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轮不到你带走她!

    “谢谢你的用心,再见!”颜汐落从牙缝里几句话,“我可以继续在天羽上班,不过请乔总自重,因为从明天开始,我就是别人的未婚妻了。希望你为了公司的形象,不要再做出有损公司形象的事情。”

    “呵呵,你以为,我真的会眼睁睁看着你去和那个英国佬订婚?我最爱的太太,你是不是对我太不了解了?”乔陌漓脸上笑的如沐春风,一边自己的西装领带,一边朝颜汐落走了过来。

    他脸上明明带着笑,却给人一种冷到骨子里的感觉,就连周遭的空气,都跟着凝固了似得。

    和刚才准备上她的男人判如两人

    颜汐落警惕的往门边走,刚才险些被强—暴的场景再次闪现心头,她要赶紧逃离这个房间。

    “太太,我想我对你实在是太过迁就,才会让你升起可以随时离开我的错觉。告诉你,这一生,每一秒,你都别想从我身边逃离。”

    说着,乔陌漓就一把了自己的西装外套,懒散的丢在办公桌上,步步朝颜汐落走来。

    颜汐落赶忙拧开门锁,刚拉开一条缝,就被乔陌漓给拉回去,带回了怀抱里。

    温香软玉抱满怀,乔陌漓不由的深吸口气,这种令人心醉的气息,唯有他的小太太才有。

    觉察到乔陌漓在低头嗅着自己的发丝,颜汐落觉得自己全身都快要僵,“乔总,请你放尊重点。”

    “呵呵,太太,你真是会挑战我的耐性。我倒要看看,跟自己的太太亲热,有什么是不尊重的!”

    乔陌漓的话音刚落下,颜汐落就猛力从他怀抱里挣脱出来,刚走出两步,又被乔陌漓一把带回到怀里。

    随着一阵天旋地转,颜汐落再次被乔陌漓锁进怀里,等着她的,是铺天盖地的细碎的吻。

    颜汐落纤细的手腕被乔陌漓牢牢锁住,强迫她搁置在自己。

    即使隔着裤子,颜汐落也已经感受到了那里的叫嚣。

    “乔陌漓,你简直是个禽—兽。”

    “好吧,既然太太说我是禽—兽,我的赶紧坐实这个称号!我已经被你逼疯了!”乔陌漓好不容易平复下的欲念在碰触到颜汐落时,统统化为了乌有。如果痛恨可以让她留在他身边的话,那就让她恨他好了。

    但是再次抱着她的时候,他不想在放开她!他只想在她的身体里肆无忌惮的宣泄,他想让这五年的空虚成为真实!

    之后,哪怕下地狱,也无所谓!

    “嘭!”

    总裁室的门被大力踹开,凯利洛川冷着脸闯了进来。

    他一眼就看到了乔陌漓正将颜汐落长条沙发上,顿时怒火中烧,揪住他的后衣领,硬是把他给揪了起来,挥手便是一拳,“乔陌漓,你混蛋!”

    凯利洛川出拳很重,一下把乔陌漓给打得趔趄后退两步。

    “洛川哥哥!”

    面对突然出现的凯利洛川,颜汐落一时有些惊慌,她没想到自己这么狼狈的一幕,竟然会被凯利洛川给撞到。

    凯利洛川弯腰把颜汐落给抱起来,“我们走。”

    他原本坐着房车内等颜汐落下来,可是左等右等,始终没见她出来,心里发了慌,干脆闯了进来。

    幸亏他来得及时,若是再来晚一步,乔陌漓那个混蛋,不知道会怎么欺负他的囡囡呢!

    乔陌漓擦了下渗出血丝的嘴角,冷声道,“站住!说来就来,说走就走,正当我这里是可以随便进出的商店么?”

    乔陌漓站起身一把拉住凯利洛川的手,把颜汐落拉进自己的怀里。

    “我的女人,轮不到你来带走!”说完大吼一声。

    “保安!我养你们是吃—屎的?竟然让这人进来!”

    保镖立即冲进来,拉住凯利洛川往外拖。

    凯利洛川转回身,看向乔陌漓的眼神充满不屑,“乔陌漓,我看不起你!我欢迎你和我公平竞争囡囡,可是,对于丝毫不尊重她的人,我绝对不会容忍!”

    乔陌漓被说的脸上一红,他的确在强迫太太!他刚才实在是被气急了,再加上这些年对颜汐落的朝思暮想,思想压根控制不了行动。

    如果不是凯利洛川及时进来,恐怕他真的会在这里当场要了颜汐落!

    “太太,我……对不起。”乔陌漓有些尴尬的解释着,生怕颜汐落再也不理自己。

    他双手紧紧的抱着她,生怕她再次离开。

    而事情正向他想着的方向发展,颜汐落看见保镖把凯利洛川往外拉,看向乔陌漓的视线满是疏离,“乔陌漓,我和你除了上下属的关系,并不熟,希望你以后不要再这样称呼我太太。我不是!。”

    说完,颜汐落走向凯利洛川,“洛川哥哥,我们一起走!”

    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离开这个危险的男人,如果再不走,她怕她的心理防线再次倒塌。

    刚才的乔陌漓宛如地狱里的修罗恶鬼,恨不得将她拨皮拆骨入腹。

    他的占有欲太强,五年过去了,她只想忘掉以前的不愉快,平静的生活。还有她不能再欠洛川的恩情。

    “好,我们走。”凯利洛川看了乔陌漓一眼,就拉着颜汐落走了出去。

    这里是英国,而不是乔陌漓只手遮天的宣城,一个天羽集团,他并不放在眼里!

    看着凯利洛川拥着颜汐落离开,乔陌漓狠狠的捶向身后的办公桌。

    桌子被砸的发出震天响,血顺着手指慢慢滴在地板上。

    他可以和凯利洛川较量,唯独不能再让颜汐落看不起他。

    他现在心里充满了懊恼。

    明明是那么好的久别重逢,结果被凯利洛川打破!

    他大步走向落地窗,看着脚下人群,眸中暗涌风波。

    走出门口的凯利洛川听到屋内震天的响声,突然停下脚步,扭头转了回来,“乔陌漓,虽然我不喜欢你,不过,还是邀请你明天来参加我和囡囡的订婚典礼。”

    丢下这句话,凯利洛川便拉着颜汐落帅气的离开。

    往下行的电梯缓缓合上,凯利洛川如愿的听到了总裁室再次发出拆桌子砸的声音,得意的笑完了唇角。

    是的乔陌漓听见了他的话,气的恨不得杀人!他的眸子泛出嗜血的笑!

    呵呵!订婚?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