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他被打的吐血!

    此时的乔陌漓哪里还有往日高高在上的尊贵模样,被揍得遍体鳞伤。

    鲜血模糊了他的双眼,他的身体痛,也抵不过心里的痛的万分之一。

    他的身体痛到麻木,因为这么对年,他在酒精的麻醉下生活,没有锻炼。不可能是四个壮汉的对手很正常。

    四个保镖把乔陌漓打倒,在地上用力踢着,颜汐落站在客厅看着外面的一切。

    她的泪水早已爬满小脸,外面保镖每踢一脚,她的心就像被人用针刺一下。

    她紧紧的抓住窗帘,指甲深深的陷进掌心。

    当看见乔陌漓口吐鲜血的时候,再也忍不住了。

    “住手!”

    一道柔弱的身影挡在乔陌漓面前。

    自从凯利洛川从城堡内走出去后,颜汐落的心就提了起来。

    她生怕凯利洛川和乔陌漓会打起来,可又不想再见到乔陌漓。

    他的声音对自己来说都是折磨,如果再当面见到他,颜汐落担心自己会更加心痛。

    可如果自己不出去,颜汐落知道依着乔陌漓的固执脾气,他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他这不是故意送死!

    犹豫了再三,颜汐落还是败给了自己的心。

    她冲出的一瞬间,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看见乔陌漓满身伤痕,俊脸已经成了死灰!

    “住手!你们把他赶出去就好了,再这样打下去,会把他打死的。”

    瘦弱的颜汐落挡在乔陌漓面前,成功的阻止了那些保镖将要落下的如雨点般的拳头。

    他们虽然长相粗狂,却知道这位颜小姐是自家主人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宝贝疙瘩。拳脚不长眼,万一不小心碰到了她,恐怕就再也见不到明天的日出了。

    凯利洛川摆摆手,示意自己的保镖退下。

    他低头看了眼躺在地上的乔陌漓,觉得给他的教训也够了,就和缓的看向颜汐落,“囡囡,不要理这种人,过来,跟我回去。”

    颜汐落见保镖们停了手,便站直了身子,想从乔陌漓身边走开。

    哪知道她刚迈出半步,右脚便被乔陌漓给紧紧抱住,“太太,不要走……”

    颜汐落低下头,看着从来没有这样狼狈过的乔陌漓,心里痛到麻木。

    可是,乔陌漓,我该拿什么来拯救你?我自己都不知道该如何拯救我自己?!

    他们之间回不去了。颜汐落的心在滴血,看向乔陌漓的眼神充满了无奈,“放开,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太太了,从我坠入大海的那一刻!”

    停了她的话,乔陌漓如遭雷击!

    “不,太太,你是我太太,你没死这辈子都是我太太!”听颜汐落提起五年前的事,乔陌漓费力的从地上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深情地看向颜汐落,“太太,我知道五年前我对不起你,但是,不管你怎么惩罚我都行,只要你跟我回去。我也不管你离开多久,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太太,这点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

    “乔陌漓,你怎么就是不明白?”颜汐落苦楚的说道,“我们不可能了,再也不可能了,你走吧,不要再来这里纠缠不清。也请你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

    说完,颜汐落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她的脚步匆匆,看起来更像是落荒而逃,仿佛身后有猛兽在追赶她一样。

    “太太!太太!”乔陌漓抬脚想追,却被凯利洛川拦了下来。

    凯利洛川伸开双臂,将乔陌漓拦在原地,厉声警告道,“乔陌漓,这里是英国,不是你可以称霸的宣城!如果再胡闹下去,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乔陌漓眼睁睁看着颜汐落走远,知道今天是不可能把她给接回去了。他目光冷冽的跟凯利洛川对视了一眼,一声不吭的转身离去。

    他的脚步有些蹒跚,造价不菲的衣服早被撕扯的破烂不堪,看上去很是狼狈。

    不过,这一切都比不过乔陌漓心里的痛。

    他的太太,竟然头也不回的走了,就那样丢下他自己走了。

    他要怎么样,才能挽回他太太的心呢?

    他突然感觉浑身无力。

    看着乔陌漓走远,凯利洛川这才折身往城堡内走去,边走边吩咐他的那几个保镖,“以后如果他再敢来,来一次给我打一次,绝对不允许他进到城堡里面来!”

    “是!”保镖们齐声作答,气势如虹。

    凯利洛川心里这才算痛快些,这才狠狠揍了乔陌漓一顿,看他还拿什么来狂傲!

    这个该死的家伙,阴魂不散,竟然追到他的城堡来了!

    不过,他来了,囡囡肯定会想起往事,心里定然不会好受的。

    而凯利洛川最不能看见的,就是颜汐落心情低落。

    他快步朝堡内走去,急着去安慰颜汐落。

    迈进屋内,果然像凯利洛川想的那样,颜汐落正失魂落魄的坐在沙发上,较小的身形加上郁郁的脸庞,看上去就像个毫无生气的洋娃娃。

    凯利洛川拿起一旁的婚纱,走到颜汐落面前,柔声问道,“囡囡,咱们继续,你说这几十款,最喜欢哪一款?”

    刚才乔陌漓来之前,凯利洛川正在和颜汐落挑选婚纱,现在所有的好心情都被那个混蛋给破坏了!不行,他必须得扭转形势才行!

    颜汐落原本正大脑空空地坐在沙发上,听到凯利洛川问自己,下意识的抬头,“什么?”

    凯利洛川看出颜汐落并没有听自己在说什么,反而更耐心地坐了下来,“囡囡,我说,你比较喜欢哪款婚纱?”

    “啊?哦,”颜汐落愣了片刻,没什么所谓道,“你决定吧。”

    “那就都留着,然后等到咱们举行订婚典礼时,通通换上。”凯利洛川将婚纱放在一旁,看着颜汐落明显不在状态,无奈的轻叹口气,“囡囡,你还是被他给影响到了。”

    “……没有”颜汐落抬起头,微怔了下,马上摇头,“洛川哥哥,我只是,只是心里有些难过,心疼以前的自己。我现在真的想象不到,当年的自己是怎样挺过来的。”

    看着无助的颜汐落,凯利洛川心疼不已,他伸出手,想帮她抚平眉间的惆怅。

    “主人,亨利伯爵有请。”

    洛丽塔煞风景的闯了进来,只差半寸,凯利洛川的手就要触上颜汐落的眉心。

    没有达成自己的心愿,凯利洛川烦躁的扭头,“他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