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7章解毒(一)

    陆少华点点头,“好的,一切如你所愿。你放心,我一定会保护好小嫂子的。反正我们谁都没逃过你的拳头!”

    “锁起来就不会伤到任何人。”乔陌漓说完这两句话,竟然闭上了眼睛,陷入了沉睡。

    看着乔陌漓慢慢梦乡,颜汐落的眼睛一亮,兴奋地冲孙元的老师问道,“我先生他睡着啦?这样是不是代表,这些药是有效果的?”

    陆少华也跟着点头,“是啊,你看三少竟然这么快就安稳的睡了过去,证明药效还是很棒的!”

    孙元的精神也跟着振奋了起来,围着乔陌漓转了起来,“理论上来说,这剂试管里的药剂似乎确实起了作用,可是……”

    “可是什么?”颜汐落听孙元这么说,顿时紧张起来,眼睛紧紧盯着躺在病的乔陌漓是,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孙元摇摇头,“我也不清楚,暂时还看不出什么。这种毒很罕见,一般半会不可能解的了,还是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好,我会一直守在这里看着他的。”颜汐落柔声表明了态度,乔陌漓没有好起来之前,她是绝对不会离开的。

    站在一旁的陆少华看不过去了,出声劝慰道,“小嫂子,你守在三少跟前这么久,一直都没有休息过,还是先去休息下养足精神,这里有我们呢。”

    颜汐落微微摇头,“比起正被毒素折磨着的乔陌漓,我这点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他能快点好起来,别说是让我在这里守着他,就是要我替他承受,我都甘之如饴。”

    既然颜汐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陆少华也就不再劝说什么了,默默靠在墙壁上,耐心等待着乔陌漓很可能会出现的各种排异反应。

    孙元和他的老师也在静静等待着结果,毕竟这只是他们根据血样配制出来的解毒剂,并不能确保百分百有效,甚至随时都可能引发其他不秒的后果。

    病房内静的出奇,四个人一致揪心的看着躺在病的乔陌漓,心里默默祈祷着,希望他能尽快康复起来。

    “啊——!啊!啊!”

    随着一声歇斯底里的嘶吼,众人担忧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乔陌漓猛地睁开眼睛,张大嘴巴发出可怖的喊声,头不停的摇晃,四肢也跟着不停的抽搐,看起来难受极了。

    “天呐,乔陌漓,你怎么啦?”颜汐落慌得不行,赶紧跑到乔陌漓跟前,用力攥着他的手,“乔陌漓,你是不是很难受?难受就握住我的手。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陆少华也跟着跑了过来,“三少?三少?你究竟是哪里不舒服?”

    “镇定剂,快给他注射镇定剂!”孙元的老师喊道,孙元赶紧拿起早就准备好的镇定剂,在老师的协助下注了乔陌漓的手臂血管内。

    镇定剂用过后,乔陌漓癫狂的状态慢慢又变得平静下来,他有气无力的微闭着眼睛,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看着乔陌漓成了现在这副模样,颜汐落心已经痛到麻木,“为什么会这样?到底为什么?”

    这样一只接一只的试剂注射在他的身上,就算不中毒也承。

    苍天,她该如何是好!

    可是此时的乔陌漓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虚弱的躺在,病怏怏的仿佛随时都可能死去一样。

    “孙医生,他这种情况是好事坏?”颜汐落看向孙元。

    而孙元和他的老师则开始给乔陌漓做各种检测,孙元摁住乔陌漓的头,他的老师翻开乔陌漓的眼皮,“眼下泛血,看来解毒剂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下次毒发,不能靠镇定剂,这样会血管爆破而亡!”

    “那怎么办呢,老师?”孙元有些手足无措,求助的看向自己的恩师。

    孙元老师摇摇头,长叹一声,“唉,暂时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有再去配制新的解毒剂。”

    陆少华看到束手无策的两个人,火气腾地窜起,没好气地说,“你们两个到底行不行?不行就说!这样折腾来折腾去,难道就没想过三少的感受吗?!”

    孙元被陆少华说的抬不起头,这次的毒性实在是太恐怖了,他真的无能为力。

    而孙元的老师也被陆少华说的有几分生气,他气冲冲地看着陆少华,“陆先生,我之前已经说过的,这种毒素是刚面世不久的合成毒药,根据配伍顺序的不同,产生的效应也不相同。目前为止,并没有哪家科研所敢说能解了这种毒剂。如果你认为我们是在做无用功的话,那我们只能说声抱歉了。”

    说完,孙元老师歉意地看着陆少华,“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告辞吧,麻烦陆先生另请高明。”

    陆少华被孙元老师噎的说不出话,他知道自己刚才那样说不对,可是眼下乔陌漓成了这副模样,他难免的口气就重了些。

    看着孙元老师要走,陆少华张张嘴想要留住他们,却一时拉不下这个面子,之好看向站在自己对面的颜汐落,“小嫂子,你看这……”

    颜汐落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让孙元和他的老师走了,那么他们连缓解救乔陌漓痛疼的机会都没有了。

    颜汐落走到孙元老师面前,歉意地说,“真是抱歉,少华他说话有些冲了,我诚恳的向您道歉。求你留下来,如果连你都没有办法的话,那我们就真的不知道该请谁来医治乔陌漓了。”

    孙元老师没有出声,他知道面对这种情况,患者家属肯定会出言不逊,自己突然要离开也只是说的气话而已。现在病患的太太那么诚恳的挽留自己,他便诚恳地说,“真是抱歉,我刚才的态度也不对。不过关于乔先生的病情,我真的不敢保证能医治好,毕竟这种毒剂实在是太霸道了。除非你们能够找到当时的人,拿到配制顺序,不然这样尝试解毒,乔先生肯定免不了要吃很多苦的。”

    “我知道,我知道。”颜汐落连连点头,“我们已经派人去找胡秋了,只是一直没有发现她的踪迹。所以,请你一定要留下来,留下来帮乔陌漓配制解药。没有你在,我们更加束手无策啊!”

    “好的,乔太太,我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抱歉,这件事我一定会尽力去做的。不过你们也一定要加紧步伐,及时寻找到那名给乔总的人,也许只有她才有解药。”

    “我们一定加紧去寻找胡秋。”颜汐落痛苦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