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用生命去爱这个女人。

    身后的脚步声接憧而至,几个女佣将慕心雨团团围住,虎视眈眈地看着她

    慕心雨看着围在自己面前这帮异国女佣,沮丧地低下头,逃亡计划失败!

    等凯利洛川酒醒后,外面早已经黑透了。

    洛丽塔一五一十的像他阐述了慕心雨逃跑的事情,凯利洛川挑挑眉,“看来那个房间的安全性很不好,既然她去过那间公主房,那就让她住在那里吧。”

    洛丽塔依着凯利洛川的吩咐,准备将慕心雨重新挪一个房间,身后突然传来凯利洛川的声音,“记得,对慕小姐客气些,她是我的客人。”

    “是。”洛丽塔应了声,去办凯利洛川交代的事情去了。

    慕心雨看着眼前遍地粉红的那间公主房,弱弱地问着领她过来的洛丽塔,“能不能换个房间关我?”

    洛丽塔奇怪地看了慕心雨一眼,“这里是我家主人刻意为颜小姐准备的惊喜,能给你住就已经很不错了,你竟然还嫌弃?”

    说完,洛丽塔就关上门离开了。

    慕心雨这才明白过来,原来这间房并不是凯利洛川的变态爱好,感情是给汐落特意准备的惊喜。

    可是,为什么要让她住进来呢?

    慕心雨还没有想明白这些,房间门再次被推开,这次进来的还是洛丽塔。

    只见洛丽塔领着两个女佣,女佣手里分别捧着首饰盒。

    洛丽塔微笑着上前,“额,小姐,这是我家主人刻意为你准备的首饰,他希望你能够在这里住的愉快。不管你有什么需求,只要告诉我们,我们都会尽力去做到的。”

    看着首饰盒内堆积的珠宝首饰,慕心雨实在是无语。

    凯利洛川这是什么意识?是要把自己当金丝雀给圈养起来么?

    呵呵,她有什么需求,她需求的,只有自由两个字而已。

    “我想离开,可以么?”慕心雨看着洛丽塔,不冷不热地说道。

    洛丽塔尴尬地笑了下,“小姐,你这不是为难我这个下人吗?除了离开,你想要的其它物质上的东西,我们都可以满足你的。例如最新款的手袋啊,衣服啊,化妆品啊,这些都可以。”

    “呵呵,意思是,只要能用钱解决的,就不是问题是么?”慕心雨嘲讽地笑了,“我呸!可惜我从来就不缺钱,我被关在这个看似华丽的牢笼里,穿的再好吃的再好又有什么用呢?”

    对于慕心雨说的,洛丽塔也不知道自己改怎么去回复她,只好悻悻然领着那两个女佣走了出去。

    走到门口的时候,洛丽塔转过身,看向慕心雨,“慕小姐,你们中国有句俗语,叫做既来之则安之,希望你能勇敢面对现在暂时的困境,我家主人,真的不像你想的那么不堪。”

    说完,洛丽塔恭敬的冲慕心雨鞠躬后,便悄然无息地走了出去。

    慕心雨对洛丽塔说的全无反应,呵呵,什么叫没有她想的那么不堪,分明就是恶心下流的代名词好不好!

    看着眼前一片粉红的奢华世界,慕心雨心头窜起无名火,想也不想的,就将墙角摆放着洋娃娃的架子给推倒了。

    沉重的铁架倒在地上,翻出沉闷的声响,因为地上铺了柔软的毛毯,是以并没有发出很大的动静。

    慕心雨仍是觉得不解气,干脆从倒在地上的铁架子里抽出一根横杆,抡起来就朝着屋里一顿的砸。

    很快,原本温馨无比的公主房内便纷纷扬扬的刮起了羽毛雨,飘飘忽忽朝着慕心雨头上跌落下来。

    看着一地的狼藉,慕心雨说不出的解气,她仰起头,想夸张的笑几声,却鼻头一酸,滚下了几滴眼泪。

    不管这里是精致还是落魄,她都是逃不出囚笼的金丝鸟儿。

    而这边,颜汐落已经同乔陌漓搭乘飞机回到了法国。

    一路上,乔陌漓的心情都十分的好,简直要用心花怒放来形容。

    直到回到他在法国的别墅,脸上仍是绷不住的笑。

    此时阳光正好,暖暖的洒在花房上,颜汐落正坐在花房的一角,用心图绘着什么。

    看着坐在自己身旁的颜汐落,乔陌漓情不自禁的笑弯了唇。

    这是他的太太呢,是他此生挚爱。

    今生,余生,来世,他都再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哪怕付出自己的性命,他都要将这个自己用生命去爱的女人保护的严严实实。

    颜汐落正专心的画着设计图,看到乔陌漓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不由摇头轻斥,“看什么呢?”

    “看你啊,”乔陌漓凑过来,将下巴贴在颜汐落的头上,心里满满的都是幸福,“太太,为什么我总觉得我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人呢?”

    “是么?”颜汐落推开乔陌漓压在自己头上的下巴,“走开啦,我在忙,不要来添乱,难道你没有公司的事情需要处理么?”

    乔陌漓被推开,牛皮糖般又缠了上来,“太太,你怎么能在我跟你情话绵绵的时候推开我呢,这样我真的会很受伤的。而且,如果公司什么事都要我去处理,那我请那些经理副总是来吃闲饭的么?”

    颜汐落无力的垂下手臂,“好啦,反正我也说不过你,随便你怎么说都好。只是我在忙的时候,可不可以请你不要来打扰我。”

    “遵命!”乔陌漓帅气的立正敬礼,然后弯下腰,看向颜汐落的画板,“这是在画什么呢?”

    颜汐落笔下不停,继续在设计草图上修改线条,“嗯,我在设计一枚胸针,一枚有着浓郁东方气息的胸针。”

    看着画板上的草图,虽然线条有些凌乱,不过还是基本可以看出大致形状的,乔陌漓由衷的竖起大拇指,“想不到我太太竟然还能设计出这么漂亮的胸针,真是厉害。”

    颜汐落忍不住笑了,“好啦,这只是草图好不好,等画好成稿,还得精修呢。”

    “等精修出来后,只能做一枚胸针。”乔陌漓霸道的宣告所有权,“这是我太太的心血,我才不要被别人觊觎呢。”

    看着仿佛小孩子似得乔陌漓,颜汐落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乔陌漓就好像是她命中注定的短板,对于他,她从来都是束手无策的。

    “对了,斯洛呢?我怎么没有看到他?”颜汐落这才发现小斯洛并没有跟在乔陌漓的身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