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去小说网 > 替嫁娇妻:偏执总裁宠上瘾(我的爱未眠 乔陌离颜夕落) > 第248章深夜公寓里的神秘男人
    第248章深夜公寓里的神秘男人。

    整个世界只有他和他的女孩,好像几个世纪过去了,她终于再次属于他!而且全部属于他。

    颜汐落内心始终还是爱他的,在经过无数的挣扎后,闭上蓝眸,好吧,她就放纵一次吧!遵循自己的心。

    卧室的大床整夜摇曳,月亮早已躲进云层,把所有的时间和空间让给这对分离已久的两个人……

    …

    慕心雨独自在外闲逛,一直逛到十一点才回来。

    推开门,她随意洗漱了下,将自己丢在颜汐落宽松的大,困乏的睡了过去。

    逛了一整天,她都要累坏了,反正颜汐落一家三口也不回来,她自己睡在这么大的,多惬意啊。

    很快,慕心雨就沉沉的了梦乡,却忘了自己压根就没有把门给反锁上。

    月色渐渐浓了下来,一道黑影渐渐靠近颜汐落的公寓。

    黑影身形高大,脚步有些蹒跚,一摇三晃的,慢慢来到公寓门口。

    门口的感应灯随即亮了起来,照清了黑影的形貌,竟然是凯利洛川。

    白天里,凯利洛川按照医生的要求以最快的速度恢复自己的体力。

    可是他的心里始终有些空落落的,因为他发现,从乔陌漓那里回来的囡囡对他似乎有些疏离。

    虽然囡囡有很尽心的在照料他,可是,那种自始至终的疏离感,着实刺痛了他的心。

    度日如年的在城堡里捱了一整天,凯利洛川终究还是放心不下,硬撑着来到了颜汐落的小公寓。

    他想跟他的囡囡好好谈谈,心里很是害怕颜汐落会被乔陌漓给蛊惑。

    来之前,凯利洛川硬是灌了两杯酒壮胆,虽然他的私人医生一再警告他不可以再喝酒。

    可是,不喝点酒壮胆,他怎么敢出现在她的面前吗,他她离开,这么多年,她是他的,她怎么可以在和乔陌漓在一起,他会疯!

    晃了晃自己有些昏沉的头,凯利洛川抬起手,想要敲门。

    他有些熏醉,手轻轻抬起,放到门边后,却发现轻易地推开了门。

    轻皱了下眉头,凯利洛川干脆直接走了进去。

    屋里开着小夜灯,光线有些昏暗,凯利洛川脚步蹒跚的摸索到了床边,看到睡着个女人。

    长长的头发盖住了女人的面容,月光把她的肌肤映衬的犹如细腻的新瓷,光洁嫩滑。

    凯利洛川看着睡得香甜的她,心头突然涌上一阵邪火。

    这么多年了,他一直小心翼翼的呵护着他的囡囡,生怕她会受到什么伤害。

    可是,是不是就因为他太过小心,所以,他的囡囡才会一再被乔陌漓那个家伙抢走?

    如果,他索性横下心,早知道这样,那几年她早已变成了他的女人!他要得到他的囡囡!

    他只是不想放他走!

    七分的酒意,再加上多年以来久爱而不得的酸涩,这些感觉犹如破涛的巨浪,完全控制住了凯利洛川。

    在那一刻,凯利洛川犹如被邪恶的恶魔附体,他心里想的,眼里看的,都是躺在陷入沉睡的女人—他的囡囡。

    他一定要得到她,不管多么艰难!

    哪怕会下地狱!

    他都要得到她!

    想也不想的,他便径直的女人身上,亲吻她的樱唇。

    她的唇好甜,让他浑身血液开始逆流,他这就把她变成他的女人,把她留在自己身边!

    慕心雨睡得正香,压根没想到自己身上会突然多出一个人来。

    她想尖叫,可是自己的嘴唇被堵着,根本就发不出声音。

    天呐,这个男人是谁?

    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汐落的公寓里?

    杀人犯?难道他要强bao她?然后在杀掉?

    慕心雨心里怕的要命,怎么都没想到,自己会遇到这么可怕的事情。

    她颤抖的犹如风中的树叶,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想要反抗加诸在自己身上的暴行。

    可是,男女体力之间的巨大悬差,早就注定了慕心雨的所有反抗,都只是徒劳。

    男人蛮霸的强吻着慕心雨,大力的同时又带着小心翼翼。

    他一只手牢牢锁着慕心雨的双臂,另一只手飞快的撕下了慕心雨身上的睡袍。

    凉意袭来,慕心雨浑身颤抖,她竭力想要把自己从桎梏中脱离出来。

    “放开我,放开我!”慕心雨大叫!

    可是被冲昏理智的凯利洛川听讲囡囡让他放开。他微微一愣!

    不!

    绝不!

    她是他的!他要让她称呼为他的女人!

    慕心雨用力全身的力气,可是除了徒劳,还是徒劳。

    眼泪,一颗颗从慕心雨的眼角滑落。

    她究竟做错了什么?竟然会落到这样的下场?

    凯利洛川吻的泪,的反应强大的抵制着慕心雨的si处。

    “囡囡,对不起……你只能是我的”

    他猛地用力……

    当最后一道防线被攻破后,慕心雨再也承受不住,尖叫一声昏厥了过去。

    而凯利洛川则浑身战栗,这么多年,他一直像珍宝般呵护的囡囡,终于成了他的人。

    怀着虔诚的心,凯利洛川一寸寸吻着他自认的“囡囡”的肌肤,不放过任何一片角落。

    一点点占有着这个他想了二十几年的女孩!

    这是他的天使,是他生命的全部,他凯利洛川发誓,从今往后,都要用生命爱着这个女人!

    一波又一波,让凯利洛川舒服的整个人停不下来。直到深夜他才餍足的抱着怀里的女孩。亲吻着她的黑发……

    良久,凯利洛川难抵酒意的侵袭,跟着睡了过去。

    睡梦中,他都始终牢牢抱着慕心雨的腰身,生怕她会突然溜掉。

    清晨。

    当第一缕曙光照在凯利洛川的眼帘上时,他还意犹未尽的不肯醒来。

    可是很快,一道狠厉的耳光便掴向了他的脸庞。

    凯利洛川被这记耳光给打蒙了,旋即睁开了眼睛,却愕然的发现,自己搂着的,竟然是个陌生的东方女人。

    眼前的女人面容姣好,身上布满了青紫的痕迹,正双眼充血的怒瞪着自己。

    “你是谁?”凯利洛川警惕的缩起眸子。

    不对啊,昨天他明明和他的囡囡一起共寝的,什么时候换成了这个女人?

    看着昨晚强—暴了自己的罪魁祸首,慕心雨恨不得将嘴巴给咬出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