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炸平他的城堡!

    一边走,她一边忧心不已,完全不知道乔陌漓从哪儿弄来的加仑炮,要知道这里可是英国啊,如果他俩真的大张旗鼓的打起来,会不会被英国人给抓进监狱里。

    颜汐落的担忧不无道理,昨天她前脚刚离开天羽集团,后脚乔陌漓立即通知陆少华,“立即带组织的武器过来,有人要和太太订婚!我会让他死无藏身之地!”。

    如果凯利洛川要和太太订婚,他会炸平他的城堡!

    陆少华是一脸的懵逼啊,想不明白乔陌漓竟然让他带武器过去帮他抢太太,能有什么事竟然刺激的乔陌漓要动用组织刚创建起来的加仑炮?

    不过,看着一脸暴躁的乔陌漓,明智的陆少华觉得还是少说话为妙,一口答应了下来。

    管他呢,真好试试这家伙威力有多大!

    别说让他弄六台加仑炮,就算让他去弄十几架飞机,他也绝对不带半点犹豫的。

    然而第二天早上,陆少华带着手下浩浩荡荡的把六台加仑炮运到英国。

    好么,动用这么强大的杀伤性武器,就是为了抢回小嫂子?难道就不能偷偷的混进城,小嫂子给偷出来么?

    何苦这么大张旗鼓的动用他们的宝贝!

    这么高调铺张,确定没有大材小用

    不过,面对黑着脸的乔陌漓,陆少华并没有把这些腹诽给说出来。

    只是依着他的吩咐,指挥自己的手下,立即把凯利洛川的城堡给围了起来。

    然后,他就站在乔陌漓身后,等着城堡的主人出来干架。

    是吧,阵势都摆好了,怎么都得干上一仗吧?

    很快,事情就像陆少华预想的那样发展了,凯利洛川摆着张比乔陌漓还要熏臭的黑脸,从城堡里面走了出来。

    看着在自己城堡外一字排开的加仑炮,凯利洛川终于相信了洛丽塔的说法。

    他原本还以为洛丽塔是在夸张,现在看来,她非但没有夸张,还把事情的情势给减弱了。

    “乔陌漓,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凯利洛川背着手,不屑地看向乔陌漓,觉得他幼稚的就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乔陌漓往前走了两步,跟凯利洛川对视着,“我来接我的太太回家,凯利洛川,识相的,最好把我太太还回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呵呵,”凯利洛川实在忍不住肺都气炸了,讥讽道,“乔陌漓,你是不是疯了?囡囡早就不再是你的太太了。今天是她和我订婚的好日子,你如果是来参加婚宴的,我举双手欢迎。如果你是来砸场子的,呵呵,我凯利洛川也不是泥捏的。”

    说着,凯利洛川一挥手,就从他身后走出一排着装整齐的黑衣保镖来。

    这些保镖步伐统一规整,浑身都带着凛冽的肃杀之气,一看就是杀人不眨眼的雇佣兵。

    而且,他们还人手一把狙击步枪。

    这些雇佣兵受控于凯利洛川,是他最尖锐得力的助手,不管凯利洛川下达的任何命令,他们都会毫不犹豫的去执行。

    虽然乔陌漓带来了六门加仑炮,可远攻和近攻各占优势,真的打起来,还不一定谁的胜算大。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一旦开打,必定是血流成河。

    乔陌漓看着那些亡命之徒,仰天哈哈大笑。

    “凯利洛川,你还真是不自量力,只要你敢动,我会炸平你的城堡和教堂。不过。我只是来接我的太太回家。如果不能达成这件事,那么,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乔陌漓眸中的带着萧杀,冰冷的如地狱走出来的修罗!

    他爱颜汐落如骨血,绝对容忍不了眼睁睁看着她嫁给另外一个男人,除非他死了。

    不,就算她死了,她也要带着他们的爱活下去,绝对不可以嫁给其他人。

    乔陌漓知道自己自私的可怕,可是爱就是独占,他永远都做不到大度。

    一想起颜汐落即将成为别人的太太,他就想火灭这个世界!

    他全身心的爱着颜汐落,绝对不容许她的心里想着其他的男人,更受不了她一再的疏离逃避。

    他只想把她锁在自己是身边,永远只属于他一个人。

    面对乔陌漓赤—裸—裸的挑衅,凯利洛川丝毫没放在心上,几遍乔陌漓弄来的是六台加仑炮又怎样?

    别说乔陌漓敢不敢在英国公然动用大型杀伤性武器,就算他真的用了,大不了被他轰去半个城堡。

    莫说有可能会损失半个城堡,就算失去整个城堡,他也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囡囡重新回到这种可恶的家伙身边。

    他的囡囡是如此的纯情,怎么能受得了这个犹如恶魔般恶劣的男人!

    因此,凯利洛川大咧咧的跟乔陌漓杠上了,“哼哼,你当哪个怕了你不成?既然要动手,那就别逼逼了,咱们手底下见真章。不过先告诉你一声,就算你侥幸赢了,我的囡囡也绝对不会跟你回去的。她跟我说过,平生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自私自利的变态!”

    凯利洛川故意出言挑衅乔陌漓,对他的威胁明显的视若无睹。

    谈话局面陷入僵局,两个优秀的男人互不相让,一场大战一触即发。

    “既然你不放人,我成全你!”

    乔陌漓被凯利洛川气的不轻,特别是听到凯利洛川故意说的最后一句话,觉得整个人都快疯了。

    这个该死的凯利洛川,究竟给他的太太下了什么迷魂药?不行,他必须得赶紧把太太接回去才行!

    心里这么想着,乔陌漓看着凯利洛川那张脸,越看心里越火,他大手一挥,“准备开炮!”

    陆少华立即准备。他阴冷的眸子注视着凯利洛川。

    这家伙找死!

    凯利洛川看见乔陌漓动真的,他心里还是有些害怕、

    他害怕伤害城堡里无辜的生命,这样言论会将他淹没!

    “乔陌漓,有本事我和你单干!你要伤害任何人!”还没等乔陌漓回到,凯莉洛川便一拳砸过来,一收一带一推,差点把乔陌漓给推倒在地。

    乔陌漓稳住身形,不爽的咬了下嘴唇,这个家伙竟然偷袭!卑鄙!

    他也气的一拳砸过去!

    凯利洛川出手接住乔陌漓的攻势,和他开始缠斗起来。

    两人打成一团,准备开炮的陆少华懵了。

    这老大是咋了,不是说开炮吗?竟然幼稚的干架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