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王者归来!

    说着,乔斯洛就从乔陌漓的身上跳下来,在屋子里认真地迈起了步子,“爹地,呐,妈咪说的就是这样,一直往前走,就能抛掉所有的坏情绪。”

    乔陌漓看着小小的乔斯洛认真的模样,心里瞬间温暖不少。他微微勾了下唇间,勉力压住满心的悲伤道,“斯洛,来,你跟爹地去一个地方”

    乔斯洛停下脚步,歪着头看向乔陌漓,“去哪儿?”

    “去了你就知道了,首先,咱们要去买束鲜花。”乔陌漓说着,扭头吩咐一旁的梅姨,“梅姨,麻烦你去买些祭拜用的鲜花,我想去看看爷爷。”

    梅姨办事很有效率,没过一会儿就把乔陌漓吩咐的事情给办完了。她把乔陌漓送到车上,告诉了司机乔振宇墓地的位置,跟着坐在了后车厢内。

    车子朝乔家的墓地驶去,坐在车内的乔陌漓感觉到自己的体力正在渐渐恢复。

    等车子停在墓地时,乔陌漓觉得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再坐轮椅了,正好陆少华和孙元不在,他索性从轮椅上走了下来,捧着梅姨买好的雏菊走进了墓地。

    来到乔振宇的墓碑前,乔陌漓小心的把雏菊放好,双膝跪地,重重磕起头来。

    乔斯洛也学着爹地给太爷爷磕头。

    乔陌漓叩了三次才抬起头,看着墓碑上乔振宇的照片,悲从心来,所有的情绪交织在一起,再也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嚎啕大哭起来。

    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处。

    他哭的撕心裂肺,为没能见到乔振宇最后一面悲伤不已。其中还掺杂着可能会失去颜汐落的担忧。

    乔斯洛乖乖的跟着乔陌漓跪下来,看着痛哭不已的爹地,又看了看墓碑上乔振宇的照片,他眼泪汪汪的看着爹地真的哭了。

    这么多年他第一次看见爹地哭,那几年只是没见过他的笑,如今他真的哭了。

    生离死别!乔斯洛突然想起来不久前老师讲的一个故事,就是老狼和小狼的故事。

    老狼死了,小狼一个人在森林生存。

    这就是太爷爷死了,留下爹地在哭吗?

    “爹地,你不要难过了,太爷爷如果知道你哭的这么伤心,他也会跟着难过的。”乔斯洛挪到乔陌漓身旁,用手摇着他的胳膊,小声地说着。

    乔陌漓这次哭的淋漓尽致,把心里所有的苦闷和彷徨都给哭了出来,觉得心里舒坦多了。他低下头,看到小斯洛脸上的担忧,摸了下他的头,“斯洛乖,爹地只是想到没能见到你太爷爷最后一面,心里很难过,这才哭了出来。”

    “爹地不哭,妈咪说过,真正的男子汉从来都不是用眼泪解决问题的。而且你哭的这么伤心,斯洛也跟着想哭。”

    听着小斯洛软软的规劝声,乔陌漓因为哭泣变得柔软的心瞬间坚强起来。

    “好,爹地不哭。我们走。”他从墓前站起来,抱着小斯洛往回走。现在还不是他伤心难过的时候,还有很多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乔陌漓拉着小斯洛坐回车里,冷声下着命令,“回公司。”

    车子缓缓启动,呼啸着离开墓地。看着窗外纷纷后退的景色,乔陌漓闭上眼睛,爷爷,安息吧!

    他想起乔陌宸,他给过他无数次机会,可他却始终不知道悔改。这一次,真的不能再纵容他了。

    车子很快来到公司,乔陌漓从车内下来,雷厉风行的步入了公司大厅。

    装修的高端大气的集团公司内人头攒动,这时候正是早上最忙的时候,员工们都在各自忙碌着。然而随着乔陌漓的步入,他们一个个都忘掉了手头上的工作,不敢置信的看了过来。

    明明记得乔陌宸说乔陌漓中了毒瘾,可如今看他意气风发的样子,根本没有半点瘾君子的模样啊!

    “乔总好!”

    “乔总早!”

    “乔总你好!”

    不由自主的,那些员工纷纷冲乔陌漓点头问好,在她们的心目中,气场强大的乔陌漓永远是乔氏集团真正的总裁。

    “嗯。”乔陌漓不咸不淡的嗯了声,步入了总裁专用电梯。

    而此时宽大的会议室内,乔陌宸正气急败坏的把这段时间的报告摔在桌上,厉声责骂着负责人和股东们,“真是疯了!这几天股价不停的往下掉!我明明给了你们充足的时间,你们去丝毫没有挽回股价的本事,究竟是干什么吃的?!”

    坐在会议室内的都是跟了乔氏集团很多年的大股东,不要说是乔陌漓,就算是乔振宇也从来没有跟他们大小声过。如今他们竟然被乔陌宸给狠狠甩脸子,顿时不乐意了,纷纷议论起来,“股价下跌分明是这段时间爆出的乔氏丑闻造成的,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就是,分明是他不顾及公司形象,恣意报道乔陌漓吸毒的丑闻,而乔老爷子又恰好在这个时候离世,乔氏集团如此动荡,那些股民们心里当然会不安啦!”

    “哼!身为新任总裁,不能力挽狂澜不说,竟然还把责任推给我们,真是够啦!”

    “没错,乔陌漓在任的时候虽然倨傲了些,可大事小事都处理的井井有条,哪有会出现这种情况?”

    一时间,会议室里炸开了锅,各大股东们对乔陌宸最近时间的表现十分的不满,很后悔当时同意让他接管乔氏集团。

    而原本就满心邪火的乔陌宸心里更是气的不行,他抓狂的用手砸着办公桌,高声大喊道,“都给我住口!你们当着我的面就这么不满,私下里还不知道会怎么议论我呢,不想干就滚蛋!”

    股东们气的纷纷站起来,“不干就不干,你真以为如今的乔氏集团还是当初的乔氏集团吗?股价大跌,公司市值一日不如一日,我们要抽回我们的资金尽早套现,免得被你这个败家玩意给害得血本无归!”

    “没错!你这个没用的家伙,竟然有脸来指责我们?冲动无脑,急功近利,我们的钱绝对不能投给你这种人!”

    “走!咱们也把手里的股权抛售出去,老子才不要受这份洋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