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杀了我吧!

    听着凯里洛川的话,慕心雨心中泛起一阵悲凉,是啊,他囚禁自己就是为了封锁消息,哪里会管自己的死活呢?

    如果自己真的这么死了,反而正中他的下怀。

    可是,难道真的只有等死了,才能从这个可怕的房间里逃离吗?

    “求求你,放我离开,我真的快要崩溃了,”慕心雨的眼泪不住的淌下来,“这里虽然有锦衣玉食,可是,我最渴望的,是自由。真的,请你让我离开,那一晚,只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我发誓,永远永远,都不会告诉任何人,绝对不会!”

    虽然慕心雨说的言辞恳切,奈何凯利洛川打定了主意就是不想让她离开。

    他冷冷地看着慕心雨,“很抱歉,我无法相信你的话。因为人心是最琢磨不定的,你现在说的那么好,谁也不知道,未来会变成什么模样。”

    说着,凯里洛川便背过身,慢慢朝门外走去,“在这里,我可以能提供你所想要的一切,任何你想吃的、穿的、用的,都可以提供,除了自由。”

    可是凯利洛川还没走两步,就听到洛丽塔传来声惊呼,“天呐!”

    凯利洛川闻声回头,就看到慕心雨已经把刀子决绝地割入了自己的手腕。

    她的左手手腕被划出很长一道伤口,刺目的鲜血从伤口中不断涌出,顺着慕心雨纤细的手腕掉在地上,星星点点一片。

    而那把割伤她的刀子仍被她紧紧握在右手里,上面沾染到的鲜血也跟着一点点滴在地上,开出猩红的小花。

    “快!把医生叫来”!

    凯利洛川的神情有些慌乱,他原本以为慕心雨只是闹情绪而已,却从来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温婉的女孩子竟然有着这么刚烈的性格。

    洛丽塔点点头,慌不择路的往门外跑,差点撞在门框上。

    凯利洛川朝慕心雨走去,朝她伸出手,柔声哄劝着,“来,把刀子给我,乖。”

    慕心雨摇摇头,脸上带着苦楚的笑,“不了,如果我的身体不能得到自由,那么,至少让我的灵魂自由吧!”

    说着,慕心雨就想用刀子再切一下。

    看着鲜血再次弥漫女孩的手腕,凯利洛川觉得自己的心似乎被什么给割了一下似得,赶紧许诺道,“不要,你别这样,好,你乖乖的,我马上就让你离开,离开这里,真的。”

    慕心雨此时的精神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她手中的刀子架在手腕上,不敢相信的看着凯利洛川,“你真的会放我走?”

    “是的,我发誓,我让你出去,再也不把你关在这里了。”凯里洛川拍着胸脯保证,并且小心的挪动着自己的脚步,一点点朝慕心雨靠近。

    很显然,慕心雨并没有发现凯利洛川的小动作,她眼神变得有些迷茫,喃喃道,“真的吗?真的可以让我出去?”

    “是的,我保证,你看,外面的天空水洗般碧蓝,城堡里的绿地是那么的芳香,你可愿意跟我一块出去看看?”凯里洛川柔声哄着慕心雨,离她的距离越来越近。

    慕心雨听到凯利洛川描绘的外面的景色,露出向往的神情,那是她最期待的自由啊!

    下意识的,她朝窗口扭过头,想要看看,外面那碧蓝如水洗般的天空。

    就在慕心雨恍惚的这一霎那,凯利洛川及时抓住了时机,左手死死抓住慕心雨持刀的右手,右手搂住她纤细的腰身,令她再也动弹不已。

    慕心雨被钳制的动弹不得,手中的刀子被凯利洛川打掉在地上,她发出绝望的吼声,“骗子!你这个可恶的大骗子!你根本就不准备给我自由!杀了我!杀了我啊!”

    凯利洛川抬起左手,狠狠敲在慕心雨脖颈,顺利把她给敲昏了过去。

    医生此时也跟着洛丽塔从从赶了过来,正好看到慕心雨昏厥在凯利洛川身上的一幕,赶紧过来查看慕心雨的伤势。

    “公爵大人,这位小姐下手狠辣,割伤了血管,不过万幸的是,她并没有割到静脉上,不然后果就会不堪设想了。”

    凯利洛川看了眼昏迷的慕心雨,心里涌起一阵阵自责,如果不是他那么自私的话,这个女孩又怎么可能过上这种事生活呢?

    “赶紧医治她,不管用什么代价,都必须把她给医好。否则,你的工作就不要干了!”凯利洛川说着,就小心的搂着昏迷的慕心雨坐在地毯上,丝毫不介意上面斑驳的血迹。

    “公爵,地上……”洛丽塔想提醒下,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凯利洛川给瞪得说不出话来。

    “比起她的性命来,这些并不重要。”撂下这句话,凯利洛川便催促站在一旁被这一幕看呆了的医生,“还愣着干嘛?赶紧给她包扎!”

    “是、是!”医生哪敢多耽搁,刚才只是没见过凯里洛川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一时有些失神而已。

    经过医生紧张的救治,慕心雨被割伤的手腕被纱布牢牢包了起来。

    看着躺在床上,仿佛失去生机的慕心雨,凯利洛川很是自责。

    他不得不重新考虑下,自己应该用怎样的方式对待慕心雨了。

    或许,他之前真的做错了?

    慕心雨醒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头沉沉的,就像被灌了铅似得。

    而比头更不适的,是自己的手腕,那里正传来一阵火辣辣的疼,正是这种割肉般的疼痛把她从沉睡中唤醒的。

    她缓缓睁开眼,心里充满了绝望的苦楚。

    原来,她不但身体失去了自由,就连死都做不到。

    眼泪从眼角滑下,慕心雨绝望的叹气,然后发现自己床铺旁边趴着一个人。

    她扭头看了下,就看到凯利洛川睡着仍在紧锁着的眉头。

    其实认真说来,凯利洛川的相貌还是很出类拔萃的,深邃的五官配上多情的嘴唇,怎么看,怎么都会是个好老公的人选。

    再加上他显贵的身份,如果他们之间不是发生了这么乌龙狗血的事情,只怕这辈子永远都不会有什么交集。

    可是,乌龙终究是乌龙,注定成不了佳话的。

    这个优秀的男人,误把她当做了汐落,占了她的便宜不说,竟然还限制她的自由,就只因为担心她会把事情告诉汐落。

    呵呵,多么讽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