陌漓蛊惑满满的祈求,有那么一瞬间,颜汐落觉得这个人变了,他好像不再是五年前的那个男人。

    这个男人,是她心中最致命的软肋,他的所有举动,都牵动着她的心。

    可是,他总是前一秒跟她山盟海誓,下一秒就去跟别的女人去滚床单,让她该如何去相信他?

    五年前的教训已经给她了,她黑渴望什么!

    “乔陌漓,请你尊重下我。我们早已经没有关系了!放开你的手。”颜汐落暗掐住手指,总算逼着自己说出了这些话。

    她必须赶紧离开,再让她面对这个男人的话,她真的会疯的。

    “太太,我……”

    乔陌漓准备再说些什么,颜汐落生怕他再说些让自己心悸的话来,赶紧说道,“洛川,我们走。”

    看着颜汐落冰冷的目光,乔陌漓所有的坚持都瞬间化为了乌有。

    以前之所以会发生那么多事情,大部分都是因为他太过于坚持己见,没有顾忌到她的感受所致。

    无数个午夜梦回里,乔陌漓都懊恼不已,如果再有可以重来的机会,他一定要把自己的小太太捧在手心里,疼爱她,呵护她,以她的感受为行事原则。她高兴的他就去做,她不高兴的他坚决不碰。

    现在,这样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乔陌漓纵然心里很是不舍,仍是决定做到当初自己许下的承诺。

    既然她要走,就让她静一静好了。

    只要她活着,不管她在地球的哪一个角落,他都一定会找到她!

    乔陌漓心痛的无以复加,他要眼睁睁的看着太太再次离开。

    而且还是五年后第一次重逢,老天,为何对他这样残忍!

    因此,乔陌漓看向站在自己身旁的安保组长,“还不快点送我太太去登机?”

    安保组长吓得一哆嗦,赶紧点头,“是是是,那,那这位先生呢?”

    乔陌漓横了一眼过去,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你说呢?”

    安保组长再次一阵抖,他说,他不知道啊……

    诚惶诚恐的,安保族长小心翼翼的请示着,“乔总,我们拒载他?”

    “哪谁来保证我太太的安全?”乔陌漓冷哼了声,黑着脸道,“让他也登机。”

    “那,以后他搭乘咱们的航班,全部免费?”安保组长再次确认道。

    乔陌漓真想一脚踹死这个傻货,“闭嘴!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他乔陌漓纵横商场这么多年,从来就没有碰到过敢跟他僵持的对手。可是,他在自己家的太太面前,却败的一败涂地,却又心甘情愿。

    凯利洛川得意的冲乔陌漓晃晃肩膀,拉起颜汐落的手往验票口走去,“囡囡,咱们走。”

    “嗯,”颜汐落低低应了声,内心说不出的难受,她恨他,但是好像又放不下他,这个伤她最深的男人,如今确实这样沧桑憔悴……

    乔陌漓的视线正喷火的盯视着凯利洛川牵住颜汐落的手上,眸中涌上杀气。但是他极力忍住。

    颜汐落就轻轻抽回了自己的手,低声道,“洛川哥哥,我们立即回英国。”

    凯利洛川深知强龙不压地头蛇的道理,便识趣的跟着牵颜汐落,上了飞机。

    乔陌漓就那样直挺挺地站在原地,注视着他们离去,心力骤然若失。

    他一定是疯了,才会放自己的太太跟那个可恶的英国佬离去。

    可是,太太貌似对自己很排斥呢,这几年的刻骨思念,这样的重逢真是令人不愉快啊!

    不行,他一定得重新筹划下,夺回太太!

    五年他都熬过来了,只是这点时间,算什么呢?

    太太,你等我,我很快就会来找你的,等我!

    飞机上,颜汐落带着眼罩,却怎么都睡不着。

    她的内心在不停的波动,一切的一切,都因为碰见了乔陌漓。

    有那么一刻,她突然有些后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回宣城?

    如果自己没有回来的话,也就碰不上乔陌漓。

    碰不上乔陌漓,那么她自己封存起来的记忆也就不会复苏,就不会想起那段犹如在地狱里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