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9章乔陌漓中毒。

    乔陌漓就像久旱干渴的行人遇到甘霖,也不嫌刚泡的茶烫的慌,就赶紧抿了一口,然后立马吐了出来,厉声质问道,“你怎么冲的茶叶?确定这是米小猫平时用的茶叶?”

    来人吓的一抖,颤着嗓子点头,“是啊,总裁,小猫的置物柜里就只有这一种茶叶,大红袍,没错啊。”

    “不对!不是这个味道,你赶紧去把米小猫给我找回来!立刻!马上!现在!快去!”乔陌漓大吼着命令,满脑子想的就是米小猫平日里给他沏的茶叶。

    “是是是。”来人如释重负,他愿意跑断腿去找米小猫,也不愿意承受乔陌漓的怒火。

    “真是太没有责任感了!答应了的事不去做,反而偷偷请假,这个米小猫,等她回来,我一定要好好批评她不可!”乔陌漓愤怒的边说边原地打转,心里的那把火越烧越旺。

    而胡秋从米小猫离开后,就一直在暗中注视着总裁室的动静,看到乔陌漓让人给他冲茶叶又把人赶了出来,知道自己的事情终于成功了。

    呵呵,颜汐落,乔陌漓,我会让你们生不如死!等着吧!

    乔陌漓在总裁室焦灼的等待着,觉得心中的邪火越烧越旺,他烦躁的把办公室的东西全给砸摔在地,心里还是觉得不够解恨。

    “啊啊啊啊!”

    乔陌漓暴躁的狂叫起来,觉得自己手脚开始变得麻木起来,无力地瘫倒在地,不停的翻滚起来。

    他现在浑身都像有虫子在爬一样,酸痒痛麻!

    不仅如此,他现在全身的骨头都酸疼的厉害,就好像有一把钝刀在里面搅刮一样,比凌迟还要难受。

    “啊——!”

    承德今天是来接乔陌漓回去的,等他推开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乔陌漓这么狼狈的在地上滚来滚去。

    他吓的慌了神,赶紧跑到乔陌漓身边,弯下身子去扶乔陌漓,“总裁你怎么了?”

    此时的乔陌漓已经神志恍惚,他双眼充血,面目狰狞地看着想要搀扶自己的承德,毫不犹豫的挥起拳头,朝承德砸了过去。

    承德没有防备,被乔陌漓狠狠揍了一拳,一下子摔在地上,鼻子立马渗血出来。

    看着癫狂犹如鬼魅的乔陌漓,承德这才知道事情严重了,他顾不上擦鼻血,再次弯下腰,想把乔陌漓从地上搀扶起来。

    可是此时的乔陌漓早已不是原先那个冷静睿智的乔陌漓,他就像个癫狂的疯子,根本不知道站在自己面前的是承德,满脑子想的只有毁灭。

    他心中的怒火在熊熊燃烧着,叫嚣着,要将眼前的一切统统毁灭掉!

    因此,当渗着鼻血的承德弯腰想把乔陌漓搀扶起来的时候,遭到的是他更为疯狂的暴打。

    承德硬是顶住那些卯足了所有力气的拳头,硬是把乔陌漓从地上给搀扶了起来,“总裁,你究竟是怎么啦?我是承德”

    然而承德的话并没有得到回应,刚被搀扶起来的乔陌漓手里攥着块被他推倒在地的铜马,想也不想的就朝承德头上砸了过去。

    “咚!”

    承德虽然闪避了下,可额头仍是不可避免的被乔陌漓砸到。

    人再厉害,毕竟是肉做的,跟铜制品硬碰硬的话,那必定得受伤害。

    承德的额头顿时血流如注,他摇晃了下头,好不容易才止住一阵阵眩晕,勉强站稳了脚。

    可承德刚站稳,乔陌漓就又挥着铜马砸了过来。

    “快给我茶!给我茶!不给就杀了你!”乔陌漓癫狂叫嚣着,声音嘶哑高亢,犹如地狱中逃脱的魔鬼。

    承德闪身避开乔陌漓的攻击,心里惊悚不已,看着乔陌漓的举动,怎么那么像犯了毒瘾呢?

    “快点给我茶!快点!”乔陌漓挥舞着铜马朝承德砸来。

    承德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干脆闪身出了总裁室,拨打了120。

    医院的救护车呼啸而至,医务人员好不容易给乔陌漓打了镇静针,然后乘总裁专用电梯离开了公司,开往了乔家专属的私人医院。

    做好这一切,承德擦着满脸的血,这才拨通了颜汐落的电话,“少夫人,总裁不知道怎么了,希望你马上来医院一趟。”

    接到了承德的电话,颜汐落猛地一惊。

    她知道承德办事十分的稳妥,除非遇到自己处理不了的事情,否则不会通知自己的。

    而现在承德儿竟然说乔陌漓在医院,他怎么了?

    一路上,飞车赶往医院的颜汐落都心神不宁,她十分的担忧,乔陌漓病了吗?今天走的是还好好的。

    很快,颜汐落就到了医院,她刚走进去,承德就迎了上来,“少夫人,你终于来了?太好了。”

    “怎么啦?乔陌漓他究竟怎么啦?到底出了什么事?”颜汐落看见承德满脸的血迹,大吃一惊!

    “你怎么了?陌漓呢?”紧张的四处张望,没有见到乔陌漓。

    “少夫人,你不要慌,少爷刚才打了镇静针,这会儿还在睡觉,你看。”说着,承德就将颜汐落领到了乔陌漓所在的病房外。

    透过医院的透明玻璃窗,颜汐落惊讶的发现乔陌漓竟然是被人给绑缚在病床上的,他的脸憔悴苍白,看起来似乎生了一场大病似得。

    “承德,为什么要把少爷给绑起来?他究竟是怎么啦?”

    颜汐落不明白,明明早上出门时乔陌漓还是好好的,怎么这会儿却变成了这副模样,就像完全换了个人似得?

    承德叹了口气,“少夫人,少爷他,他好像犯了毒瘾。”

    “毒瘾?”颜汐落一个踉跄,摇着头后退,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的,乔陌漓绝对不是这样的人,他是那么的优秀出众,绝对不会跟毒瘾沾上关系的!

    “少夫人,我知道你很难相信,我也很难相信。”承德说着,指了指自己被包扎起来的额头,“刚才我去接少爷回家,正巧碰上他犯毒瘾,先是浑身抽搐不已,然后就开始失控打人。这里就是被少爷用铜马砸的。如果不是我躲得及时,我相信,少爷绝对会毫不犹豫的当场砸死我。”

    颜汐落震惊的说不出话,不,承德说的绝对不是乔陌漓,她认识的乔陌漓虽然有些偏执臭屁了些,绝对不是这样疯狂嗜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