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她已经绝食一天了!

    当即,乔陌漓便黑下了脸,将颜汐落拥在怀中,“太太,你再磨蹭,真的会误了飞机的。而且,你不是说要给慕心雨打个电话的么?打了吗?”

    刚才在等咖啡的时候,颜汐落说要给慕心雨打个电话,说自己要去法国再待一段,后来因为洛川,这事就给耽搁了下来。

    这会儿停乔陌漓提起这件事,颜汐落原本伤感的神色瞬间分了神,“哦哦,对对,我还得跟心雨打个电话呢。这家伙,不声不响的就走了,也不跟我说一声,到现在连个信息都不给我,真是有够薄情的。”

    说着,颜汐落便播起了慕心雨的电话。

    可是,手机那头除了嘟嘟的忙音,就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

    颜汐落奇怪地皱起眉头,“奇怪了,这家伙是怎么了?怎么电话到现在还接不通?”

    颜汐落只顾着打电话,根本没有注意到,当自己提起慕心雨的名字时,站在她对面的凯利洛川不安的神色。

    凯利洛川原本是誓死都不想让颜汐落离开的,可是,当他听到慕心雨的名字时,立即想到城堡里的女孩。就知道自己再也没有立场强留颜汐落在这里了。

    心里长叹口气,凯利洛川知道,现在的自己,是没有底气跟乔陌漓争颜汐落的。

    至少,在他没有处理好慕心雨的事情之前,他都不配跟他的囡囡站在一起。

    对于凯利洛川这些矛盾的心理,颜汐落自然是不知道的。

    她把电话收起来,然后有些歉意地看向凯里洛川,“洛川哥哥,我们过一会就要登机了,所以……”

    凯利洛川的眼神躲闪了一下,“囡囡,我知道我不该强留你留在英国的。只是,如果你去了那里,可不可以不要那么快接受乔陌漓?我,我把这里的事情处理好,就马上过去找你。”

    颜汐落奇怪的看了凯利洛川一眼,不知道一向咧咧的洛川哥哥什么时候变得那么腼腆,刚才他的眼神竟然还有些躲闪。

    难道,是因为自己要离开,给他带来的影响太大了?

    颜汐落有些愧疚地看向凯利洛川,安抚道,“洛川哥哥,你不要想那么多,我只是去照顾乔斯洛。”

    “好啦好啦,咱们快点走吧,别耽误了登机。”一旁的乔陌漓实在是看不过眼,再让他们聊下去,他的肺都快要气炸了好么。

    颜汐落被乔陌漓硬拽着离开了上岛咖啡,连跟凯利洛川道别的话都没来得及多说。

    目送颜汐落离开,凯利洛川心里涌起一阵阵酸涩,恨不得扇自己两个耳光。

    喝酒误事啊!

    如果不是自己喝醉酒做下荒唐事,今天怎么可能会眼睁睁看着他的囡囡被别的男人牵走呢!

    心里无比失落的凯利洛川烦躁不已,一路飙车回了城堡,便一头扎进了酒窖里。

    他要喝醉,最好喝个天昏地暗,喝到时间停止。

    这样,他就不用去想他的囡囡会不会被乔陌漓给趁机占便宜了。

    而城堡的另一角,慕心雨醒了则恹恹地躺在床上,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了。

    她已经绝食一天了,虽然肚子早已饿得咕咕叫,可是,她要用这种方式跟那个野蛮人抗争!

    就算他囚禁了她,也别想让她跟他低头!

    做错事的是他自己,他凭什么要别人替他承担后果!

    晶莹的泪水从慕心雨眼角滑落,她现在好想家人,想她的爸爸妈妈,如果知道出国一趟会遇到这种事情,打死她她也不敢再出门了。

    哭了一阵,慕心雨昏昏沉沉的睡着了,不晓得过了多久,她房间的门被大力推开,发出震天的响声。

    慕心雨被这声异响惊醒,勉强支撑着身子坐了起来,这才发现,是那个强—暴了自己的小人走了进来。

    进来的正是凯利洛川,他手里拿着瓶伏特加,脚步不稳地走了进来。

    看到凯利洛川那副醉醺醺的样子,慕心雨的心一下提了起来,现在的她手无缚鸡之力,如果他想对自己做些什么,她恐怕是逃不掉的。

    不!

    如果再被他强—暴一次,自己宁愿一头撞死算了!

    慕心雨想到这儿,惶恐地问出声,“你,你想做什么?”

    凯利洛川嘿嘿一笑,摇摇晃晃的朝慕心雨身旁走来,吓得慕心雨尖叫连连,“你、你不要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要喊人啦。”

    上次的梦魇,慕心雨誓死也不想再重复第二次。

    她已经做好了寻死的准备,如果这个人渣敢再侵犯她,就算豁出去命不要,她也要让他付出断子绝孙的代价!

    不过这次慕心雨想错了,凯利洛川确实是喝多了不假,却并没有想要来侵犯她的。

    凯利洛川弯下腰,厚厚的酒味喷了慕心雨一脸,眯着眼睛苦笑道,“你以为我又想占你便宜是吗?呵呵,如果我再做出这种事情,跟禽—兽又有什么分别?我现在知道你是囡囡的闺蜜。”

    慕心雨紧张的全身的汗毛都立了起来,醉鬼的话信不得,这一秒他说的信誓旦旦,谁知道下一秒他会做出什么呢事情来啊!

    看出慕心雨眼中慢慢的戒备,醉呼呼的凯利洛川知道自己对这个女孩的伤害真的挺大的。

    “对不起,我给你道歉。”他喃喃的道歉,然后拎着酒瓶,靠着床身坐在了地上。

    他的动作吓了慕心雨一跳,怯生生看了凯利洛川半天,发现他并没有要站起来的意思,慕心雨心里这才算松了口气。

    看来这个人渣是真的喝醉了,醉死最好,这样就没有人再来囚禁她了。

    “知道吗?囡囡走了。”

    凯利洛川突兀地说了句话,吓得慕心雨刚放下来的心又提了起来。

    他说谁走了?慕心雨的眉头皱了起来,不明白凯利洛川讲的什么醉话。

    “她走了,就这么跟乔陌漓走了。”凯利洛川灌了口酒,失魂落魄的低喃,“我的囡囡,就这么离开了我,可我连去挽留她的底气都没有。”

    听着凯利洛川低沉的嗓音,慕心雨这才反应过来,汐落走了?还是跟着乔陌漓?

    看来,他们小夫妻两个是和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