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你真是个乖女孩!

    你爱的得不到,不爱你的,却不得不纠缠。

    唉——

    慕心雨轻声哀叹不已,不知道自己要如何才能摆脱眼前的困境。这个凯利洛川那么强势,或许,她一开始就应该示弱才对?

    心里这个念头刚闪过,凯利洛川就机敏的听到了慕心雨的叹息,慢慢睁开眼睛,看向躺在的慕心雨,“你醒啦?”

    他的声音有些疲惫的沙哑,眼睛也有些红红的,估计是因为守着她并没有睡好的关系。

    慕心雨这种想法刚升起,便努力甩掉,眼前的这个人是独断专行的恶魔,哪里有什么值得夸赞的地方?

    而她,必须重新改变自己的对策才行。

    因此,慕心雨这次并没有把头扭开,而是勇敢的对上了凯里洛川的视线,柔声道,“嗯。”

    凯利洛川明锐的注意到了慕心雨的变化,觉得慕心雨的眸子里似乎少了很多戾气和对他的厌恶。

    不过,凯利洛川很喜欢慕心雨这种变化,识时务者为俊杰,看来她经历一番生死,已经明白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然后认命了吧?

    “饿不饿?我让洛丽塔给你做点东西吃?”凯里洛川小声问着,毕竟流了那么多血,怎么都得好好补补才行。

    慕心雨点点头,甚至带着几分歉意的笑了下,“嗯,我确实有些饿了。”

    凯里洛川很满意自己看到的,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很好,我现在就让洛丽塔吩咐厨房专门给你做些软糯补血的吃的,你真是个乖女孩。”

    慕心雨很不喜欢“乖女孩”这个称呼,不过她经过这场风波,已经明白了自己用蛮力是没有用的,就没有再说其他的,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给收敛了起来。

    洛丽塔一直站在门口等着慕心雨醒来,这会儿看到她不但醒了过来,还主动开口要吃东西,心里不免有些唏嘘。这位慕小姐真是,如果早点这样妥协,就不用受这么多罪了。

    不过,洛丽塔是真心期盼慕心雨早点醒过来的,因此,当凯利洛川说要给慕心雨做吃的时候时,就赶紧下去张罗了。

    屋内就剩下凯利洛川和慕心雨两个,看着慕心雨因为失血而变得有些苍白的小脸,抱歉地说,“对于今天发生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这么决绝,竟然连命都不要了。”

    慕心雨弯弯唇,慢慢摇头,“是我太冲动了,以后再也不会了。”

    “真的吗?”凯利洛川有些不信,毕竟慕心雨当时一心求死的眼神,是那么的决绝。

    “嗯,我突然觉得,这样也挺好的。那些小三巴不得有人呢,我就当自己被了好了,而且,还不用。”慕心雨勉强自嘲道,好不容易才从嘴角抹笑容。

    凯利洛川原本还想劝慰下慕心雨的,没想到她竟然突然想开了,准备好的一肚子话全部没了用。

    而且,慕心雨提到“”;两个字,凯利洛川没有来的感到自己一紧,浑身的血液从脚底涌了上来。

    他突然想起那天晚上他占有她的情景,他虽然喝醉了,但是她的柔软她的紧致,简直让他失控。

    他这个三十几年没开荤的男人,竟然终于知道那件事是多美妙!

    他暗暗皱眉,凯里洛川内心低咒了声,“shit”

    慕心雨有些奇怪,难道自己这样的态度不对,引来了凯里洛川的不快?

    然而,还没有等她弄明白凯利洛川这声低咒的含义,凯利洛川已经快步从屋里走了出去。

    好奇怪啊,为什么他这样狼狈的离开?

    慕心雨独自躺在那里揣摩着凯里洛川突然变脸的原因,丝毫不知道凯利洛川之所以狼狈,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他想起那晚身体竟然起了反应。

    “shit”出了门的凯里洛川仍是不住的咒骂着,该死!他竟然就因为两个字就起了欲念!一定是自己很久都没有碰过女人的缘故,一定是!他才没有怀念慕心雨那软玉温香的躯体呢没有!

    很快,洛丽塔便将煮好的饭菜给端了上来,帮着慕心雨进食。

    看着忙里忙外的洛丽塔,慕心雨有些歉意地说,“不好意思,让你受累了。”

    “啊?”洛丽塔愣了下,怎么都没想到竟然还有人跟自己道歉,她只是个佣人呢!

    洛丽塔有些激动的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慕小姐,身为一名女佣,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你无须道谢的。只是,请你以后一定要爱护你自己,不要再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了。”

    慕心雨知道洛丽塔是真心为自己好,就给了她一个笑脸,“经过这次,我已经明白了,以后再也不做这种事情了。”

    “那就好,慕小姐,每个人的生命都只有一次,千万不可以随意放弃自己。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要勇敢的去面对,去解决,加油!”洛丽塔一口气说了好多,将自己看电视上面常说的那些话全部给搬了出来。

    看到可爱如此的洛丽塔,慕心雨的情绪莫名好了些。

    她小口小口地喝着洛丽塔煮好的营养粥,她突然有种既来之则安之的心里,她疯了吗?

    …

    宣城,颜汐落终于得到了乔陌漓的准信,他在英国的手下,并没有发现慕心雨有任何出境的记录。

    得知这个结果的颜汐落顿时慌了神,“天呐,她竟然一直没有从英国出境?那她去了哪里?都这么久了?她过得好不好?会不会遇上了什么麻烦?”

    看着焦急不安的颜汐落,乔陌漓将她拥入怀里,试图安抚她的情绪,“太太,没事的,你不要慌,我已经派人在全英国搜寻了,一旦发现慕心雨的下落,就立刻禀告给我。”

    “可是,我好担心,现在的社会治安那么坏,听说英国有很多杀人狂,天呐,心雨会不会有什么不测?如果这样的话,那把她带去英国的我,就真的罪孽深重了。”颜汐落越说心里越害怕,忍不住就掉下了泪。

    看到自己的太太伤心的直掉泪,乔陌漓很是心疼,为了安抚颜汐落的情绪,他撒了个善意的小谎,“太太,没事的,我的手下只是没有查到慕心雨出入境的记录,可并不代表她没有跟着什么旅游团走水路团体旅游啊。你知道的,如果旅游团带的人多,各种登记表格就不那么认真了。”

    “是吗?真的?”颜汐落信以为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