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他就是一个恶魔!

    颜汐落被乔陌漓晃得头昏眼花,她费了好大力气才站稳,倔强的迎向乔陌漓吃人的眼光,“我已经不再需要你的真心,所以,请你……”

    “唔……”

    乔陌漓再也不能容忍颜汐落这个小人儿说出什么绝情之类的话,直接用嘴堵住颜汐落那喋喋不休的红唇。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明明知道自己全身心的爱着她,却一次次的将他的真心碾碎丢弃,一点点踩进污泥里,实在是需要教训!

    这次,乔陌漓存心要惩罚下颜汐落,他一把把颜汐落给抱起来,两步走到桌子前,长身重重颜汐落身上,狠狠肆虐着颜汐落的红唇。

    “唔……放开……唔……”颜汐落奋力挣扎着,可是,娇小的她哪里是乔陌漓的对手?

    任凭她使足了力气,却丝毫都奈何不了乔陌漓半点。

    而此时的乔陌漓已经趋近,他的啃咬着颜汐落的红唇,生吞活剥般,她每一处甜美。

    他恨不得将她拆骨入腹!

    良久,乔陌漓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快要爆炸的,起身去解自己的腰带。

    “乔陌漓,你这个疯子,你快放开我!”

    趁着的空档,颜汐落狼狈的控诉着。

    她拼命推他,却换来他更强硬的禁锢!

    此刻在她的眼里,乔陌漓已经接近如。

    他立即退下颜汐落的衣衫。

    原本昨晚的欲—火瞬间燃烧,他的脑子里只有想起她说明天嫁给别人。他就停不下来。

    他要把她先变成他的女人,看他怎么嫁人!

    乔陌漓因为久别即将重逢的欣喜而微微颤抖,他褪下长裤,颤巍巍欺身压上颜汐落,伸手去她的衣衫,“太太,我要你!你是我的!”

    说着,他整个身子压向她,眸光猩红,一片的反应越来越强大。“太太,你感受到了吗?我原本以为我没用了,五年从来它从来没有起来过,但是它看见你就复活了!太太……。”

    颜汐落羞得含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她紧咬着牙关,“你疯了,混蛋!”

    她知道此时无论自己说什么,都无法打消这个偏执的男人,他把她当什么了

    他做出这样的举动,让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就像个廉价的妓—女!

    可是,身形瘦小的她又怎么能挣脱乔陌漓的控制?颜汐落瞬间泪水连连,暗自懊恼自己不该这么冲动跑上来,结果反而招惹了乔陌漓。

    乔陌漓见她依旧对他冷如冰。他一把抱起颜汐落,直接走到休息室的大。

    颜汐落看着他的眸子,一下子想起她的第一次,那个雨夜,他夺取了她的第一次。然后也夺走的她的心。

    再把她伤的坠海身亡,他就是一个恶魔!

    眼泪顺着小脸滚落而下。

    “太太,不要哭,太太,我是爱你的,我来疼你啊。”乔陌漓看到颜汐落眼角的泪水,心疼的去吻那些泪痕,语无伦次道,“太太,对不起,我又冲动了,你不喜欢,我就不做,你不要怕,不要哭。”

    “你不就是想和那次一样在雨夜里夺取我的第一次吗?”颜汐落蓝色的眸子泛出幽光!

    乔陌漓听了她的话,浑身一震,他笨拙的从颜汐落身上下来,狼狈的套上长裤,将颜汐落从宽大的扶了起来,“太太,不要难过了,是我错了,我只是太爱你,每次看到你,我都控制不了我自己。还有你不要再说订婚的事!”

    颜汐落边摇头边掉眼泪,对于乔陌漓,她是真的怕了。

    她怕极了这个偏执成狂的男人,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他会变成什么样。

    今天,她就不应该上来的,是啊,就算她知道乔陌漓是天羽集团的总裁又能怎样?争论这些有什么用?不管法人是谁。她都不稀罕!还是互相远离的好。

    颜汐落吸了吸鼻子,带着浓浓的鼻音,“乔陌漓,我要辞职。”

    乔陌漓的脸再次黑了下来,厉声质问道,“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辞职?太太,难道,你真的就这样厌恶我吗?况且这家公司是你的!”

    颜汐落深吸口气,语气很是淡漠,“乔总,我只是个普通的员工,更不可能是这家公司的法人!现在我无法胜任这份工作,难道连辞职都不可以吗?”

    “不可以!你不能辞职!”乔陌漓毫不犹豫的出声拒绝,为了留下颜汐落,他不得不使出事先就预留好的杀手锏,“就算你不承认这家公司是你的,你当初和公司可是签了合约的,如果离职,是要赔付两个亿的违约金的。还有,不准离开!”

    “……”颜汐落据理力争,“我什么时候和你们签了这样的合同?不可能的!”

    乔陌漓也不反驳,摁下了办公室里电话,吩咐机要秘书找出他早就收好的合约。

    很快,秘书便把颜汐落入职时签的合约给送了过来。将东西放在桌上后就明眼的走了出去,因为屋里的气氛,实在是暧昧的让人浮想联翩。

    等秘书关门走出去后,乔陌漓将合约打开,找到颜汐落签名的那一页,指着上面漂亮的签名道,“太太,你仔细看看,这里是不是你的亲笔签名?”

    颜汐落自然认得自己的签名,她突然想到当时那条不合理的条款,就是哪方违约,要赔偿对方两个亿的违约金!。

    当时她以为是怕别的公司挖人,他们在写那个不公平的条约,现在想起来,这是故意给她下的套。

    “这,这分明是不合法的合约,这不公平!”

    “公平?呵呵,我的太太,这里白纸黑字可是写的清清楚楚,上面还有你的亲笔签名,怎么能叫不合法合约呢?”乔陌漓笑的眉眼弯弯,里面藏满了慧黠的光。

    颜汐落气结,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落入了乔陌漓的陷阱。

    如果她现在要离开,就要面临赔付他两个亿的难题。他知道自己绝对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的,真是阴险!

    颜汐落气得直跺脚,“乔陌漓,你真是卑鄙,一开始就设下这个圈套,在这里等着我。”

    “多谢太太夸奖,”乔陌漓丝毫不以为杵,笑的更是乐呵,“只要是关于你的事,我都是事无巨细,全部都用了十成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