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我去下面给你吃。

    “那好吧,这样也好,做坏事总要有做好承担代价的准备的。”颜汐落同意了乔陌漓的观点,“希望经过这次的事情,邝丽云可以悔过自新才好。”

    “没错,既然她有胆惹我们乔家,就要做好被我们乔家打击的准备,无论她最后会有什么样的结果,都是她应得的。”乔陌漓冷声说着,看向颜汐落时,眼神瞬间变得温柔的能掐出水来,“太太,你饿不饿?我下面给你吃啊!”

    颜汐落脸上一红,娇嗔道,“流_氓……”

    乔陌漓愣了下,很快回味过来,呵呵,看来他平时对太太的调—教还不错,明明这么体贴的话,却被她给听污了。

    “太太,我只是问你饿不饿,如果饿的话,就吩咐人煮些面条给你吃。因为我刚才看见这里有个小厨房。里面有面条。毕竟你现在受了伤,要吃些软糯些的东西才行。”乔陌漓说到这儿,促狭道,“可是你的脸为什么这么红啊?太太,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好的想法?”

    他的话令颜汐落的脸更红了,颜汐落低着头,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被窝里。都是这个家伙,没日没夜,不分场合就时不时跟她来个深入交流,害得她现在整个人的思想都变得不纯洁啦!

    “你讨厌……”

    颜汐落闷闷地说着,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般,却成功挑起了乔陌漓的欲望。

    拉过颜汐落没有受伤的手,乔陌漓厚着脸皮把她的手往自己的肚脐下放,“太太,你刚才是不是在想这个……你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把我撩拨的上火,却又来骂我讨厌,我真是拿你没办法。”

    颜汐落触手摸到滚烫的东西,知道那家伙又起了别样的心思,心里简直对他佩服的五体投地。

    她真是服了,乔陌漓这家伙简直就是泰迪精转世啊,每分每秒脑子里想的,都是那档子事!

    她悄悄用力,想把自己的手抽回来,奈何乔陌漓却握得更紧了,“太太,你看,都怪你,我下面真在想你呢。”

    “呸!”颜汐落轻啐一声,“这里是医院,而且,我肩膀有伤……”

    乔陌漓笑的更加得意,“太太,你在乱想些什么?人家只是告诉你它在想你而已啦,并不是想要对你做什么。真是的,你总是这么调皮,快说,是不是想要对我做些什么不可言状的事情啊?”

    颜汐落实在是无语至极,乔陌漓这家伙,不但颠倒黑白,就连语气,都拿捏着,摊上这么个奇葩,她还能说什么?这真的是她刚开始认识的霸道总裁么?

    看着颜汐落红的几乎滴血的小脸,乔陌漓忍不住低头亲了下,这才肯放过颜汐落,“好啦,我跟你说笑呢。现在呢,告诉我饿不饿,我去给你准备东西吃,想吃什么?”

    颜汐落心里长舒口气,暗自庆幸乔陌漓总算肯放过自己了。

    不过,她倒真的有些饿了,就低声说道,“那就海鲜面吧。”

    “不可以,”乔陌漓摇摇头,“你有伤口,医生说不可以吃海鲜,这样,我让人炖些鸡汤,然后,在那里面下面,好不好?”

    说着,乔陌漓就备有用心的歪头看着颜汐落,准备看她窘迫的小脸。

    颜汐落下意识的点点头,这才想到,乔陌漓这是挖坑给自己跳,抬起头,果然撞进他深意满满的眼眸里,囧的不得了,“你真讨厌。”

    乔陌漓如愿看到颜汐落再次红到耳根的脸,很是得意的仰天大笑,“好啦好啦,我去下面给你吃,你耐心些,很快回来。”

    说着,他就傻笑着走出了病房,留下颜汐落恨不得用被子捂死自己。

    英国城堡。

    慕心雨一改刚被囚禁时的倔强,乖乖的开始用餐,按时作息,很快,她的体力就开始恢复了回来,脸色红润有光泽,整个人都活力四射起来。

    而凯利洛川总是在慕心雨看不到的角落打量着她,却从来不敢出现在她面前。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小女孩一直在扰乱着他的心神,特别是跟她近距离接触时,凯利洛川都能够听到自己血液的沸腾声。

    尤其是距离太近的话,他的身体居然会立刻出现令他巨尴尬的反应,怎么都压制不下去。

    这些,都是他跟他的囡囡在一起时,从来没有过的。

    难道,是自己忘不了她的身体?

    还是因为这个女孩是自己的第一个女人?

    这一切凯利洛川都搞不清楚,他也不想搞清楚,只是清楚一件事,每天的每天,他都用了很大的精力,才勉强把慕心雨赶出自己的心神。

    肯定是因为自己觉得亏欠了她的缘故,肯定是这样!凯利洛川这样告诉自己,一定是这样没错的。

    深夜,古堡下起了瓢泼大雨,一阵阵雷鸣划过天际,响起声声炸雷般的响动。

    雨越下越大,整座城堡巍然屹立在狂风暴雨中,看上去有几分狰狞。

    慕心雨缩在她那张粉红色的公主床上,把自己用棉被被裹起来,瘦弱的肩头在瑟瑟发抖。

    屋子里开着灯,可是光线是不是有些闪烁,更是平添了些恐怖气氛。

    慕心雨其实胆子并不小,可是,被囚禁在这个全然陌生的城堡里,她的情绪十分的紧张,稍微有些风吹草动什么的,就会联想到以前看过的那些外国恐怖电影。

    “踏踏踏踏。”

    门外传来清晰的脚步声,在这个风大雨大的夜里,显得更为渗人。

    慕心雨吓的屏住呼吸,祈求着自己只是出现了幻听。

    “咔啪!”

    随着一声轻响,慕心雨锁在的房间门被轻轻推开,清晰的脚步声缓缓朝慕心雨那张公主床靠近。

    慕心雨吓的抖成一团,脑子里不可避免的浮现出各种英式杀人魔的形象。

    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窒息的时候,感觉到身上一冷,裹着自己的被子被猛地抽开。

    “救命啊!”

    “你在害怕什么?”

    慕心雨惊恐的求饶声和凯利洛川疑惑的问询声交织在一起,瞬间将眼前的局面变得十分尴尬。

    “呵呵,”凯利洛川看着赤白着小脸的慕心雨,忍不住低声笑出声,笃定道,“小东西,你在害怕。”

    慕心雨这才知道自己出糗了,竟然把凯利洛川当成了杀人魔,好吧,她被囚禁的太久了,已经有被害妄想症了。

    “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