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醉酒。

    慕心雨我了半天,还是没说出个里表来,毕竟刚才自己那声歇斯底里的求救声,实在是太惊悚了,真是丢脸啊!

    凯利洛川原本在酒窖里挑选红酒,忽然看到一款珍藏许久适合女孩子喝的红酒,就想也不想的拿到了这里,想让慕心雨尝尝。

    凯利洛川优雅的将红酒启开,醇香的红酒带着丝丝香甜,缓缓飘散在空间中。

    “小东西,这是我私藏许久的红酒,特别适合女孩子品鉴。今天正好碰到,索性拿过来跟你一块儿分享。”凯利洛川说着,将红酒倒入精致的高脚杯中,轻轻摇晃了下,让红酒的香甜尽情挥发,然后递给了慕心雨。

    慕心雨摇摇头,“我,我不会喝酒。”

    其实,慕心雨平时还是能喝些甜酒的,可是凯利洛川递来的酒,她并不想喝。

    因为她始终牢记着,自己就是因为被凯利洛川在酒后被他……那个什么,才一直囚禁到现在的。

    看着慕心雨躲闪的目光,凯利洛川瞬间猜透了她的心思,微微扬起唇,“丫头,放心好了,这种酒喝不醉的。味道真的很棒,放心,我不会在里面下药的。”

    听了凯利洛川的话,慕心雨瞬间不服气起来,不能让凯利洛川把自己看扁了!

    她爽利的接过红酒杯,仰头一饮而尽,喝光了他倒的小半盏红酒。

    还别说,这杯红酒果然香醇浓郁,香甜中带着沁人心脾的果香,喝起来很是爽口。

    “恩,果然是好酒!”慕心雨忍不住夸赞了句。

    凯利洛川赞赏的点点头,帮慕心雨又倒了杯,“丫头,我都说了是好东西,又怎样会骗人呢。不过,越是醇厚的美酒,越不能这样喝。”

    说着,凯利洛川举起自己的高脚杯,示意慕心雨看向自己的手指,“品酒有三步,观色、闻香、浅尝。一杯令人赏心悦目的红酒不见得就是好酒,但是真正的好酒,必定有着令人沉醉的颜色。”

    慕心雨点点头,这些她大略是知道的,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研究的。

    凯利洛川继续摇动着手中的高脚杯,“红酒价值的三分之二,其实在于它的香气。如果香气没有完全开放,就要缓缓摇杯,让杯中的红酒充分和空气接触,进一步释放它的香醇和浓郁。”

    “嗯呢,”慕心雨跟着举起酒杯,“这些都是常识啊,我自然是晓得的。”

    凯利洛川突然就笑了,他伸出手,点向慕心雨握着高脚杯的手指,“拿酒杯的时候,手指不要碰触杯身,这样既不会影响杯身的美观,也不会让手掌的温度影响到被子里的红酒。”

    慕心雨这才注意到,自己是用手托着高脚杯的。

    不过这有什么,她从来都是这样子拿杯子的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的。

    凯利洛川将慕心雨的不屑看在眼里,笑得云淡风轻,“品鉴红酒是一种优雅的消遣,而不是用来牛饮的白开水。很多时候,些许微不足道的细节,就能够透漏出一个人的涵养。”

    “所以,你是在说我没有涵养喽?”慕心雨气的鼓起腮帮子,“我偏要托着酒杯喝,哼!再给我满上!”

    凯利洛川哭笑不得,“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让人给满上红酒的,真是服了你啦!”

    “怎样?红酒怎么啦?再金贵的酒,也是拿来喝的,我高兴怎么喝酒怎么喝!我可以站着喝坐着喝躺着喝,总之,想怎么喝就怎么喝!”慕心雨说着,自己抓起凯利洛川搁置在桌上的红酒瓶,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仰头喝了个精光。

    看着慕心雨孩子气的举动,凯里洛川突然觉得眼前这个小东西十分的有趣。

    是啊,不管多金贵的东西,都只是用来取悦人的物品而已,哪来的那么多的条条框框呢?

    爱牛饮也好,爱浅尝也罢,只要自己心里喜欢,不就好了嘛!

    “这样说来,倒是我太死板了,来来来,咱们来对饮。”凯利洛川看着慕心雨不停的举杯豪饮,心里也跟着开心起来,将自己多年来优雅的举止全部抛掉,学着慕心雨的样子,也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

    “干杯!”慕心雨脸红红的,举着高脚杯要跟凯利洛川碰杯。

    “干杯!”凯利洛川觉得十分有趣,学着她的样子,碰杯,饮酒,倒酒,再碰杯。

    不知觉得,凯利洛川拎来的那瓶红酒就见了底,而慕心雨已经完全忘了外面瓢泼的风雨,眯着眼睛傻笑,“这酒真好喝,可惜就只有一瓶。”

    “怎么?还想喝?”凯里洛川摁响了房间内的摇铃,尽职的洛丽塔很快就出现在慕心雨房间门外,“主人,你有什么吩咐?”

    “去我的酒窖,把我珍藏多年的绝版拉菲给拿来。”凯里洛川看都不看洛丽塔,直接命令着。

    洛丽塔应声点头,“是,主人,需要几瓶?”

    凯利洛川挥挥手,“越多越好!”

    洛丽塔匆匆去了酒窖,没过一会儿,就神速的回来了,“主人,这是你要的酒。”

    看着洛丽塔推着满满一车的红酒,凯利洛川这才算满意,挥手让洛丽塔离开,“很好,下去休息吧。”

    洛丽塔尽职的走开,屋内又剩下慕心雨和凯利洛川两个人。

    “这样喝酒多没意思啊,来来来,我教你划拳。”慕心雨此时已经有些些许醉意,平时她虽然也会喝点红酒之类的,却还是第一次喝这么多。而且这种醉醺醺的感觉,她觉得非常舒服。

    “划拳?”凯利洛川不解的重复了句,身为一名英国公爵,他显然对中国文化了解的还不够透彻。

    慕心雨觉得是时候向这位公爵普及下中国源远流长的划拳文化了,就摇摇晃晃的站起身,给凯利洛川做起了示范。

    “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飞呀,飞呀,嘿嘿!石头、剪刀、布!”

    慕心雨边唱边做起了划拳的手势,然后解说道,“看到没,咱们先这样做动作,然后到最后再出石头剪刀布,这个你应该明白吧?石头砸剪刀,剪刀剪布,布包石头。谁输了,就要唱歌!”

    凯利洛川看她表演的很是欢乐,心里跟着来了兴趣,“我尽量学学。”

    “恩,孺子可教也。”慕心雨笑着点头,她已经晕乎乎,很有为人师表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