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毒发(六)

    想到这里,乔陌漓心头愧疚的不得了,他轻轻吸了下发酸的鼻子,低声说道,“太太,下次如果我再发作,就把我用锁链锁起来吧。只有这样,我才不会伤害到你们,特别是你。太太,你知道的,我哪怕失去性命,都不想伤害你一丁点儿。”

    颜汐落哭着点头,“是的,我知道的,我都知道的。我现在只希望你快点好起来,乔陌漓,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和斯洛都离不开你,我们需要你。”

    乔陌漓笑着流泪,“太太,我现在的样子是不是狼狈极了?很抱歉,让你看到了我最丑的一面。呵呵,我当初可是承诺了要给你一辈子的幸福的啊,可是现在,我怕是不能做到了。”

    “不许你这样说!”颜汐落伸手捂住乔陌漓的嘴,“你不许这样说,你一定可以好起来的,一定可以的。我认识的乔陌漓是任何困难都难不倒的,你还记得吗?你把我从英国抢回来。你多霸道,这点毒不算社么,你一定可以顺利挺过来的。”

    乔陌漓无力的握了下颜汐落的手,颓然地摇头,“太太,我想我可能做不到我承诺的了。我知道这一次,我完全丢失了自己的灵魂,变得像个彻头彻尾的恶魔。太太,答应我,等下一定要用锁链把我锁起来,这样才能避免我误伤你。如果我在失去了意识的情况下伤害到你,那我永远都不可能原谅我自己的!”

    颜汐落跟着落泪,她忍不住趴在乔陌漓身上,窝在他的胸口哭泣,“不要!我不要把你锁起来!乔陌漓,你拿出你的意志!不要向这个东西屈服,孙元和陆少华已经把美国最顶尖的解读师给请了过来,他一定可以救好你的,一定可以的!”

    乔陌漓颤抖的伸出手,摸着颜汐落因为哭泣而轻颤的头发,安慰道,“好,太太,我不怕,我可是最厉害的,太太,你只要答应我,无论发生什么情况,都首先要保护好自己,知道吗?只有这样,我才不会在清醒后因为误伤了你而自责不已。”

    颜汐落的眼泪颗颗滚落,很快就把乔陌漓胸前打湿了一大片,“我知道,我答应你,你也要答应我,一定不能失去信心,你一定要战胜毒瘾,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乔陌漓的鼻头酸涩不已,两颗清泪终究还是从眼角滑落。他不知道自己这次是否能顺利击倒毒瘾,因为每次发作起来,真的恨不得立刻死掉,所以这个承诺,他真的不敢说出口。

    而靠在他胸口痛苦的,分明是他最心爱的太太啊!可是他呢?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哭泣,却无能为力。生平第一次,乔陌漓懊恼的恨不得立刻杀了自己。

    就在颜汐落给乔陌漓唱歌的时候,孙元和陆少华去了药理室,把乔陌漓的血液样本给他从美国接回来的老师化验。

    头发花白的毒剂师不停的配比分析,忙了大半夜,终究制出了一管试剂。

    他叹息了一声,把试剂拿给自己最得意的门生,“这是我琢磨出来的解毒剂,可是跟你一样,我并没有太大的把握。”

    陆少华顿时楞在了原地,想也不想的,他激动的伸手揪住孙元的衣领,“孙元,你在开什么玩笑?你不是说你的老师是全球最顶尖的药剂师吗?他竟然说没有解毒的把握?”

    孙元点点头,“是的,我的恩师确实是全球最顶尖的药剂师。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最顶尖的毒药配伍师。”

    “没错,”孙元的老师点点头,“我只是名药剂师,山外青山楼外楼,哪里算得上什么全球顶尖的?最顶尖的,都跑去配置毒剂去了。而这种毒之所以被称为毒王,是因为它有几百种配置方式,只要随意改变下配置的的顺序,那解药就会完全不同。现在只要暂时试一试,希望我猜测的配伍方案是对的。”

    陆少华这才松开孙元的衣领,有些抱憾地说,“孙元,我性子急,你别跟我一般见识。”

    孙元掸下衣领,毫不在意地说,“没事,我们的初衷是一样的,都是希望三少能尽快解毒,那就别楞着了,咱们快去看看效果吧。”

    说完,三个人就快步离开病理室,朝乔陌漓所在的病房走去。

    到了病房窗外,几个人就看到颜汐落和乔陌漓抱头痛哭的场景,心里都不免的酸了一下。这对情侣历经磨难,却偏偏总是好事多磨。

    “小嫂子,这是孙元的恩师,他是我们专门从美国请回来的全球最顶尖的药剂师。”陆少华指着孙元的老师给颜汐落介绍。

    颜汐落听到大喜,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一个劲儿的冲孙元的老师鞠躬,“谢谢您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我先生中的毒就拜托您啦。”

    头发花白的药剂师礼貌的点点头,“乔夫人,这是应该的。现在,就让我们来试一试药剂吧,希望它可以顺利的解了乔少爷的病痛。”

    说着,药剂师就冲孙元挥挥手,示意他把刚配置出来的试剂给乔陌漓使用。

    这位试剂没有毒性,就算解不了乔陌漓的毒,也对身体没有害处。

    孙元朝乔陌漓走了过去,看到眼神清明的乔陌漓,恭敬地说道,“三少,现在我要为你推送解毒剂,不要怕,你很快就会好的。”

    乔陌漓浑身疼的动弹不得,只得冲孙元眨了眨眼睛表示愿意配合,“废话少说,你加紧治疗就是。”

    对于这个家伙他心里有愧,因为他脸上的伤是他打的,他别过头不看他。

    “是!”孙元嘴角抽了抽。弯腰开始寻找血管,手里已经利索的把那些解毒剂给推送到了乔陌漓的血管里,然后无比紧张地看着他,“怎么样?什么感觉?”

    乔陌漓无力是摇摇头,“并没有什么感觉,我甚至感觉不到你注射时针头刺入肌肉的感觉。”

    孙元想了下,“解毒剂刚推送进去,还需要些时间,我们等等看。”

    乔陌漓同意了孙元的说法,眼神飘到陆少华身上,“少华,等下把我用锁链锁起来,我不希望自己下次发狂时,把我太太弄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