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解毒(二)

    “没问题,孙元,我们走,今晚咱们加个通宵。”孙元的恩师说着就快步走出了病理室,他需要尽快去配制新的解毒剂。

    孙元连忙跟上,“好的,我这就来。”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乔陌漓的病房。

    病房内就剩下颜汐落和陆少华,看着一脸失落的颜汐落,陆少华只好安慰颜汐落,“小嫂子,你不要担心,陌漓他会挺过来的。但是我们务必找到胡秋。这个女人简直恶毒的无法想像。”

    “唉——,”颜汐落长叹口气,好想把自己心中所有的纠结和不安给叹息出来。“敌在暗我们在明,那个胡秋借刀杀人,肯定是早就有备而来的。如果她存心了要躲起来,我们肯定是不容易找到她的。”

    如果能找到,云姨他们早就找到了。到现在没找到,那是这个女人不知道躲到哪个天涯海角了。

    “小嫂子,你在这里看好三少,我就不信那个胡秋有什么三头六臂!只要是人,就得有踪迹!就算她躲进老鼠窟窿,哪怕躲进下水道里,我也一定要把她给揪出来!”陆少华说着,就匆匆往门外走去,“我出去看看,云毅他们办事怎么这么不给力,连找个女人都找不到,我去去就来。!”

    颜汐落看着陆少华匆匆离去的背影,心里跟着不好受,是啊,不知道那个胡秋怎么这么难找,都已经这么多天了,却连她的半点踪影都找不到。

    唉,不知道乔陌漓是怎么得罪那个胡秋的,就算胡秋心里喜欢乔陌漓被他拒绝,也不能下这么狠的手啊!

    颜汐落慢慢走到乔陌漓跟前,想他擦拭下沁满汗水的额头。

    她去浴室打了水,用毛巾细细的拭擦乔陌漓的身子。一点点仔细的帮乔陌漓擦拭着,突然,她看到在乔陌漓的耳朵后面,看到一小片黄色的溃烂面积。

    颜汐落还以为自己看错了,她揉了下眼睛,再次凑近了一点,没错,在乔陌漓的耳朵后面,确实有黄色的水流出来。那溃烂的地方呈现黄褐色,上面有些细小的米粒大小的水泡。

    看到这副境况,颜汐落顿时傻了眼,她突然想起孙元说过:浑身溃烂直至死亡!

    乔陌漓虽然会失控发狂,可眼前这些迹象告诉她,他的身体竟然开始出现了溃烂状况,如果这种状况恶化的话……

    颜汐落不敢往下想,赶紧抓起乔陌漓的手臂,一点点仔细搜寻起来。

    没有,手指没有,手臂没有,咯吱窝也没有……

    颜汐落仍是不放心,转到另一边仔细查看乔陌漓的另一条手臂,没有,没有,乔陌漓的手臂完好如初,可是在他这一侧的耳后,就这一块溃烂。就是告诉所有人,毒开始恶化了!

    颜汐落脑子里一片混乱,完全凭着潜意识,用力去翻着乔陌漓的身体。

    她想看看他的背上有没有溃烂。

    可是乔陌漓人高马大,颜汐落用尽了所有的力气,才勉强将他给翻动了一点点。

    没办法,颜汐落只能一边用自己的身子顶住乔陌漓被挪开一点点的腰身,一边掀起他的衣服,细细查看他的背后。

    随着颜汐落一寸寸勉力的搜寻,她突然发现,在乔陌漓的后腰上,也有几块和耳朵上一样的亏面面积!

    轰!

    颜汐落大脑的意识被炸的粉碎,她无力的垂下手,泪水狂奔。

    之后她慌慌张张的走出病房,朝病理室跑去。

    不是这样的,乔陌漓身上怎么可能会溃烂呢?

    不会的!

    一定不会的!

    她脸上的泪水横流,早已经打湿了她的视线。

    乔陌漓,我该怎么办!

    颜汐落一路跌跌撞撞来到了病理室,她慌张的举动引来孙元和孙元老师惊讶的目光,孙元手里还拿着试管,扭头问道,“少夫人,你怎么来了?”

    见到了孙元,颜汐落突然觉得自己所有的力气都被抽光了似得。她所有的心思都放在乔陌漓的身上,如今都过了这么久,乔陌漓不但没有丝毫好转,甚至还出现了皮肤溃烂的迹象,这些事攒在一起,像无边大海掀起的惊涛骇浪,把颜汐落拍打到无望的深渊里,几近窒息。

    “孙元,乔陌漓,乔陌漓他的身上出现了黄色溃烂斑块,你快去看一下,他是不是毒性加重了?”

    颜汐落带着哭腔,无力的倚在病理室门口,嗓音里带着浓浓的哭腔。

    孙元愣住了,“什么?黄色溃烂斑块?我现在立刻过去看看!”

    说着,孙元就把手中的试剂管放下,大步朝门口走去。他刚走到颜汐落身边,就看到颜汐落虚弱的闭上眼睛,径直昏了过去。

    “少夫人!少夫人!”孙元及时接住了差点摔倒在地上的颜汐落,连声呼唤着她。

    可是颜汐落紧闭着眼睛,一点反应都没有,急的孙元抓耳挠腮,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如果颜汐落出了什么问题的话,等乔陌漓醒过来,一定会杀了他的!

    孙元的老师走了过来,看了颜汐落一眼,然后沉声对孙元说道,“身为一名医生,你竟然连最基本的判断能力都失去了。她没事,只是疲劳过度,加上情绪太过紧张,这才昏厥了过去,睡一觉就好了。”

    孙元脸上有些挂不住,颜汐落昏厥的太突然了,他竟然忘了自己也是个医生,“老师,麻烦你在这里照看下她,我去看看乔陌漓的状况。”

    “去吧,唉,这小两口的感情这么好,老天怎么舍得这么折磨他们呢?”孙元老师摇头叹息,对乔陌漓和颜汐落的现状表示同情。

    当颜汐落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了,她疲惫的从病理室内的躺椅上站起来,眼神还有几分茫然,就急切地说,“乔陌漓怎么样了?你们快……”

    颜汐落的话还没说完,忙了一夜在旁边打盹的孙元也跟着跳了起来。

    他看到颜汐落站了起来,这才放心的舒了口气,“少夫人,我昨晚已经看过了,三少他这是不可避免的病理反应,我已经让护士给他上药了。”

    颜汐落这才放心下来,“那就好,可是,那种黄色的溃烂还会发展下去吗?如果继续恶化的话,乔陌漓会怎么样?还有,我不是在病房照顾乔陌漓吗?怎么会突然跑到了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