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毒发(二)

    说着,颜汐落举起手里的一次性纸杯,里面盛着她刚接的温水。

    陆少华不知道该怎么劝颜汐落,不过既然她想给三少喂点水,那就喂吧。

    心里这么想着,陆少华索性走到乔陌漓身边,伸手想帮他解开身上那些绑带,好让他喝些颜汐落拿进来的温水。

    “陌漓?”陆少华一边轻声喊着乔陌漓,一边给他解开了绳子。

    乔陌漓刚才被云尚敲晕,才睡了过去,这会儿听到声音,陡然睁开眼睛,眼底猩红一片,瞪视着陆少华,声音粗嘎难听,“茶!给我茶!”

    颜汐落心疼的直掉眼泪,捧着纸杯走到乔陌漓身边,“茶在这儿呢,在这儿。”

    乔陌漓欣喜若狂,看着颜汐落手里被子,疯了一样抢过来,“快给我,给我!”

    看着乔陌漓眼中渴望的神情,颜汐落知道,他真的已经中毒很深了。

    她小心的走过去,把纸杯凑到乔陌漓唇边,还没来得及抬起杯子,乔陌漓已经狠狠低下头,卖力吸着杯子里的水,“茶,给我茶!”

    乔陌漓的吼声吓的颜汐落一哆嗦,手里端着的纸杯差点吓掉在地上。

    纸杯内溅起的水花飞到乔陌漓嘴边,他饥渴的舔了下,失控大吼道,“这不是茶!你骗我!这根本就不是茶!给我茶!快给我!”

    他的吼声如天空的闷雷,整个房间都在颤动!

    颜汐落噙着眼泪,努力把手里的纸杯往乔陌漓唇边送,“乔陌漓,这就是你要的茶,你多少喝一口,求求你,好不好?你看你的嘴唇都已经干渴的开裂了,拜托你喝点吧?”

    然而,颜汐落的祈求声乔陌漓根本就听不到,他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喝一杯香醇蚀骨的香茶。他愤恨的瞪视着颜汐落,怒吼道,“你给我滚!这根本就不是我要的茶!我只要我平常喝的茶,快点给我弄来!快点!”

    “这就是你平时喝的,不信你尝尝,真的,你尝尝就知道了。”颜汐落耐着性子,柔声的哄着乔陌漓。

    虽然此时的乔陌漓已经神智不清,可他听到颜汐落始终温柔的语气,和悲伤的蓝眸。他一下子抓住颜汐落的手,“太太,是你吗?”

    颜汐落泪水滚落而下,“是我,陌漓,我是汐落,你看看我。我知道你难受,但是你忍忍,很快你就好了。”

    乔陌漓听见她柔和的声音,慢慢的,暴躁的脾气竟然变得柔和起来,沙哑着嗓子问,“太太,我想喝茶,你去泡给我喝好吗?”

    “好好,我这就去泡!”颜汐落一边走一边流泪。

    她拿出上好的茶叶,泡了水端过来。

    “陌漓,喝吧,这是你最喜欢的茶。”

    “真的吗?”

    “嗯,是的,不信你喝一点,你喝一点就知道了。”颜汐落连连点头,希望乔陌漓能喝下这杯茶。

    乔陌漓警惕地盯视着颜汐落,犹如看着敌人般瞪了半天,突然眸光变得凶狠,低下头,“再给我喝点,如果不是茶的话,那你就死定了!”

    颜汐落闻言举起茶杯,小心的放在乔陌漓嘴边喂他喝。

    乔陌漓低头喝了一口,暴怒的抬起头,吐出嘴里的茶水,一口咬在了颜汐落的手上,边咬边说,“你这个骗子,让你骗我,我咬死你!骗子!这根本就不是我要的茶!”

    他咬颜汐落的举动来得突然,陆少华和一旁的孙元都没有反应过来,等他们回过神冲过来的时候,就看到颜汐落的手已经被乔陌漓死死咬住了。

    “痛……乔陌漓,你放开,好痛。”颜汐落疼得低声惊呼,哀求乔陌漓松口。

    乔陌漓狠狠地咬住颜汐落的手,半点都不肯放松。他的眼睛死死盯住颜汐落,从喉咙里哼出一句,“我要茶!”

    “好好,我们给你茶,马上给你,你先把她松开。”陆少华轻声跟乔陌漓打着商量,清楚地看到颜汐落的手掌已经被乔陌漓给咬破,血慢慢往下流。

    “先给茶!”乔陌漓再次从喉咙里嘀咕一句,咬着颜汐落的手掌依旧不放。

    “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孙元,快点!”陆少华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用眼神示意孙元快点给乔陌漓注射解毒剂。

    孙元立即拿着针管,“可是,我并不确定……”

    陆少华狠瞪了孙元一眼,“还确定个毛啊!没看到小嫂子的手都快要被咬断了么?赶紧的,出了事算我的!他死了,我给他陪葬!如果他将来知道自己神智不清的时候伤害了小嫂子,第一个就得弄死你!”

    孙元这才有了些勇气,他深吸口气,走到乔陌漓跟前,把刚配制好的解毒剂推送了进他暴露的血管。

    乔陌漓受疼,这才算松开了咬住颜汐落手,扭头看下孙元,厉声骂道,“你给我注射什么?想要下毒害死我吗?”

    他的嘴角带着血,像是嗜血的狂魔!

    孙元抖了抖手,吓的他赶紧稳了下心神,平稳了自己的手法,继续往血管里推送解毒剂。

    乔陌漓见孙元不吭声,而且还拿着针管扎进了自己的身体,更是咒骂不已,“你给我滚!不许用针扎我,快给我茶!”

    然而孙元对于乔陌漓的叫嚣无动于衷,仍然按部就班的推送着解毒剂。

    趁着这个当口,颜汐落总算把自己的右手从乔陌漓嘴里夺了回来。

    看着手上血肉模糊,颜汐落的心痛超过手疼。

    她知道乔陌漓此时正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而她却一点都不能替他分担。

    她的血如果能让他好受点,她愿意让他咬!

    “哎呀,小嫂子,你赶紧去医生那里,处理一下!会发炎的!”陆少华心痛地看着颜汐落被咬的血肉模糊的手,“这家伙竟然连你也咬?怎么咬这么狠?”

    颜汐落摇了摇头,“我没事,这点小伤比起乔陌漓现在正在承受着的痛苦,根本就不值得一提。”

    说着,她就担忧地看着正往乔陌漓血管里推送解毒剂的孙元,“孙元,这管解毒剂有效吗?”

    孙元这时已经把药全部推了进去,听到颜汐落问这个问题,他没什么底气的摇摇头,“说实话,我心里也没有太大把握的,因为这种毒药,实在是太霸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