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他来干什么?让他滚!

    一番忙碌后,医生在乔陌漓的再三催促下,总算没有乱了阵脚,把颜汐落的伤口给收拾好了。

    擦了把额头因为紧张而沁出的汗水,医生这才看向乔陌漓,“乔总,您太太的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乔陌漓不安的脸色这才稍稍平复了下来,“很好,那就送她去贵宾室养伤,你们随时待命。”

    医生再次无语,深吸口气,“乔总,您放心,您太太真的只是皮肉伤,很快就会痊愈的。没有生命危险!”

    “这是自然,不然找你们干嘛?我太太洪福齐天,自然会没事的。”乔陌漓的情绪因为颜汐落受伤早已变得超级烦躁,几乎每句话都恨不得噎死别人。

    深知惹不起乔陌漓,负责给颜汐落诊治的医生们只好唯唯诺诺的点头,“这是自然,我们这就送太太去院里最好的贵宾室。”

    “嗯,小心点。”乔陌漓跟着医生走了出去,往贵宾室走去。

    医护人员将颜汐落放在病,然后就走了个精光。毕竟明知道乔陌漓此时的心情很不好,谁也不敢留下来当炮灰。

    病房内一片宁静,乔陌漓心疼的看着昏迷中脸色苍白的颜汐落,自责不已,“太太,都怪我没有保护好你!太太,对不起。”

    不过现在乔陌漓说什么颜汐落都听不到,她其实伤的并不严重,昏迷的很大一部分原因跟医生说的一样,晕血。

    她本身看见乔斯洛昏迷,再看见自己肩膀上被邝丽云刺了。当时急的就晕了。

    可乔陌漓却不怎么相信医生这个说法,他担忧的看着始终不肯睁开眼睛的颜汐落,焦急的在屋里走来走去。

    “吱呀”一声,贵宾室的门被打开,承德悄声走了进来,“少爷,小少爷我已经送回了家,家里的私人医生已经替小少爷检查过了,他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没迷晕了。睡一觉就好了。”

    乔陌漓点点头,如果斯洛有任何问题,他会让邝丽云那个女人陪葬!“你去打点一下,让那些人在监狱里好好照顾下邝丽云。”

    听着乔陌漓阴测测的声音,承德顿时明白了自家少爷的用意,点头离去,“是。”

    承德刚走出门口,又转身退了过来,“少爷,颜耀海来了,说想看望一下少夫人。’”

    “他来干什么?让他滚,不见!”乔陌漓烦躁地挥挥手,让承德把颜耀海赶出去。

    承德向来是忠心不二的,当即就朝门口走去,想把颜耀海给赶出医院。

    “等一下!”

    承德随着乔陌漓的喊声停住了脚,准备聆听他下一步的指示。

    “还有,你告诉颜耀海,如果不想让他们从宣城被除名的话,以后就不要来骚扰我太太!就算以后在街上碰到,也最好是绕路走!”乔陌漓冷冰冰的说着,就好像颜耀海一家是他随时可以掰坏的玩具似得。

    他没有让颜家消失,是因为想到太太毕竟是颜家养大的,哪怕曾经受了太多的苦。但是太太的心太善良,他如果做的太极端,会让她无法接受。

    承德点点头,“是。”

    很快,黑着脸的承德就将原本想向颜汐落求情的颜耀海给赶走了,然后依着乔陌漓的吩咐,去找人在监狱好好招待邝丽云。

    而病房内,乔陌漓仍旧在注视着昏迷不醒的颜汐落,慢慢走到她身旁坐下,用手在她的红唇上摩挲,“太太,你快些好起来啊!”

    颜汐落原本还在昏睡着,可是总觉得自己身边有只苍蝇在嗡嗡嗡飞个不停,便烦躁的伸出手,打向那只苍蝇,“好烦,别吵。”

    她的手软软绵绵的,正好打在乔陌漓的脸上,却一下把乔陌漓给打得笑了起来。

    乔陌漓一把抓住颜汐落的手,笑得合不拢嘴,“太好了,太太,你总算是醒了!”

    颜汐落慢慢睁开眼睛,“我怎么会在这里?”

    还没等乔陌漓回答她的问话,她就想从病坐起来,可是刚动了一下肩膀,就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忍不住倒抽一口冷气,“嘶!”

    “别动”!乔陌漓赶紧扶住她,“你肩膀上有伤,要小心点,千万别乱动。”

    颜汐落这才想起来,自己似乎是被邝丽云捅伤了肩膀,急忙问道,“斯洛呢?斯洛要不要紧?邝丽云太丧心病狂了,竟然绑走了斯洛!”

    看着情绪变得陡然激动的颜汐落,乔陌漓赶紧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把情绪放松些,“没事了,已经全都没事了。斯洛现在很安全,有承德陪着呢,并没有受伤。倒是你,肩膀上现在肯定很疼吧?”

    “嗯,斯洛没事就好。”颜汐落点点头,废话,谁肩膀上挨一刀不疼啊!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只要她的小斯洛没有什么事情就好。

    “那邝丽云呢?你告诉承德,一定要让他看好斯洛,千万不要再给邝丽云接近斯洛的机会,她已经疯了。”颜汐落不无担忧地说。

    乔陌漓摸着颜汐落的手,沉浸在她柔嫩的肌肤触感上不可自拔,“放心吧,她已经被送进了监狱,短时间内,都不可能会出来的。现在我们要考虑的是,要把她关多久。”

    颜汐落一想到之前邝丽云的神色,就觉得全身不寒而栗,“她现在已经完全疯了,简直太可怕了,如果可以的话,最好关久一些,免得出来伤害到其他人。

    “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都依你。”乔陌漓点头应允,“只要能让我太太满意,我都会去做的。”

    颜汐落觉得这样是最好的办法,毕竟邝丽云已经了,她以后的举动不能像常人那般靠谱。

    不过,颜汐落突然又觉得,如果这样做的话,不知道颜耀海会不会和难过。

    “可是,这样的话,爸爸会不会很伤心?”

    “爸爸?”乔陌漓笑着摇头,一脸的嘲讽,“太太,你确定这样的人配被你称为爸爸?他们是在伤害你啊!如果不是你那么勇敢的话,只怕你和斯洛都会受到很大伤害。”

    颜汐落低下头,她知道,乔陌漓的话说的并没有错。邝丽云在家里霸道惯了,如果她当时不能及时反抗的话,只凭着颜耀海,是不能保护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