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章这只是我的本能反应。

    乔陌漓二话不说,把宣城的事情扔给了云毅处理,马不停蹄的就飞回了法国。

    等他仔细询问了别墅佣人后,推断颜汐落肯定是偷偷回到了英国,就毫不迟疑的追来了英国。

    好么,人家是三顾茅庐,他是三地追妻啊!

    本来他来的时候,心里是携着火气的,他想问问他那个没有良心的小太太,怎么能就这么丢下他带着孩子跑了呢?

    可等他来到门口,所有的不爽统统被抛到了九霄云外。

    而且更意外的,是他亲耳听到了颜汐落的那番话。

    原来他之前所有的担心都是多余的,她只是把凯利洛川当哥哥看,这真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不枉他漫漫追妻之旅!

    因此,心情大好的他完全不计较儿子说他臭着脸的事情,只想把颜汐落抱进怀里,好好的诉说下他的相思之苦。

    面对乔陌漓迫人的气势,颜汐落莫名有些发虚,她将自己的身体往沙发里缩了缩,妄图隐藏起自己的身影。

    看到颜汐落的小举动,乔陌漓的脸上笑开了花,这个可人的小东西,不管做什么举动,都能轻易吸引他的目光,并让他深深沦陷。

    “呃,那个,啊,你怎么来了?”颜汐落吞吐的打着招呼,说完就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根。

    天呐,她怎么这么蠢?这不是自掘坟墓,主动让乔陌漓讨伐她么!

    果然,乔陌漓慧黠地笑了,“我是来追寻我携子离家出走的太太的,不在这里,又要去哪里?”

    颜汐落被他说的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她是偷偷带着乔斯洛离开法国的,从道理上说,确实是自己的不对。

    一旁的慕心雨才不想当电灯泡,她大咧咧地站起来,背起自己的包,“哎呀,我还是不要当一千瓦的大电灯泡了。好不容易来趟英国,我可得把握好机会,好好出去逛逛,就不打扰你们一家三口了。”

    颜汐落生怕慕心雨走了,那自己岂不是又落到了乔陌漓的手里?

    她赶紧跟着起身,“我,我也去。”

    慕心雨推了她一把,嫌弃道,“你去什么去啊?我要去钓个英国金龟婿,别妨碍我发挥。”

    说完,慕心雨就背着包帅气的离开,走之前说道,“等下你们如果有什么活动,别忘了给我留门啊。我出门浪浪,晚上还得回来,我可不睡大街。”

    “我看你还是别回来了,去睡英国帅哥吧!”颜汐落调侃了句,谁让慕心雨不肯留下来帮自己,她肯定是她的假闺蜜。

    “睡就睡,到时候你可不要眼馋哦,拜拜。”慕心雨挥手走出了颜汐落的公寓,心里暗暗为颜汐落祈祷,家伙,快点明确自己的心意吧!

    等慕心雨一走,屋里的气氛便变得有些诡异起来。

    颜汐落努力的缩着自己的身子,如果可能,她甚至希望自己可以秒遁,好躲开乔陌漓那灼人的视线。

    可事情不仅不按照她想的那样发生,乔陌漓还厚着脸皮朝她蹭了过来,目测距离还越蹭越近。

    颜汐落很不安,乔陌漓往她这边靠靠,她就往旁边挪挪,两人无声的在沙发上龟速移形,看的一旁的乔斯洛傻了眼。

    呃,有一对智商不在线的父母,他也很无奈啊!

    颜汐落一点点往沙发外面挪,尽量保持着和乔陌漓的安全距离。

    可是,她这些举动完全是存在着侥幸心理的,但凡是乔总裁看上的东西,哪里有能逃脱的掉的呢?

    “小心!”

    乔陌漓长臂舒展,大手一挥,就把颜汐落给捞进了怀里,贴着她的耳根问道,“你是想从沙发上摔下去么?”

    看着眼前这一幕的乔斯洛心里哀嚎一声,算了,他还是找个凉快点的地方吧,别在这碍眼了。

    颜汐落被乔陌漓箍在怀里,脸红的厉害,就连声音都好像不是自己的似得,完全没有底气,“放开我,你放开。”

    “不放,如果放了,你肯定又会跑掉。”乔陌漓不仅不放,反而把越发得寸进尺,他的唇角擦过颜汐落的耳廓。阵阵热浪向她袭来。

    颜汐落觉得自己的耳朵都快要烧掉了,她捂住自己的耳朵,软软的央求着,“斯洛在呢,你不要这样……”

    “呵呵,那小子,早就溜去别的房间了。”乔陌漓在颜汐落耳边蛊惑道,“太太,我只是跟你分开了两天而已,就想你想的茶饭不思,你有没有想我?”

    颜汐落不知道乔陌漓在哪儿学会的情话技能,可听在耳里,心里不由的羞涩起来,“你,你不要乱说,我不是你太太。”

    乔陌漓眯起眼睛,低头嗅着颜汐落脖颈间的气息,“是么?你确定?”

    颜汐落担心自己的心会再次沦陷,挣扎着从乔陌漓怀里挣脱了出来,“乔陌漓,我说过很多次了,我们之间,已经没有关系了。”

    “哦?那跟谁有关系?我的太太,我可是亲耳听见,你和凯利洛川只是兄妹般的感情的。”

    “是,我和凯利洛川确实只是兄妹般的亲情关系。可是,这并不代表我就想和你继续下去,你不要误会。”颜汐落毫不犹豫的泼乔陌漓凉水。

    可是,她这盆凉水显然温度不够,因为乔陌漓不怒反笑,“太太,没关系的,你还可以再凶一点,我喜欢。”

    乔陌漓敢肯定,这么多年她和凯利洛川并没有发生什么,他的太太还是完全属于他的,他简直幸福的快要晕了。

    看着乔陌漓的无赖样子,颜汐落觉得自己的怒火就像打在了一团棉花上,是的,她对死皮赖脸的乔陌漓完全没有办法。

    难道,就这样被他吃的死死的?

    不行,她不能再走以前的老路,再把自己弄得伤痕累累,她再不能留恋!

    想到这儿,颜汐落脸上重新恢复了疏离的清冷,单手指着门外,“乔陌漓,如果你是来看儿子的,我随时欢迎。只是如果你再来撩拨我,就不要怪我对你下逐客令了。”

    乔陌漓咧嘴一笑,“太太,我并没有来撩拨你,这一切,只是我的本能反应。”

    好吧,颜汐落冲天长舒口气,跟乔陌漓辩论,她似乎从来就没有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