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章看着我睡,好不好?

    如果不是自己在订婚当天跟着乔陌漓走了,洛川哥哥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她长叹口气,柔声说道,“洛川哥哥,都是我的错,如果不是我在订婚宴上抛下你,你也不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咳咳……”凯利洛川连着咳嗽了几声,摆手示意颜汐落不要这样想,“不是你的错,囡囡,是我自己,我只是怕你再也不回来,然后觉得人生再也没有意义。你知道的,没有了你,我觉得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洛川哥哥,现在我回来了,你先把自己的身体给调养好。饿不饿?我喊洛丽塔给你弄些吃的。”

    说完,颜汐落就走出了门外,叮嘱洛丽塔去做些养胃的东西。

    没一会儿,洛丽塔就把煮好的营养粥给端了过来。

    颜汐落小心翼翼的将凯利洛川从搀起,然后用枕头把他的后背垫高,“洛川哥哥,你多少吃点稀粥,垫垫胃,等下再吃药,争取快点把身体给养好咯。”

    凯利洛川听话的坐起身,望着眼前的女孩,他乖乖的喝着颜汐落给他端来的稀粥。

    不过他病的太久,身体还是太虚弱,一碗稀粥用了好久,才勉强喝下去了小半碗。

    “咳咳,囡囡,我已经饱了。”凯利洛川咳嗽了几声,将碗放在床边的桌上。

    颜汐落看了看还剩下大半的稀粥,知道凯利洛川的身体真的是糟糕透了。

    不过既然她已经回来了,就一定会尽心照料好他的。

    等凯利洛川吃下些东西后,颜汐落又等了会,才放心的让他闭目小睡一会儿。

    凯利洛川的精神真的很差,很快就了梦乡,睡梦中的他带着笑容,似乎在为颜汐落的归来而欣喜不已。

    颜汐落坐在一旁看着时间,等凯利洛川睡了一个多钟头,再次把他喊醒,依着方才问过洛丽塔的,哄着他把药给吃了下去。

    凯利洛川皱着眉头不怎么情愿,谁也不知道,看起来魁梧高大的公爵竟然会怕吃药。

    不过颜汐落很坚持,表示如果凯利洛川不吃药就马上离开后,凯利洛川便乖乖吃下了药。

    当然,吃药的时候他满脸的嫌弃,恨不得把手里那些药丸全部给丢出去。

    就这样,颜汐落尽心尽力的守候着凯利洛川,不知觉得,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凯利洛川的精神很不好,睡睡醒醒的,等他再次醒来,看到颜汐落有些困乏的低着头打盹,再也忍受不住了,声音沙哑地说,“囡囡,我没事的,你不用在这里守着我,快去休息吧。”

    颜汐落摇摇头,“可是你还在发热,洛丽塔说今晚是关键,如果你能退烧就好,如果退不了,真的会危及性命的。”

    “洛丽塔洛丽塔,怎么总是洛丽塔,我是不是给她的薪水太优厚了,让她有太多时间嚼舌根!”凯利洛川显然很生气,“你已经在这里坐了一天了,我好心疼,怎么能让你伺候我呢?咳咳,咳咳咳……”

    “洛川哥哥,你不要这样,我也没做什么,只是帮你递些水而已。我做的这些,压根比不上当年你为我做的百分之一的。”颜汐落体贴的帮凯利洛川拍拍背,示意他不要太过于激动。

    “洛川哥哥,你什么都不要想,只要乖乖的吃药,然后等体温降下来,我自然就会乖乖的去休息了。”

    看着颜汐落如此固执,凯利洛川也就只好作罢。不过这次他不再自暴自弃,乖乖的配合颜汐落,想早点把自己的身体给调养好。

    毕竟他的囡囡已经回来了,他得赶紧恢复自己强健的体魄,才能更好的保护他的囡囡。

    夜深了,颜汐落熬了一整天,终于熬不住了,趴在凯利洛川的床头,沉沉的睡了过去。

    凯利洛川半夜里醒来,看着趴在自己床边睡着的颜汐落,心里甜的像吃了米一样。

    他轻轻摸着她的发丝,爱怜的不想收回手。

    他的囡囡,从来都是那么的善良体贴,他没有看错她。

    无论如何,他都要把他的囡囡留在身边,绝对不能让乔陌漓把她给抢走!

    凯利洛川看着熟睡的颜汐落,强撑着自己虚弱不堪的身子,想从下来,把颜汐落给抱到去。

    趴在那里睡多难受啊,他可不想他的囡囡受半点委屈。

    可是,理想是的,现实是骨感的。

    基本上算是病入膏肓的凯利洛川错误的高估了自己的实力,胳膊支撑时并没有用上力,头重脚轻,一个倒栽葱摔在了地上。

    “噗通!”

    重物落地发出的声音惊醒了颜汐落,她睁开困乏的眼睛,吃惊的发现凯利洛川竟然掉在地上,“洛川哥哥,你这是怎么啦?”

    凯利洛川觉得自己的脸烧的慌,真是丢脸啊,怎么能出这么大的糗呢?他浑身竟然没有力气。

    不过为了自己在颜汐落跟前的形象,他才不会蠢到说出自己是掉下来的,支吾道,“呃,我说我是想躺在地上感受下底板的温度,你相信么?”

    大晚上的,颜汐落被这句话逗得笑出了眼泪。

    她擦了下眼角笑出的眼泪,走过去把躺在地上的凯利洛川给搀扶起来。

    凯利洛川虽然瘦了一大圈,可还是高高,凭着颜汐落的力气,用尽了吃奶的力气,才总算把他给半扶在床边上。

    然后,一个用力,便和凯利洛川双双摔倒在。

    颜汐落整个人砸在凯利洛川身上,顿时觉得这个姿势有点暧昧,赶紧挣扎着想从爬起来。

    可是,凯利洛川的手却紧紧的揽着颜汐落的腰身,祈求道,“囡囡,躺在我旁边,看着我睡,好不好?”

    颜汐落下意识的想拒绝,可是看到凯利洛川憔悴的模样,话到嘴边的拒绝怎么都说不出口。

    “我……”

    “囡囡,只是躺在我的旁边,你看看,我现在很虚弱,只是想让你躺在我身边一会儿,好不好?”

    看着凯利洛川如此诚挚的眼神,颜汐落拒绝的话再也说不出口,乖乖的躺在了凯利洛川旁边。

    幸好这张床足够宽大,她尽量挪到了床边,离凯利洛川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