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章他把她关进城堡。

    她微微愣了下,不过身为下人,是绝对不可以去质疑主子的。

    因此,洛丽塔将自己心中的疑问给咽了下去,扛着慕心雨就去了宽大的房车里。

    凯利洛川将颜汐落的屋子再次打量了一遍,想到颜汐落回来一定会找这个女孩,他立即写了一边便签:汐落,我回去了!保重!

    他制造了慕心雨回国的假象。然后仔细检查房屋里的一切,直到确定毫无破绽,这才放心的坐着车子返回了城堡。

    洛丽塔一路将车子开回城堡,又依着凯利洛川的吩咐,把慕心雨给关在了一间特制的房间。

    做完这一切,洛丽塔便退了下去。

    主人的秘密,还是少知道些的好,这样才能活的更久。

    等慕心雨醒来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颜汐落的那间小公寓内。

    眼前的一切都很奢华,完全不同颜汐落那间房间的朴素与温馨。

    这是,哪里?

    慕心雨强撑着酸痛的身子,朝门口走去。

    她用力拉了两下门把手,发现根本就扭不动,很显然,她被反锁在里面了。

    慕心雨迅速冷静下来,看来,那个凯利洛川为了不让侵犯自己的丑事被发现,把她给囚禁了起来。

    只是,这种事如何能够长久的隐瞒下去呢?

    难道,他想囚禁自己一辈子不成?

    慕心雨的心冷到了谷底,她是第一次到英国,对这里压根是人生地不熟,就算失踪了,只怕也没有谁知道。

    而且,她也联系不到颜汐落,慕心雨苍凉的笑了。

    她曾经希望有人把她囚禁在城堡,没想到这次英国之行,竟然验证了她荒唐的想法,这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如果凯利洛川把房间里的痕迹都给抹去,那么,是不是说即便她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也不会有人怀疑到他头上去?

    手机,她手机呢?

    慕心雨顾不上酸痛的身体,在屋内大肆翻找起来。

    可是,直到她翻遍房间的每一个角落,才发现,屋里别说手机,连个电话都没有。

    她颓然的靠在墙壁上,无力的垂下头。

    是啊,既然凯利洛川是有心囚禁她,又怎么可能会给她往外求援的机会呢?

    这个披着人皮的混账,怎么可以做出这么恶劣的事情?

    侵犯了她还不算,竟然还想把她给锁在不为人知的地方。

    呵呵,慕心雨怒极反笑,这就是她的英国之旅么?多么的荒唐和可笑啊!

    想她这么多年来,虽然也谈过男朋友,可对于男女之事,却始终保守的厉害。

    却万万没想到,竟然会在异国他乡,丢在了一个畜生身上!

    凯利洛川,你这个伪君子!

    小人!

    慕心雨绞尽脑汁搜刮着骂凯利洛川的词汇,直到自己心里再也骂不动,只好颓然的躺在地上。

    此时的她是那么的无助,被伤害的岂止是身心那么简单。

    这个禽兽不如的凯利洛川,简直打破了她对世间恶人最大的认知。

    “吱——呀——”

    门口传来开门的声音,慕心雨一个激灵从地上坐起来,却看到一个身穿着女仆装的英国女佣。

    来人正是洛丽塔,她依着凯利洛川的吩咐,来给慕心雨送饭菜。

    “你是谁?快放我出去!”慕心雨警惕地看着端着饭菜走进来的洛丽塔。

    洛丽塔尽量和善的笑着,用有些生硬的中国话说道,“这位小姐,我叫洛丽塔,是负责你的起居的,以后你有什么需要的,都可以吩咐我去做。这是我刚为你做的饭菜,你肯定饿了吧?”

    面对洛丽塔的和颜悦色,慕心雨心里除了愤怒还是愤怒。

    她气愤的冲洛丽塔大吼,“你走开!我不饿!我告诉你,凯利洛川把我关起来是犯法的,是限制人身自由!你最好把我给放了,不然,你就是帮凶!”

    洛丽塔看着慕心雨情绪很是激动,就将饭菜放在桌上,继续劝道,“小姐,你不要这样激动,我家主人是个好人,你肯定对他有什么误会。”

    “误会?!”慕心雨抓狂大吼,“我怎么可能会误会他?!他是好人?他就是个强—暴犯!他强—暴了我!如今还把我囚禁起来,就是想遮掩他自己的罪过!”

    洛丽塔一愣,压根不相信慕心雨说的,“小姐,我想你肯定是误会了。我家主人是整个英国最尊贵的公爵,对他投怀送抱的贵族女子数不胜数,他却压根都不屑一顾,只喜欢……”

    洛丽塔本来想说凯利洛川心里只喜欢颜汐落一个人,不过又觉得自己不该私下议论主人的是非,就改口道,“反正,我家主人绝对不会做出强—暴的行径的。因为,他根本就不缺女人。”

    听着洛丽塔的言辞,慕心雨觉得自己的肺都要气炸了。

    凯利洛川不会做出这种事情?所以,所有的过错都是怪她喽?

    他凯利洛川从来不缺投怀送抱的女人,是她自己不够检点,才导致凯利洛川不得不强—暴了她?

    这是什么混蛋逻辑?!

    “你以为我在骗你?”慕心雨情绪激动地撕开自己的衣服,指着自己锁骨上那些青紫斑斑的吻痕道,“你看看,这些,这些,都是那个畜—生留下来的!他简直是变—态!”

    洛丽塔有些尴尬的揉了下额头,她只是个下人而已,对主人的私生活,实在是不好评价啊。

    不过,明明主人疼爱那位颜小姐那么多年,而眼前这个女孩虽然长相也挺清纯,可终究没有颜小姐漂亮,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只是这些都跟她这个当佣人的无关,洛丽塔轻叹口气,低声道,“这位小姐,对于你的遭遇我很抱歉,可是,我并没有权利为你做什么,还希望你能照顾好自己。饭菜在桌子上,你多少吃点,有什么需要的话,就摇铃喊我。”

    说着,洛丽塔指了下门旁边的铜铃铛,然后就带上门走了出去。

    等洛丽塔走出去,慕心雨气的将桌上的饭菜全部给掀在了地上。

    她才不要吃他们的饭菜,就算饿死都不吃!

    洛丽塔刚走出几步,就听到了屋里传来摔在的声音,无奈的摇摇头,只好又走了回去。

    这位小姐,貌似比颜小姐要凶悍许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