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放我离开!

    英国古堡。

    慕心雨忧郁地坐在那间粉红色的公主屋内,一脸的哀伤。

    她已经不记得,自己被关了多久,每天被关在这间房子里,她觉得自己的情绪都快要崩溃了。

    失魂落魄地走到窗边,慕心雨用力推了下窗户。

    可是窗户早已经被从外面钉死,压根就推不开。

    是啊,她怎么忘了呢?

    上次她打算从这里跳出去的时候,被洛丽塔给发现,然后凯利洛川就命人钉死了窗户。

    现在,除了门口那里可以出入外,在没有其他出口可以离开这个令人窒息的地方了。

    慕心雨不死心的大力晃着窗户,可是根本就晃不动,她无力地走到门边,无助的拍打着门板,没精打采地喊着,“开门,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然而,房门始终紧紧紧闭着,根本没有因为她的呼喊开启。

    而慕心雨并没有太多体力,因为她这次又绝食了。

    这次的绝食跟上次不同,那些洛丽塔奉命端来的各地美食,她再也没有胃口下咽,纵然心里饿的难受,可就是一点也吃不下去。

    慕心雨这次绝食已经有两天了,早已经饿到头昏眼花,体力也是匮乏的不行,;连大声呼喊的力气都没有了。

    可能是因为脱水的缘故,慕心雨似乎连久站都做不到,她慢慢的倚着墙壁滑落下来,无助的抱着自己的膝盖,不知道要怎样才能逃离眼前的地狱。

    “吱——呀——”

    门开了,洛丽塔像往常一样来送烹饪好的食物。

    她看到倚在墙壁旁坐着的慕心雨,再看看桌上那些原封不动的食物,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这个慕小姐,分明前段时间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不吃饭了呢?

    洛丽塔端着送来的食物,跪坐在慕心雨身旁,小心的规劝着她,“慕小姐,你们中国有句老话,叫人是铁,饭是钢,一天不吃饿得慌。你可不能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啊。”

    慕心雨掀起眼皮,淡淡地看了洛丽塔一眼,颓然低下头,“呵呵,我已经被囚禁起来很久很久了,始终都出不去。与其一辈子被困在这件房子里,我恨不得现在就饿死。”

    “慕小姐,你要想开些,前段时间你的情绪不就挺好的么?怎么突然又这么消极了呢?”洛丽塔说着,将准备好的西餐暂时搁置在地上,准备把蹲坐在地上的慕心雨给拉起来。

    慕心雨甩开洛丽塔的手,不想跟她有太多接触。

    在她的眼里,这个城堡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

    “慕小姐,你不要这样消极,来,我扶你起来。”洛丽塔执意要拉慕心雨起来,再次挽住慕心雨挣脱开来的手臂。

    慕心雨甩手挣扎,突然,她看到搁置在她身旁的餐盘上,有着明晃晃的银质刀具。

    想也不想的,慕心雨便一把抓住原本用来切牛排的刀叉,狠狠地戳向自己的脖颈,“让开,让我出去,不然我宁肯戳死我自己!”

    洛丽塔傻眼了,“慕小姐,你不要这样激动,先把手上的刀叉放下来。你这样是会伤害到自己的。”

    “不!让我出去!”慕心雨把刀子往自己的脖颈狠狠一压,锋利的刀刃瞬间划开了她细腻的肌肤,渗出道血痕。

    洛丽塔赶紧连连摆手,“慕小姐,你千万不要冲动,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你千万不要做啥事啊!”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慕心雨哭着摇头,“我只想出去,我只想离开这里!”

    “慕小姐,很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权利。”洛丽塔委婉的表达出自己没有这个权限,却激的慕心雨把刀子压得更深了。

    锋利的刀刃割进肌肤,殷红的鲜血顺着刀柄,犹如断了线的珠子似得,不停的往下滴落。

    很快,地板上就留下了滴下来的血迹。

    虽然只是小小的一块,看上去却很是惊悚。

    “慕小姐,拜托你千万不要伤害自己。我,我去请我家主人过来。”洛丽塔生怕慕心雨会冲动的隔断自己的静脉,连连安抚着她,“你千万不要冲动啊,我马上就回来,很快。”

    说着,洛丽塔就像一阵风似得冲出了这间公主房,出门后仍旧不往把门给锁的牢牢的。

    门再次被关上,情绪激动的慕心雨这时才稍稍冷静了些。

    她放下刀,看着自己满是血迹的右手,不知道要不要放声痛哭一场。

    这些都是她自残弄出来的,可是谁能知道,她曾经是个特别怕疼的人,别说自残,就是打针都会吓的发抖。

    而现在,自己竟然变得这样决绝,甚至对活着,都不再抱有任何憧憬。

    不知道等下凯利落川会不会跟着洛丽塔过来,她只是被他用金丝笼囚禁起来的雀儿罢了,呵呵,谁会在乎一只雀儿的生死呢?

    如果他仍旧不肯放自己走的话,那么,就这样诀别吧。

    至少,再也不用被关在这个可怕的牢笼里,连呼吸都觉得困难。

    很快,门外便响起了脚步声,声音杂乱无章,听起来似乎来了好几个人。

    慕心雨知道,这是洛丽塔带着人回来了,下意识的,她重新把刀子放在自己脖颈。

    如果不能得到想要的自由,那么,就这么悲壮的死去也未尝不可!

    房间门再次被推开,慕心雨看到凯利洛川竟然真的来了。

    凯里洛川的脸黑沉沉的,他拧着眉头看向对面拿着刀刺入自己脖颈的慕心雨,“你想做什么?”

    “放我离开!不然我就死在这里!”慕心雨早已报了必死的决心,决绝道。

    凯里洛川不为所动,“不可能,你知道的,为了封锁掉这件事情,我才会把你禁锢起来。因为你是囡囡的朋友,所以我并没有轻待你,也没有用最常用的方式,把你混在水泥里丢进海里。但是,如果是你自己不想活了,我也没有什么好的办法。只是离开这里,却是办不到的。”

    慕心雨听完,身体抖个不停,“不,我求求你,放我离开,我发誓,我绝对不会把这件事告诉给汐落的。真的,请你相信我。”

    凯里洛川摇摇头,“这个世上能保守住秘密的,只有死人。我无法夺走你的性命。可如果是你自己厌世,那我也没有什么办法,最多给你准备块好一点的墓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