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回宣城。

    反正都已经被囚禁了,指不定哪天那个凯利洛川不开心就把自己给咔嚓了呢,索性做个饱死鬼算了。

    然后,慕心雨在足不出户,却能品尝全世界各种珍馐美食的情况下,惊讶的发现自己的下巴竟然圆润了不少。

    今天早上,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对自己简直鄙视的不行。

    知道的明白她是被囚禁了,,不知道的,肯定还以为她去哪儿过逍遥日子去了呢。

    要不然,怎么脸像吹了气似得肿呢!

    不行,她一定要拯救眼看就要自甘堕落的自己,一定要离开这个鬼地方!

    心里正计划着要如何逃离这里,慕心雨就敏锐地听到了门外的脚步声。

    她立马将手中的玩偶朝半空中一扔,翻身就滚下了床。

    她睡得这张公主床铺着梦幻风的床帏,下面有足够大的缝隙,完全可以藏起来一个大人。

    “吱呀。”

    门被推开,接连的脚步声响起,慕心雨知道,肯定是洛丽塔又领着那些女仆来送食物了。

    果然,房间内响起了洛丽塔公事公办的声音,“慕小姐,今天的美食是来自巴拉圭……”

    洛丽塔的话还没说完,就发现房间里并没有慕心雨的身影。

    她停住声音,敲了下里间的浴室门,轻声问询道,“慕小姐,慕小姐?”

    停了一会儿,房间内并没有传来慕心雨的应答声,洛丽塔这才有些着急的推开门,“糟了,慕小姐去哪儿了?”

    慕心雨屏息静气地趴在床下面,看着洛丽塔领着一帮女仆,匆匆跑了出去。

    她稍等了片刻,直到确认洛丽塔她们走远了,这才从床下面爬了出来。

    “你在做什么?”

    突兀的声音在慕心雨头顶响起,她哑然的抬起头,才发现凯利洛川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而自己,正在狼狈的从床下面爬出来。

    慕心雨顿时囧的不得了,“那什么,我在找东西。”

    凯利洛川清冷的眸子看了慕心雨一眼,似乎已经知道了她在打什么注意,却并没有戳穿。

    “听说你最近都比较听话?这样很好,聪明人最好的选择。”凯利洛川留下这句话,就趾高气昂的走了出去。

    慕心雨看着凯利洛川离去的背影,恨不得把他一脚给踹翻,“真是够了!什么叫聪明人最好的选择!简直可恶!”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面对凯利洛川的时候,慕心雨总觉得自己有几份底气不足。

    明明做错事情的并不是她,可为什么总觉得自己矮了他一大截似得呢?

    慕心雨正在扪心自问,自己当年的豪迈去了哪里时,洛丽塔就脚步匆匆的领着那些女仆进来了。

    看到慕心雨好好地端坐着床上,洛丽塔对自己的主人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主人实在是太厉害了,说慕小姐并没有无故消失,慕小姐果然好好的待在这个房间。

    “慕小姐,我们是来给你送饭的,你看下,这是来自巴拉圭的黄背子母蟹,味道十分的鲜香可口,据说吃了不仅可以养颜美容,还可以减肥瘦身呢。”

    慕心雨的心思早就被洛丽塔身后那些女仆捧着的食物给吸引住了。她深深的吸了口气,实在是太香!

    不过面子上慕心雨仍就是冷冷的,指着一旁的桌子道,“放在上面吧先。”

    等洛丽塔一走,慕心雨便揭开了那些精致的菜碟盖子,看到里面躺着的红彤彤的大闸蟹,刚才的出逃计划全部抛之脑后。

    临近年关的时候,乔陌漓便带着颜汐落和乔斯洛回到了宣城。

    一下飞机,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乔陌漓的情绪都十分的激动。

    因为,他终于成功把他的太太给带回来了。

    来接机的司机在前面开车,乔陌漓跟颜汐落和乔斯洛坐在车后座。

    看着身旁不发一言始终盯着窗外的颜汐落,乔陌漓抓住她的手,“太太,你在紧张?”

    “没有,”颜汐落摇摇头,半响又点点头,“或许,是有些近乡情怯吧。毕竟我已经离开这里很久了。”

    “没事的太太,我们是回家,不是上战场。而且,你才是乔府的女主人,你说了算,完全不用理会其它的。”

    乔陌漓刚说完,一直靠在颜汐落怀里的乔斯洛也跟着说,“是啊妈咪,我会一直一直保护你的。”

    颜汐落微微勾起唇,“嗯,不怕,斯洛会保护我呢。”

    “太太,你怎么可以忽视我?我也可以保护你啊。”乔陌漓有些吃味,不依地说。

    颜汐落看了乔陌漓一眼,“是吗?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下去。”

    乔陌漓顿时不再出声,暗搓搓反省,看来太太对他还不怎么信任呢!

    是啊,当年的事情,他多少都是有责任的。如果不是他的疏忽,那几个别有用心的贱女人肯定不会伤到太太的。

    不过太太就等着吧,这次,他发誓,再也不让太太重蹈五年前的覆辙。

    车子缓缓往乔府开去,路上车水马龙的,等红灯的当口,乔斯洛调皮的摇下车窗,无聊的朝外面看着。

    颜汐落安静地坐在车里,乔陌漓的全部心思则在颜汐落身上,两人压根没发现,有道怨毒的目光,正牢牢锁定在他们身上。

    红灯停,绿灯行。

    很快,绿灯亮起,司机稳稳的过了路口。而他们的车后面,跟着辆红色的敞篷跑车。

    开车的正是邝丽云,她此时正怨恨的瞪视着自己无意中发现的车子,恨不得手里有把枪,把他们全部给炸死。

    五年前,邝丽云的女儿颜汐妍莫名消失,害得邝丽云和颜耀海花了很多人力和物力,才终于在一间地下赌场找到了被囚禁的颜汐妍。

    看着被那些恶心的男人折磨着不成样子的女儿,邝丽云恨得咬牙切齿。

    虽然她并没有什么证据,可是她知道,乖巧的女儿从不会主动跟谁结仇,能做出这种事情而且还不让他们找到证据的,除了在宣城一手遮天的乔陌漓,还能有谁?

    而乔陌漓能坐下这一切,肯定是为颜汐落报仇的。

    那个死丫头片子,人死都死了,竟然还做出这种事,真是死的还不够惨啊!

    邝丽云当时就和颜耀海把颜汐妍给赎了出来,花了几百万,没办法,当时赌场的说,颜汐妍是欠了巨款还不上,这才卖身抵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