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太太…她又走了。

    “好,颜小姐,我们总裁昨天被凯利洛川的保镖打的吐血,他回去后也没去医院。半夜开始发烧,他现在烧的很厉害,嘴里一直叫着您的名字。

    颜小姐,总裁这一次为了找你不带一个保镖,他让凯利洛川的保镖打,那是顾及你的面子,你以为一个小小的凯利洛川就能把总裁怎么样!

    这几年总裁为了找你,整日无法入睡,而且经常喝的酒精中毒,他的身体已经到衰老时期。他现在病成那样,一直叫着你的名字。

    求求你去看看他好吗?看在以前的情分上,就算总裁伤害过你,但是也救过你,你不能这样狠心!”

    承德的话如一把利剑,刺痛颜汐落的心,他病了吗?为什么不去医院!

    “那你送他去医院吧。”颜汐落冷漠的说。

    “总裁要是肯去医院,我也不会来找你,颜小姐,你去看看总裁吧,他这一下次孤身一人来英国,只想把你找回去。”

    “我是不会跟他回去的!”说完转身往城堡里走。

    “颜小姐,你真的见死不救吗?总裁已经几天没吃饭,如今气息微弱,你不去看他会后悔的。”

    承德对着颜汐落的背影大声喊。

    颜汐落的身子有一瞬间的僵硬,她双手紧紧的握成拳,走到城堡门口闭上眼睛。

    她转身走向承德的车子,“你带我去见他最后一面!”

    承德惊喜之余,立即打开车门,“颜小姐,谢谢你。”

    车子立即离开城堡,驶向伦敦大酒店。

    乔陌漓被保镖打伤之后,又听见颜汐落让他走,说以后两人再也不可能在一起了。

    他突然感觉这五年的一切是一场梦。梦醒了,颜汐落在他的身边。

    但是她变了,变得狠心,她彻底不要他了。

    她要和凯利洛川订婚,他该怎么办。

    他只是不想在用强,让她回到他身边,因为他对她用了强的,给她的伤害太多。

    可是他该怎么办?

    他躺在总统套房里一杯接一杯的喝,直到自己呼呼大睡。

    半夜承德推门进来,看见喝醉的乔陌漓气息微弱。浑身滚烫。

    他大吃一惊,立即想把乔陌漓送去医院。

    没想到他睁开眼睛,让他滚。

    他没办法请了医生。

    医生说他的身体受了内伤,又喝了酒,高烧不退。

    给他开了药乔陌漓也不喝,承德没办法守了,只能用毛巾给他降温。

    乔陌漓迷迷糊糊的叫着颜汐落的名字,承德心里难受。一大早就去了城堡。

    当颜汐落走进酒店房间的时候,屋里一片狼藉。

    台子上放的早餐和药都没有动。

    她走进床前看见男人毫无生机的躺在枕头上。

    她的心里咯咚一声,秀眉拧的。

    他的脸瘦的不成人形,长长的头发和胡须让人感觉这是个流浪汉,而不是乔氏总裁。

    他脸色苍白没有血色,一晚上承德用物理降温,给他稍微降掉点温度。

    颜汐落蹲,“乔陌漓,你赶紧去医院,或者滚回宣城!不要死在这里。”

    乔陌漓听见声音动了动眼皮。

    他微微睁开一点,看见床前的女孩,太太?

    “太太……”他的喉咙发不出声。但是眼前的人是太太。

    哦,他又做梦了。

    他每次在梦里都是这样的,他挪动身子艰难的伸出手,想触碰面前的小脸。

    可是刚碰到颜汐落,她的脸一偏。

    “乔陌漓,你起来去医院。一个大男人做这么幼稚的事给谁看?你不要死在这里,还有不要来找我,我和你没有关系!”

    颜汐落看着男人憔悴的容颜,只有那双黑眸完全睁开,发亮的看着她。

    乔陌漓看着她的唇瓣一张一合的说话,激动的浑身血液倒流。

    是太太,是她,她来了。梦里的太太不会说话,而她说话了。

    “太太……是你吗?”

    乔陌漓用力挪动身子,伸手一下子抓住颜汐落的手腕。

    颜汐落正准备站起身,后退一步,却被他滚烫的手给抓住。

    看着他痛苦失神的眸光,颜汐落内心轰然倒塌。

    她承认这么多年了竟然还是心痛他。也许这些年她过的很平静。

    因为她忘记了他,但是现在她想起了他。这颗心依旧为他狂跳。

    她无力抽回手,也许是因为他在生病中,也许也是自己的内心在挣扎。

    “太太,太太,我知道你会来,我知道是你。太太你听我解释……”

    乔陌漓紧紧的抓住她的手,颜汐落用力抽回手。

    冷漠的往外走,但是脸上已经滚下了泪水。

    “太太,不要走……”

    的男人一下子坐起身,扑向准备离开的女孩。他跌倒在地上,紧紧的抱住颜汐落的。

    承德立即走过去拉他,他大手一挥,“滚开!”

    承德差点一个踉跄,“……”怎么突然这么大力。

    他死死的抱住颜汐落的腿,叫着不要走。

    女孩早已泪流满面,但是她蹲用力搬开男人的手,“你马上去医院。乔陌漓,你不要再幼稚了!”

    他这个样子做给谁看。她不能心软。

    颜汐落搬开他的手,离间。

    身后乔陌漓看见决绝离去的背影,两眼一黑,晕过去。

    “总裁总裁你怎么了?”

    承德赶紧扶起地上的男人,见他晕倒,立即打了医院的电话。

    颜汐落听见承德的声音,有瞬间的迟疑,但是她擦干眼泪走进电梯。

    承德会送他去医院,她不能再见他,她怕在见一次,我再也狠不下心离开。

    曾经的一切都让它过去,洛川救了她的命,照顾了她五年。

    她不能辜负了他的恩情,至于乔陌漓……

    希望成为过去!

    医院。

    浓烈的消毒水味道,让乔陌漓再次睁开眼睛,他看见窗外的一缕阳光照来。

    太太…她又走了。

    他看看手臂上的针管,苦涩的笑了。

    承德走进来看见他醒了,立即走过来。

    “总裁,你都昏迷了两天了,终于醒了。我快被你吓死了!”

    乔陌漓看了他一眼,“我睡了两天?太太呢?”

    “……这,连在酒店的那晚,应该昏迷三天三夜。颜小姐她自从那天来酒店后就没有再来过。”

    承德只能如实回答。

    乔陌漓眼眸中亮光一闪,那晚真的是她,那就好,她来看他就好,他就知道她还是放不下他的。

    他的女人,他还是有些了解。他微微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