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不知道是谁睡了谁!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洒进来时,慕心雨便醒了过来。

    她脑袋昏沉沉的,对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似乎,昨晚上刮风下雨的特别厉害,然后凯利洛川好心的过来看她,还一块儿喝了点酒。

    后面的,慕心雨就都记不得了。

    揉了揉自己有些刺痛的太阳穴,慕心雨心里暗暗立誓,看来,以后真不能喝酒呢!不过不知道她昨晚有没有趁着酒劲暴揍凯利洛川一顿呢?

    心里暗搓搓的幻想着自己暴揍凯利路从的画面,慕心雨试图从床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四肢酸沉沉的,而且更可怕的是,她竟然没有穿衣服!

    慕心雨的思维瞬间停滞,她僵硬的转过头,看到一具有着完美身材的—果男?

    虽然这位有着完美肌肉的兄台背对着她,可慕心雨心里已经完全被自己给吓死了。

    她僵硬的再次扭头,就看到地上滚成一片的红酒瓶,和散乱一地的衣物。

    很好,非常好!

    慕心雨恨不得给自己两个耳光,眼前的景象很令人能浮想联翩啊

    这样说来,昨晚是她睡了凯利洛川,还是凯利洛川睡了她?

    慕心雨还没来得及理清这些,就听到身后传来细微的声响,吓的她赶紧闭上眼睛,打死了不敢让凯利洛川发现自己早就已经醒了的事情。

    凯利洛川睁开眼,看着躺在自己身边的慕心雨,心里也觉得有几分尴尬。

    看来,酒这个东西真的不能多沾啊,这不是,又乱了一次。

    凯利洛川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醒来后的慕心雨,索性趁着她还没醒,光脚就下了地,匆匆套上长裤,拎着自己的衬衣,逃命似得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随着门口传来轻微的响声,慕心雨知道,凯利洛川已经走了。

    她忍不住长舒了一口气,这样更好,省得两个人都要尴尬。

    也是,不就是酒后乱—性么?有什么好纠结的,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又不是第一次了!

    慕心雨心里暗自安慰着自己,可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胸口那一块闷闷的,像堵了一块大石头似得。

    没过一会儿,洛丽塔就轻手轻脚的来打扫房间。

    此时的慕心雨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埋在了浴缸里,想用冷水冲洗下自己快要崩溃的脑袋。

    昨晚她和凯利洛川都喝的醉醺醺的,也不知道做那档子事的时候有没有穿小雨衣,万一突然怀孕了,那可该怎么办才好?

    “颜小姐,颜小姐,你在里面吗?”

    直到洛丽塔指挥人收拾好房间,始终都没有看到慕心雨出来,便忍不住担心的拍着浴室的门,大声询问着。

    慕心雨从浴缸内走出来,用浴袍裹好自己,打开门看向洛丽塔,“我需要紧急避孕药。”

    洛丽塔惊讶的合不拢嘴,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慕心雨说的意思,连连点头,“好,我稍后就给你送来。”

    将屋内收拾的焕然一新后,洛丽塔便径直去找了凯利洛川,“主人,慕小姐说,她需要紧急避孕药?”

    凯利洛川眉头一皱,不悦道,“你再说一遍?”

    “慕小姐说,她需要紧急避孕药。”

    洛丽塔的话刚说完,凯里洛川便一个巴掌拍在了桌子上,“真是岂有此理,她什么意思?”

    然而,洛丽塔并不能回答凯利洛川这个问题。她低着头,静静等着凯利洛川的下一步指示。

    凯利洛川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招手让洛丽塔过来,低声跟她耳语道,“你去……”

    慕心雨在房间里又等了会儿,洛丽塔就端着一杯水走了过来。

    她走到慕心雨身旁,摊开手,示意慕心雨把手里的药片给吃下去,“这是我刚才找家庭医生讨的,紧急避孕很有效,而且对身体没有什么伤害。”

    慕心雨的脸刷的一下红了,她还是做不到像洛丽塔那样自然地说出紧急避孕药这几个字。

    不过拿到了自己想要的药品,慕心雨还是接过药,同洛丽塔道谢道,“谢谢你。”

    洛丽塔不自然的眨了下眼睛,笑着说,“这都是我应该做的,不用谢的慕小姐。”

    仰头把那片白色的药片给咽下去,慕心雨露出如愿以偿的笑容,“还是要多谢谢你,真的。”

    “真不用,没什么事情的话,我就先下去做事了。”洛丽塔说完,就离开了慕心雨的房间。

    看着洛丽塔匆匆离去的背影,慕心雨突然觉得洛丽塔今天的笑容有些异样似得。

    不过她很快就晃晃脑袋释然了,也许只是自己想多了呢。

    宣城医院。

    颜汐落已经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觉得自己闷得简直都快要生病了。

    “快给我办出院,我要出院!”颜汐落郁闷的用手轻捶着床,嘟着嘴看着坐在一旁帮她削苹果的乔陌漓。

    乔陌漓耐心的削着手中的苹果,头都不抬,“不可以,你还没有痊愈。”

    颜汐落的眼皮跳了两下,实在是忍不住暴走道,“没有痊愈没有痊愈!我只是受了一点点小伤好不好?不是伤筋动骨!再这样憋闷下去,我真的要发霉了!”

    对于颜汐落的控诉,乔陌漓完全无动于衷。

    他把手中的苹果切开,递到颜汐落面前,“你说了不算,这个得主治医生发话才可以,懂?”

    颜汐落被迫吃下塞到唇边的苹果,很有几分不服气,“哼,我都住在这里一个礼拜了,再不走,骨头都要散架了。”

    乔陌漓捏了下颜汐落娇俏的小鼻子,“太太,我也很想你快些康复回去呢,你要知道,没有你陪伴的夜晚,实在是太漫长了。”

    颜汐落顿时红了脸,她把自己的鼻头从乔陌漓手里拯救回来,刚要说他两句,病房门便被敲响了。

    “进来!”乔陌漓回头说道。

    病房门被推开,主治医生走了进来,恭敬道,“乔先生,乔太太的伤势已经痊愈,随时可以办理出院。”

    “终于可以出院了,简直是太好啦!”颜汐落高兴的不得了。

    乔陌漓走向主治医生,严肃问道,“你确定我太太已经完全康复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

    主治医生满脑袋黑线,他从医二十几年,还是第一次听说,肩膀受了点轻伤会留下后遗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