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他给颜汐落擦了药,心疼的抱着她,闭上眼睛。

    等颜汐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

    她浑身酸痛不已,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

    她慢慢睁开眼睛微微转过头,颜汐落对上的是乔陌漓柔情似水的眼睛。

    “太太,对不起,有没有弄痛你?”他愧疚的心犹如海浪,

    颜汐落惺忪的蓝眸微微闭着,“你说呢?”

    乔陌漓心疼的抱住颜汐落,“太太,对不起。”

    “算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颜汐落轻轻坐起身,她可没有忘记乔陌漓是因为中了药才

    会那么疯狂的。

    “……”乔陌漓无言一对,他一个男人竟然被一个女人下药,真是该死!

    如果昨天太太不在,将会是怎样的后果,他不敢想!

    看着他的神情和愤怒,颜汐落轻声说,“好端端的,你怎么会中—药?难道,是胡秋的那个女孩?”

    乔陌漓微微有些惊讶,“太太,你怎么知道是她?”

    颜汐落摇摇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当知道乔陌漓是中了药后,第一件事就是往胡秋的身上猜。

    或许,是因为那个叫胡秋的眼神太冷静了,冷静到仿佛带了一张假面具。

    有欲—望的人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将欲—望完美隐藏起来的人,因为他们的贪婪,多半不能见人。

    “乔陌漓,为什么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胡秋一样?”颜汐落小声的把自己心里的疑惑给说了出来。

    是的,虽然她知道和胡秋是第一次见面,可不知道为什么,当她第一眼看到胡秋的时候,就觉得似乎在哪里见过她一样。

    她那双看起来平静无波的眼睛,似乎藏起了太多太多的秘密。

    乔陌漓摇摇头,“胡秋是第一次来宣城,之前一直在美国读博,我想你可能是认错了。”

    这个胡秋工作能力很强,第一个月在销售部业绩就超群,之后业绩更是比公司任何人都要高。

    她在短时间里爬上助理的位子是靠实力的。但是乔陌漓没想到这样一个事业能力强的女人竟然还有其他的用心,就是爬上他的床!

    “是吗?”颜汐落不怎么相信的摇摇头,“不管以前有没有见过她吧,我总觉得那个女孩子的目光不善,你打算怎么处罚她?”

    乔陌漓点点头,十分认同颜汐落的说法,“自然是让她离开公司,这种玩心计的女人,以后永不录用。”

    颜汐落被乔陌漓抱回别墅,佣人准备了饭菜。

    乔陌漓等颜汐落吃好再次抱她上楼。两人相拥而眠。

    次日,乔陌漓径直去了公司,承德将查到的所有有关胡秋的资料都递了过去。

    乔陌漓低头看了下,履历正常,学历正常,生活圈子正常,胡秋她完全就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拿着那张薄薄的档案,乔陌漓有些不怎么高兴地看着承德,“就这些?”

    承德有些汗颜地低下头,“是的,我暂时只查到了这些,所有的资料都很正常,胡秋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平常人。她从小生活困苦,比一般人都要努力。”

    是么?更努力的爬上总裁的床。

    乔陌漓也懒得深究这些,反正,他马上就要请她离开这里了。他只是想知道这个女孩接近他有没有其他的目的。

    “通知人事部,直接让她离开!”乔陌漓冷声吩咐着。

    “是!”承德应了声,转身离开办公室,去吩咐人事部。

    没一会,承德再次回到总裁办公室,“总裁,胡秋要见你。”

    乔陌漓蹙着眉头,想起这个女孩的确是个人才,点点头,“让她进来!”

    胡秋慢慢走进去,站在乔陌漓桌子边。

    承德则轻轻关上总裁室的门,走了出去。

    偌大的总裁室很快就只剩下乔陌漓和胡秋两个人,气氛一时变得有些沉闷。

    乔陌漓抬起冰冷的寒眸,“你还有什么话要说?”

    胡秋瞬间赤白了脸,她万万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辞退。

    胡秋眼神慌乱了下,很快恢复镇定,无限委屈的抹着眼泪,“乔总,求你不要赶我离开。我只是太仰慕你了,昨天…昨天我只是一时情难自禁,请你原谅我,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做出这种事情了。”

    “这里不是善堂,我也从来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原本以为你是个人才,没想到你的心事竟然那么肮脏!胡秋,拿起你的钱赶紧离开,免得伤了最后的和气。”乔陌漓铁了心要赶走胡秋,对她的眼泪并不为之所动。

    胡秋没想到乔陌漓竟然说翻脸就翻脸,反应也是迅速,麻利的跪在地上,痛哭流涕着请求,“总裁,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这样了,求你不要赶我走!我家里还有年迈的奶奶需要供养,如果没了工作,我和奶奶就要流落街头。总裁,请你把我调到别的部门去,我保证,以后都永不出现在你面前。”

    听着胡秋信誓旦旦的宣誓,乔陌漓突然动了恻隐之心,他之前从来不是这样的人,可自从能和颜汐落在一起后,他觉得这世上最难得的就是做错事后,还能有转圜的余地。

    听说她童年疾苦,所以比一般人努力。如果赶走她,一时半会应该很难找到工作。她还要养年迈的奶奶。

    因此,念在她的确是个人才,也许做那件事时的糊涂。他想再给胡秋一个机会。

    而至于她对自己的非分之想,只要以后都不要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就好了,他也就没必要赶尽杀绝。

    “既然你这样说,我就给你个机会。去你原先的销售部工作吧。希望你时刻认识到自己的身份,不要在做出任何自取其辱的事情来。”乔陌漓黑着脸说完,就摆摆手,赶苍蝇似得冲胡秋说道,“走吧!”

    “谢谢总裁,你放心,我以后再也不会作出这么愚蠢的事情了。”胡秋站起身抹着眼泪。

    此时此刻,她的心开始雀跃。不过碍于乔陌漓在场,她终究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走出总裁室。

    胡秋脚步匆匆的走了出去,在电梯口眸光阴暗一片,脸上露出狞铮的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