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乔家是你惹不起的。

    乔陌漓那里还管那么多,拉着颜汐落的手缓缓往下,引导着她摸到了自己的,沙哑蛊惑道,“太太……看看它多想你。”

    颜汐落的脸涨得通红,这个,昨晚难道折腾的她还不够吗?

    “不行,你别动!万一有人进来怎么办?”颜汐落挣扎着想要抽回自己的手,无奈手被乔陌漓紧紧捉着,压根不给她逃离的间隙。

    “好,我不动,你动可不可以?乖”

    颜汐落大脑轰的一声,这个厚脸皮!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

    乔陌漓一把把颜汐落打横抱起,丢在宽大的双人,贴身压了过来,伸手撩入,用手在颜汐落身上放肆的点着火,声音沙哑,“宝贝,还是我动吧,你只负责享受!”

    听着乔陌漓那迷人的嗓音和暧昧至极的语言,颜汐落浑身不已,这个让她又爱又恨的男人,总是能很轻易便缭乱她的心神,侵袭她的神经。

    神啊,来救救她吧,她要如何才能不受他的蛊惑呢?

    乔陌漓低下头,轻轻点水般吻上了颜汐落的红唇。这次,他轻柔舒缓,生怕稍有不慎,就会误伤了这魅惑的所在,然后一点点,一寸寸往下,顺着颜汐落优美的脖颈一路往下……

    世间最美妙的事,莫过于两情相悦,屋内的两人,很快便深情的拥吻在一起,做着世间最令人心醉的美妙之事。

    宽大的落地窗帘随风轻款,时不时送来凉爽的风,含羞带怯的目睹着眼前的一切。

    深夜,邝丽云回到家中,一脚踹开门,将手里的钱包丢在桌上,气呼呼的拍桌子大吼,“颜耀海!”

    颜耀海正在浴室里漱口,听到自己老婆那声气急败坏的怒吼,便随意擦了把脸,匆匆走了出来,“怎么啦?”

    “怎么啦?!颜耀海你知道白天里我看见了谁?你的宝贝女儿回来啦!”邝丽云朝颜耀海翻了个白眼,气呼呼地用手撕着桌上的餐巾纸。

    颜耀海心里一惊,赶紧赔着笑脸道,“咱们女儿不是好好在家里呢么?你哪天不见到啊?”

    “放你娘的屁!我说的是颜汐落!颜汐落!那个浪蹄子,把汐妍害得那么惨,竟然没有死,真是气死我啦!”邝丽云边说边用力撕着跟前的餐巾纸,好像那些就是颜汐落似得,不撕个粉碎,简直难解他心头之恨。

    颜耀海有点不相信,“你说什么?汐落她还活着?”

    邝丽云瞪了颜耀海一眼,“废话!要不然你以为我白天忙着干什么去了?我盯了她一整天了。那个浪蹄子不但没死,竟然又回到了乔家,而且还有个五岁的儿子!这个世界真不公平!凭什么她乐乐呵呵顺风顺水?偏偏咱们汐妍要被她害成这副鬼样子?!”

    颜耀海原本以为颜汐落五年前就已经坠海死了,万万没想到她竟然还活的好好的,再一想起自己的女儿每天都要打镇定吃抗抑郁的药才能安静下来,他心里也跟着不平衡起来。

    可是,照着颜汐落的是乔家,而乔家在宣城简直是一手遮天,他就算心里不服气,又能怎么样呢?

    这些念头在颜耀海心里转了几转,化成一声叹息,“唉,那又有什么办法呢?咱们又斗不过乔家。”

    邝丽云原本就被心中的怒火烧的难受,如今又听颜耀海这么说,恨得更是银牙一咬,“你个没用的软蛋!他们乔家就算只手遮天又怎样?难道女儿的仇就不报啦?我不管,反正我已经决定了,哪怕是让我付出再大的代价,我也要讨回来这口气。”

    颜耀海被骂的不敢吭声,自从女儿颜汐妍被解救回来后,他心里很是内疚,邝丽云说什么做什么,他非但不再管,反而附和的比较多。

    “那,你想怎么做?”颜耀海问了句,不知道邝丽云会怎么做。

    “哼!”邝丽云冷哼一声,眼里闪过狠毒的光,“怎么做?我一定要让颜汐落那个小蹄子付出代价不可!咱们汐妍经历过的,她都要经历!不但要经历,而且还要付出百倍千倍比这个还要惨痛的代价!”

    颜耀海想了下,觉得邝丽云的想法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便劝了句,“这恐怕很难做到,一来汐落被乔陌漓保护的很严实,二来咱们也根本就不去乔家大院啊。”

    其实他还是不希望颜汐落出事。毕竟曾经她也是爱过她妈妈。

    自从颜汐妍的事情发生后,乔陌漓就已经发出通牒,严禁除了颜汐落之外的颜家人在他家周围出现,如有违反,后果自负。

    邝丽云将手中的纸巾团了团,狠狠地砸向颜耀海,“你个混蛋!脑子被驴给踢了?就不能想想办法?我不管,你现在立马去给我制定个可行的方案出来。我一定要把颜汐落拖回到汐妍跟前,剥了他的皮,啃光她的肉,砸断她的骨头,方能解心头之恨!”

    看着邝丽云倒咬银牙的神情,颜耀海心里十分的触动,看来,惹什么都不能惹女人,尤其不能惹像他老婆这种睚眦必报的女人

    “太太,不好了,大小姐又在屋里闹了起来,你快去看看吧。”

    邝丽云正在设定如何把颜汐落给绑回来,他们家的女佣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来,一路大声喊着,生怕声音小了。

    邝丽云一愣,当即把那些被她撕成一片的废纸扔掉,起身往楼上走去。

    颜耀海也连忙跟了过去,两人脚步飞快,生怕颜汐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

    邝丽云和颜耀海跟着女佣上了楼,就看到颜汐妍大咧咧的躺在地板上,身上的衣服早已经被她自己撕得粉碎,光着身子看起来很是狼狈。

    “哎呀,我的宝贝女儿啊,你这是又怎么啦?”邝丽云赶紧往颜汐妍身边走,一边扭头狠狠地骂女佣,“你们这些废物!怎么照顾小姐的?”

    女佣期期艾艾的说,“太太,我们想帮小姐穿上衣服,可是每次一靠近她,她都是连踢带咬的,我们压根就惹不起她!”

    “放屁!”旷丽华狠瞪了女佣一眼,“什么叫惹不起她?大小姐那么斯文的人,什么叫惹不起?给我滚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