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4章毒发(四)

    没想到这一切真的是她,但是她和乔陌漓有什么深仇大恨,为什么要让乔陌漓中这样的剧毒!

    “承德,让云毅他们务必找到胡秋,只有她才知道乔陌漓的病源,估计也只有她才会有解毒的良药!”颜汐落对承德说。

    承德应声走出去。

    “那个胡秋是什么人?等我抓住把她的肉一块一块割下来喂狗!这个恶毒的女人,下药不成,反下毒!靠!”陆少华愤怒的想毁天灭迹。

    颜汐落对孙元说,“孙医生,这里研制解药你还是要继续研制,看看有没有能缓解乔陌漓痛疼的药,只要能减少他的毒发,也是好的。”

    孙元点点头,“少夫人,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拼尽全力研制解药。”

    “那真的拜托你了。”颜汐落没说感谢的话,而是郑重的朝着孙元鞠了一躬,“拜托。”

    孙元也没推辞,点头朝病理室走去,“我先去忙,这里就麻烦你们照看了。”

    陆少华看了床上的乔陌漓一眼,也跟着孙元脚步匆匆的离开,他随后找来了医生给颜汐落包扎了手。

    “小嫂子,你回去洗个澡换身衣服吧,顺便看看斯洛。你已经几天没回家了。”陆少华心痛的看着前面的女孩,如果陌漓清醒,他该是怎样的心痛。

    颜汐落想起自己身上衣服已经几天没换了,又脏臭了,她点点头。

    “少华,这里你看会,我回去一会就来。”

    “去吧!”

    颜汐落疲惫的推开别墅的门,看见沙发上坐着的乔斯洛,他看见颜汐落回来立即扑过去,“妈咪,你和爹地在去哪了,我很久没见到你们了。”

    颜汐落立即抱着乔斯洛,忍住眼泪,“斯洛乖你爹地生病了,妈咪去照顾他了,这几天斯洛乖乖的让管家伯伯照顾你好不好?”

    “好,放心吧妈咪,你安心照顾爹地,生病的时候很痛苦,我以前生病了,爹地抱着我掉泪了。”

    斯洛看着颜汐落说,听了他的话颜汐落心里如翻江倒海一样难受。

    乔陌漓他这一生到底得罪了老天什么,要这样惩罚他!

    她放下斯洛转身走进浴室,她怕斯洛看见她的异常会不安。

    洗好澡颜汐落让梅姨煮了汤,她带上往医院走去。他希望乔陌漓能适当的吃点食物。

    捧着梅姨煮好的汤,颜汐落刚走进医院,还没走到病房门口,就看到好几个穿白大褂的医生证朝乔陌漓的房间飞奔。

    糟了!

    一定是乔陌漓出了什么事情!

    颜汐落心头一紧,踩着高跟鞋快步往前走去。

    等她跑到病房门口,隔着玻璃就看到刚冲进去的几个医生正合力压着乔陌漓,而乔陌漓正狼狈的在地上翻滚着,嘴里发出犹如狼嚎般的惨叫。

    颜汐落推开门冲进去,“陌漓!”她大喊一声,看着那么多人压着他,她的心痛的窒息

    “你们轻一点,不要弄伤了他。求求你们了。”

    这样一个骄傲的人,何时变成这样了,那个时候他一个人打十几个恐怖—份子,都不在他的话下。而今……

    “啊——!啊——!放开我!放开!”乔陌漓的毒瘾又发作了,此时的他双目暴涨,张大嘴巴吼叫着,看起来格外的恐怖。

    那几个医生碍于颜汐落刚刚的吩咐,不敢太用力压制乔陌漓,一个慌神,反而被乔陌漓抽身从人群中爬了出去。

    “啊——!放我离开,我要离开,我要茶!给我,快给我!”冲出围堵的乔陌漓涕泪横流,大打出手,几下酒吧几个医生撂倒。

    另外几个医生再次围了过来,他们默契的互看一眼,逐渐缩小了包围圈。

    站在包围圈里面的乔陌漓眼又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步步逼近,狂躁的再次抡起拳头,朝那几个医生头上砸去。

    “哎呦——”

    “嘶——”

    所有的医生惨叫连连,抱头痛呼,只有挨打的份。

    一旁的颜汐落看不下去了,她大声喊着乔陌漓,“陌漓,你快住手!不要打医生!”

    可是他根本听不进去,他掐住医生的脖子,渐渐翻了白眼。

    陆少华和孙元冲进来,立即把那个医生解救出来。

    但是暴躁的乔陌漓还是不停的攻击,孙元大吼一声,“拿绳子来!”

    几个一声立即拿来捆绑病人的布条,陆少华心痛的把乔陌漓一圈一圈的捆起来。

    乔陌漓看着困住他的绳子,突然眼眸赤红一片。

    “啊——”

    他大吼一声,整个病房都在颤动。

    胳膊上的布条瞬间断裂。他一拳砸向孙元。

    孙元倒地流着鼻血。

    这个时候陆少不知道从哪里拿来了铁链,从背后套住乔陌漓,在他准备攻击的时候,狠狠把他锁住。

    乔陌漓用尽全力挣不开铁链,他大声嘶吼。如一匹受伤的狼!

    颜汐落已经哭晕,她再也忍不住了,她走进乔陌漓身边,抬手轻轻拭去他额头的汗,和嘴角的血迹,“陌漓,不要怕,我会陪着你,陪着你一起戒毒。求你了。”

    陷入狂躁中的乔陌漓听着颜汐落熟悉的声音,眼神愣了下,看着面前伤痛一片的泪人儿。

    他的神智时而清醒时而迷糊,他听到颜汐落的声音,认出了在自己面前泪流满面的正是自己最心爱的女人,便摇头低泣道,“太太,是你吗?好难受,求求你救我!救我啊!我受不了这种感觉,浑身的骨头就像被蚂蚁在啃噬一样。太太,要不你杀了我好吗?求你了!”

    颜汐落听了他的哀求,一口气没忍住差点晕倒,她的心痛的麻木,她捧着他的脸,擦着他脸上的汗水和血迹,“陌漓,如果你现在所受的痛楚能转移到我的身上,我一千万个愿意替你承受。我甘心情愿把你身上所有的痛都拉到我的身上来,只要能缓解你的痛苦,我都愿意去做!”

    “但是我们一起面对好吗?你会好起来的,陌漓我爱你!”

    说着,颜汐落握住乔陌漓被铁链锁住的手,看着他痛苦的眸子和扭曲的脸,她柔声唱起歌来,“把我的世界都给你,才心甘情愿。心碎,但祝福你会听见。用我的生命,跟你换,幸福的永远。痛苦或孤独,我都眷恋。从今天,到永远的明天,我的爱不会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