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3章毒发(三)

    随着孙元话音的落下,可能是那管药剂起了作用,只见乔陌漓原本癫狂的表情慢慢变得平静起来。

    颜汐落看着乔陌漓慢慢放松的神情,心里的担忧终于稍微放下了些,“太好了,看来这种药剂管用。”

    可是一旁的孙元的脸色却十分的凝重,身为医生,他已经敏锐的发现,乔陌漓的双手和双脚开始了轻颤。

    “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反应的。你们按住他,我需要给他注射这种试剂的缓释血清。”说着,孙元就赶紧往病理室跑去。

    陆少华跟颜汐落有些不明白,明明看着乔陌漓已经平静了下来啊,怎么能说解药不对呢?

    不过很快,他们就明白了原因,只见原本躺在床上表情归于平静的乔陌漓浑身已经开始狂抖起来。

    乔陌漓的脸色开始变得赤红,脖颈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他大力的在床上挣扎着,不知道是因为难受还是因为想要摆脱束缚,“放开我!啊——!放开我!”

    颜汐落和陆少华都被乔陌漓此时的反应吓了一跳,颜汐落率先跑到乔陌漓身边,“陌漓,你怎么啦?到底是哪里不舒服?不要这样,你忍忍!”

    她看到这样的乔陌漓,心如针刺。

    老天,把加注在他身上的痛苦给她一点吧,不要在折磨他了。

    颜汐落心痛到麻木……

    然而这时候的乔陌漓根本就不知道颜汐落说的是什么,他的头就像要炸掉一样,疼得只想昏厥过去。

    乔陌漓的眼泪刷刷淌下来,甚至狼狈的鼻涕都跟着滴下来,他力竭的嘶吼着,“放开我!让我去死!让我去死!”

    颜汐落泪流满面,痛不可挡的握住乔陌漓的手,“陌漓,你不要这样,我是太太,不管怎样我都会陪着你。你告诉我,是不是那里很痛?”

    乔陌漓突然定定的看着颜汐落,“太太,求求你。让我去死,我难受!”

    “我的心,我的头,我的全身都在痛像有把火在烧!快点放开我,让我去死!”乔陌漓意识在渐渐模糊的时候,他只认识颜汐落,这声音特别的温柔的人是他太太。

    颜汐落哭出声,她不顾手上还在流血,她扑过去紧紧的抱住乔陌漓,“陌漓,你不能死,你死了我怎么办斯洛怎么办?你扔下我们吗?求你了,乔陌漓,你要坚持住,孙元在研制解药。很快你就好了!乖”

    此时的乔陌漓就像置身在火烧油炸的地狱般难熬,但是那道熟悉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就拨开层层迷雾的天籁,稍稍缓解了他的苦楚。

    凭着本能,乔陌漓竭力往颜汐落身边凑,他的力气太大,带的病床都在地上滑动了少许,“放开我,太太,求求你救救我,我宁愿去死,都不愿再受这种折磨,求求你。”

    看着狼狈不堪的乔陌漓,颜汐落心里已经频临崩溃了!她想替他承受现在的痛苦,可是,却只能徒劳的看着他受苦,这种感觉,就像一把钝刀在一寸寸割着她的血肉般难捱。

    她只能紧紧的握住乔陌漓痛苦挣扎的手,“别怕,我在你身边,很快孙元就能拿来解药了,你忍一忍,他很快就来了。”

    乔陌漓根本听不到颜汐落的话,他耳朵里全是令人崩溃的轰鸣声,他只感觉到自己的手被握住,顿时像溺水的人捞到了最后一根稻草似得,紧紧抓住颜汐落的手,大力的恨不得把颜汐落的手给握断。

    痛楚清楚的从颜汐落指尖传来,颜汐落咬住下唇,一声不吭的承受着乔陌漓超大的握力。她知道乔陌漓现在痛苦的恨不得死掉,如果他握住自己的手能缓解点痛楚,那就由他握着自己的手吧!

    一旁的陆少华看着这一切,他愤怒的想杀人,“这个孙元真是的,怎么这么慢?说好的缓释剂呢?再不来可真的要出人命啊!”

    颜汐落也把求助的目光朝门口看去。

    在颜汐落和陆少华期盼的目光中,孙元终于拿着这支刚配出的缓释剂跑了过来,本来解药他就没什么把握,所以提前就准备下了解药的缓释剂,可以冲散吸收掉解药的药性。

    “快快快!摁住他的手臂!”孙元一阵风的跑进来,手里拿着针管,指示陆少华把乔陌漓给摁住。

    陆少华点点头,急忙摁住陷入暴走状态的乔陌漓的手臂,配合孙元把解药的缓释剂再次给注进去。

    随着缓释剂缓缓推送完,早已经挣扎了很久的乔陌漓也渐渐变得没有了力气,过了一会儿,缓释剂发挥了药效,乔陌漓沉沉的睡了过去。

    颜汐落这时才把手从乔陌漓的手中抽出来,她的手已经被乔陌漓给捏的不成型。双手都是血迹斑斑。

    “小嫂子,你的手……”陆少华看到了颜汐落的手,他暗暗吃惊颜汐落竟然如此隐忍,这都成身样子了,她竟然没吭声。

    颜汐落看了眼自己的手,马上背过去藏到了身后,“没事,我没事的。”

    说着,颜汐落看向一旁忙碌不停的孙元,“孙元,这次解毒剂一点效用都没有吗?”

    孙元叹了口气,挫败地摇摇头,“暂时还不清楚,我需要抽取些三少的血液样本,重新配置新的解毒剂。不过,把握不大。”

    陆少华迷茫的望着窗外,这样不是办法,云毅和云尚去查乔陌漓中毒来源,到现在还没有声音。

    “孙元,这解药应该只有下药的人才有,我们应该加快寻找陌漓中毒的根源!”陆少华说。

    陆少华的话触动了颜汐落,她怎么忘记了这事,“我觉得给陌漓下毒的人一定是他身边的秘书助理。他这样要喝茶,可能他每天喝的茶里就是剧毒的根源!”

    她的话刚说完,承德已经快步走进来,“三少奶奶,那个胡秋前天已经离开公司,而负责每天给总裁倒水的米小猫已经招认,是胡秋给她的茶叶,总裁已经喝了那个茶叶近一个月!现在米小猫已经被拘留。云尚和云毅两位少爷,已经在全力追捕胡秋!”

    听了承德的话,颜汐落浑身像失去了力气一样,软软的靠在墙上。

    她早就知道那个胡秋不是那么简单,上次给乔陌漓下药,她就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