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9章留下十年的期许…

    乔陌漓忍不住自嘲道,“上次斯洛来的时候还偷偷告诉我呢,他说我一定要好好活着,不然以后我不在了,人家就会花我的钱,欺负我的老婆,还打我的小孩。虽然他说的很小声,还偷偷掉了几滴眼泪。可是太太,这个小家伙太坏了,我白养他这么大了,从那时候我就不想死,太太,不想你被人欺负!更不想你去跟别人!”一想起他死了太太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他恨不得也把颜汐落带走!

    “是啊,一定要坚强,坚强的活下去。”颜汐落喃喃自语着,把所有的不舍都注入到这句话里。

    “太太,这些天辛苦你了,你都消瘦了很多,可我还是自私的不舍得让你离开我半步,我是不是很自霸道?”乔陌漓说着抬起手,摸上了颜汐落尖尖的下巴。

    颜汐落摇摇头,“没有呢,我正想趁机瘦身呢。再说了你是总裁,你不霸道谁霸道啊?是吧?”

    “是哦,我都忘了,我可是霸道总裁呢。太太,我这辈子做的唯一一件事对的事情,就是把你给霸占了,如果再来一次我还是选择这条路。”乔陌漓说着,有些疲惫的微闭上眼睛,“太太,我好像又有些累了,想要睡一会儿,我可真是没用啊。太太,不要走,在我身边陪着我,好不好?”

    颜汐落握着乔陌漓的手,轻声说道,“好。”

    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声承诺将会有多么的短暂。

    “太太,可是我需要一个晚安吻呢。”乔陌漓像个孩子似得,小声的冲颜汐落索吻。

    颜汐落低下头,在乔陌漓额头轻轻落下一枚轻吻,“睡吧,等你醒来的时候,就会好起来了。”

    “嗯。”乔陌漓淡淡应了声,慢慢闭上了眼睛。

    他原本体力就已经到了能承受的极限,刚才又把积攒的所有力气都已经投入在那个甜蜜醉人的吻里,再加上又和颜汐落说了那么久的话,体力早已经承受不住,昏昏沉沉的又睡了过去。

    没过一会儿,乔陌漓就响起了均匀的呼吸声,陷入了甜甜的梦乡。

    而此时的颜汐落心中伤痛一片,她的世界轰然倒塌,为即将到来的分离泪流满面。

    看着睡熟的乔陌漓,颜汐落苦涩的扬起一抹微笑,不舍的看着他,心里满满都是留恋。

    乔陌漓,这次真的不是我要离开你,却不得不离开你。呵呵,上辈子我可能毁灭了地球,这辈子才会一次次和你分离。

    乔陌漓,我离开后的日子,你一定要好好照顾你自己。因为你的余生,是我为你换来的,你一定不可以浪费!

    颜汐落赤白着脸,心里纵然百般不舍,可心里知道终究到了要分别的时候。

    她握着乔陌漓的手,静静的看着他的容颜,这一刻她会把他记在心里。

    蝴蝶花开,时间斑斓了容颜,陌漓,我的爱人,你要保重。

    “我们哭了,我们笑了,我们抬头望天空,星星还亮着几颗。我们唱着,时间的歌。才懂得相互拥抱,到底是为了什么。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半夜时分,颜汐落这才不舍的站了起来,弯下腰在乔陌漓的额头印下一个轻吻,乔陌漓,此去山高水长,保重!

    心里默默说完这句话,颜汐落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病理室。她的脚步匆匆,不能再耽误了,必须尽快离开这里,这样肖素云才会送来另一半解药。

    颜汐落脚步匆匆,刚走到医院门口,就不小心撞到了一个人,竟然是陆少华。

    陆少华看着神色匆匆的颜汐落,不解地问道,“小嫂子,你这是要去哪儿?”

    颜汐落的眼神一瞬间有些慌乱,她好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陆少华,可是她知道肖素云已经疯魔了,如果把她逼得急了,气恼之下砸了解药,那还能有谁能解救乔陌漓呢?

    想到这儿,颜汐落知道自己必须镇定,要悄无声息的离开这里。

    她强自笑了下,“哦,我回去拿些东西。”

    “要不要我送你?”陆少华好心地说道。

    颜汐落摇摇头,“不用了,你还是去照顾乔陌漓吧,我没事的。”

    “那就好,小嫂子,那我就先进去了,刚才孙元打电话通知我,说你买到了解药,小嫂子,你真是太给力啦!”陆少华由衷的夸赞道。

    颜汐落淡淡笑了下,“是吗?或许吧……”

    “什么?小嫂子,你刚才说什么?能不能再说一遍,我没有听清楚。”陆少华没听到颜汐落刚才说的话,就又问了遍。

    颜汐落摇摇头,“没事,你先进去吧,我回去拿些东西。”

    “哦,好,那我就先进去了,这些天忙着找胡秋那个贱蹄子,我都好几天没见着三少了,也不知道他现在情况好些了没。小嫂子路上注意安全啊,快去快回。”陆少华说完,就阔步朝医院里面走去。

    看着陆少华离去的背影,颜汐落在心底默念道,少华,请你好好照顾乔陌漓,拜托你们了。

    凌晨时分,颜汐落孤独的小身影离开了宣城前往港口。

    早晨的太阳慢悠悠升起,发出慵懒的光,开启新的一天。

    孙元今天起了个大早,脚步匆匆的朝乔陌漓的病房赶去。

    昨天不知道颜汐落从哪里找到的解药,竟然神奇的遏制住了乔陌漓正在恶化的病情。孙元辗转难眠想了一夜,突然就想通了,什么买来的解药,这肯定就是真正的解药!而能给颜汐落解药的,肯定就是那个神秘失踪的胡秋。

    他不由的有些后悔昨天让陆少华走的太早了,应该早发现这个,把这个情况告诉他的。

    而孙元才不相信费尽心机做下这些的胡秋有那么好,他得去向颜汐落问清楚,看看那个狡猾的胡秋究竟想要做些什么。

    等他到了病房,却惊愕的发现病房内站了个看起来很是陌生的女人。

    孙元愣了下,总觉得这个女人有几分面熟,仔细想了想,这不就是陆少华贴的满大街都是小像,却怎么都找不到的胡秋吗?她怎么会在这里?少夫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