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逃跑!

    慕心雨心里暗自替颜汐落高兴,因为她知道,颜汐落心里其实还是在意乔陌漓的。

    “知道吗?囡囡就很小的时候,就已经答应要嫁给我的,我等了她二十几年,可到最后,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跟着乔陌漓回去。

    乔陌漓那个混球,曾经那么无情的伤害过囡囡,而我却只能干看着,都不能狠狠给他点教训。

    唉,你说,如果我那晚没有喝醉酒,该有多好啊?

    那样的话,囡囡要离开的时候,我也可以有底气的挽留她。

    可是,现在这叫什么?算什么?

    我做了错事,拿什么去面对我的囡囡?

    她就这么跟着那个混账走了,乔陌漓的眼睛一看就是个不安分的,他一定会趁机占囡囡便宜的。

    啊,我好后悔啊,如果时光可以重来,我真的希望自己那晚没有喝酒。

    我好悔,好悔……

    囡囡,原谅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爱你,不要走……”

    凯利洛川喃喃低语着,身子一歪,醉醺醺的睡了过去。

    慕心雨缩在床脚,静静地听着凯利洛川的话,心里不由升起叹息。

    又是一个痴情种子,可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如果他没有粗暴的侵犯自己,或许真的可以跟乔陌漓一争高下的吧?

    汐落离开了,他伤心买醉,可是自己呢?自己还被他囚禁在这个牢笼里!

    慕心雨看着虚掩的房门,心里突然升起一股底气,她要出去,要离开这个牢笼!

    渴望自由的心砰砰直跳,慕心雨从爬起来,浑身充满了力量。

    她试探着用脚踢了下凯利洛川的身子,发现他并没有什么反应,知道他这下是真的睡熟了。

    时不待我,必须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

    慕心雨屏住呼吸,蹑手蹑脚的从下来,迅速来到门边,轻轻拉了一下。

    果然,门并没有锁上。

    她心头狂喜不已,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出了门口,她却傻了眼,眼前的走廊富丽堂皇,吊脚灯下是繁多到数不清的房间,出口在哪里?

    而且,这么多门看起来几乎都一个样,她要怎么离开?

    不行,被困在这里的话,只怕永远都出去了。

    慕心雨横下心,试探着往前走着。

    走廊幽深漫长,两旁挂着艺术气息极浓的油画,慕心雨原本就对这些有些涉猎,知道这些油画少说也得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价值很是不菲。

    如果是平日,她肯定要把这些珍贵的油画给逐一拍下来,可是现在她的心里除了逃亡,还是逃亡,她要加快脚步,才能在别人没有发现前,逃离这个梦魇之地。

    可是,她往前一连走了十几个房间,还是没有看到出口在哪里,甚至回头看去,都忘了自己是从哪个房间走出来的。

    “蹬蹬蹬……”

    前方不远处传来脚步声,慕心雨心里顿时紧张起来,贴着墙壁往前挪动着身子。

    一定不可以被发现,不然肯定还会被关起来的。

    脚步声越来越近,慕心雨这才知道,如果自己刚才能走的快些的话,前方不远应该就是出口。

    可是,现在最关键的是,她要躲到哪里去?

    募地,她感觉到身后的门动了。

    没锁。

    慕心雨欣喜不已,赶紧悄声走了进去。

    在她进去的同时,那些脚步声已经走到了门口,传来两声纯正的英文交谈。

    慕心雨细细听了下,好像是有个女的说主人喝醉了什么的,看来,应该是城堡里的女佣。

    好险啊!幸亏她及时躲到了这间房子,不然肯定会被重新抓起来的。

    慕心雨暗自庆幸,下意识得吐了吐舌头,这才放胆去打量着这个房间。

    然后,她便被自己看到的一切给惊呆了。

    只见眼前是一间十分奢华梦幻的公主房,放眼看去,一切都是色。

    温馨梦幻的色,是每一个女孩心中最喜欢的颜色。因为,它是公主的颜色。

    房间的窗户被色落地窗帘遮挡着,上面印着清新的小碎花。

    宽大的公主,整齐叠放着色的薄被,上面堆满了各式卡哇伊的毛绒布偶。

    不,不仅,窗台,墙角,甚至就连门背后,都被各式的给占据着。

    这里,宛如座公主的寝殿。

    慕心雨不由的暗暗咂舌,怎么都没想到,凯利洛川竟然还有这么恐怖的嗜好。

    每个女孩都曾经有一个公主梦,可是,虎背熊腰的大男人如果也有这样的梦想,似乎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不仅没有半分美感,反而让人感觉到一阵阵恶寒。

    尤其是窗户旁边的落地衣橱内,挂着一套套色的公主套装,慕心雨更是恶寒的不行。

    好吧,那个牛高马大的男人竟然有异装癖?真是让人不佩服都不行啊!

    慕心雨觉得自己一刻都不想在这间房子里待下去,虽然她承认这间充满梦幻元素的房间确实很漂亮。可一想到住在里面的身形高大的凯利洛川,她就再也没有了喜欢的兴趣。

    她再次小心翼翼地推开门,飞快审视了下走廊两旁,发现并没有人,便加快脚步从房间里出来。

    前面不远就是拐角,出口肯定在拐角那里!

    慕心雨冲着拐角冲过去,正准备闪进拐角的时候,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你要去哪?”

    慕心雨仓皇地回过头,发现身后有个女佣,正指着自己大喊。

    这个当口,时间就是生命,慕心雨就像不要命似得,都没来得及看前面,拔腿就往拐角跑了过去。

    身后,传来凌乱的脚步声。

    发出这些声音的,是这个城堡里的佣人,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把慕心雨重新给禁锢起来。

    关于这点,慕心雨心里比谁都清楚。

    因此,她尽管早已经饿了一整天,却仍是勇猛的往前跑。

    前面就是自由,加油!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慕心雨预料的那么顺利,当她一连跑过十几个房间,直到跑得再也跑不动时,才绝望的发现,前面并没有什么出口,而是挂着副足可以以假乱真的庭院小景。

    看着触手可及的小景上的那些鲜花绿植,慕心雨险些要哭出声,真是够了,哪里搬来这么大幅画像,害的她以外再跑几步就可以到外面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