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9章她原来是被囚禁逃跑!

    “是吗?”慕心雨听洛丽塔这么说,下意识的把手放在自己的上,心里喃喃自语:孩子,你也不喜欢这里对吗?放心,妈咪一定会带着你逃出去的!

    “好,我吃。”慕心雨打定了主意,一定要想办法从这里逃出去。而凯利洛川对她防备的很严,她必须先做出配合的样子,等他们麻痹之后,就是她展开自己逃亡机会的时机。

    洛丽塔压根不知道慕心雨这些心思的变化,她没想到原本拒绝进食的慕心雨竟然突然要吃东西,赶紧把托盘捧了过来,“这就对了嘛,慕小姐,怀孕的女人更要多补充营养才行,你可一定要照料好自己啊。”

    慕心雨拈了颗青提丢进嘴里,微弯唇间笑了下,“是么?是多保重好你们未来的小公爵吧?”

    洛丽塔的心事被戳穿,不过她并没有觉得这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反而连连点头,“是啊,慕小姐,我想这世间所有的妈咪的心思都一样,就是保护自己的宝贝茁壮成长,你是那么的优秀,更是不会例外的。”

    慕心雨没有出声,只是浅浅笑了下,然后继续往嘴里塞着青提。虽然她并不想吃,可是她需要积蓄足够的体力。她现在进食已经不是为了应付饥饿,而是为了储存能量。

    看着慕心雨慢慢吃着自己洗好的青提,洛丽塔心里很高兴。慕小姐在这里这么久了,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她主动吃东西。看来,一旦成为了母亲,女人就会比往常坚韧百倍。

    “那我就先退下了,慕小姐,有事的话就摇铃喊我。”洛丽塔识趣的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屋里就剩下慕心雨,正慢慢的揪着青提慢慢吃。

    青提很甜,像蜂蜜一样甜,可吃到慕心雨的嘴里,却半点滋味都没有。

    此时的慕心雨满心想的,是要如何策划自己的出逃攻略。这个令她窒息的囚牢,她真的一秒都不想多待!

    慕心雨的手再次摸上,宝贝儿,你等着,妈咪很快就带你逃离这里。

    深夜,慕心雨躺在痛苦的呻y着,没过一会儿,负责照顾她的洛丽塔就匆匆的跑了过来,“慕小姐,你怎么啦?”

    慕心雨捂着自己的肚子,艰难地说,“我,我的肚子,好痛,好痛。”

    洛丽塔顿时没了主意,“那可怎么办啊,公爵带着医生去探访重病的伯爵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这该如何是好?”

    慕心雨仿佛没听到似得,只是一个劲儿的捂住肚子,“好痛,我的肚子好痛,我快了。”

    洛丽塔看着慕心雨痛成那样,也不敢耽搁,赶紧喊来了两名女仆,合力把慕心雨给弄上了车,朝医院驶去。

    路上,洛丽塔把慕心雨肚子痛的事打电话告诉了凯利洛川,那边说马上赶回来,可是伯爵的家离这里要三个多小时,凯利洛川吩咐洛丽塔一定要照顾好慕心雨。

    得了凯利洛川的吩咐,洛丽塔更是不敢怠慢,她小心翼翼的把慕心雨给送到医院,心里担心的不行。

    而此时躺在病被往急诊室推去的慕心雨却焦急了起来,她就是知道凯利洛川带着城堡里的医生去探访别人,这才临时起意撒谎说自己肚子痛的。

    她也听到了凯利洛川说三个小时候就赶回来,她必须要抓紧时间离开才行,错过去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可慕心雨心里再急,还是被比她更焦急的洛丽塔推进了急诊室。经过医生一番仔细的检查,并没有发现有任何不适。

    “医生,我家慕小姐究竟是哪里不舒服?”洛丽塔还等着给凯里洛川回话呢。

    医生斟酌了下,“呃,病人貌似并没有什么大碍,应该是精神过于紧张,加上是孕早期,所以才会造成偶发性的疼痛。这种疼痛并不能靠药物缓解,你们一定要加大对病人的关心,让她有个美好的心情。”

    “哦,那就好,那就好。”洛丽塔这才算放下心来,太好了,并没有什么大碍。她得马上把这个情况汇报给公爵才行。

    洛丽塔这样想着,看着躺在病房上睡得香甜的慕心雨,拿着电话去门外向凯里洛川汇报情况。

    这边洛丽塔刚出去,那边躺在病装睡的慕心雨就悄悄睁开了眼睛,她偷偷下了床,隔着玻璃看到洛丽塔越走越远,悄无声息的把门挪开一道缝,飞快奔了出去。

    医院很大,慕心雨对这里很是陌生,为了不被中途回来的洛丽塔追逐,她机智的躲进了一间房子。

    等她进去后忍不住眼前一亮,这间明显是医生的休息室,里面并没有一个人,上面还挂着几件白大褂,还有医生手术时用的帽子。

    慕心雨心中大喜,迅速把白大褂套在了自己身上,然后脚步匆匆的离开了医院,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为了能逃开凯利洛川的势力范围,她询问了很多人,终于来到了一处经营黑船的地方,然后拿出了从凯利洛川城堡里偷拿出来的金酒杯,勉强换了张去宣城临城的船票。

    一路上,慕心雨因为没有钱,只能靠着船上货篓里的那些咸鱼果腹,索性船舱内还有些清水,这才支撑着她没有倒下去。

    经过两天的颠簸,慕心雨总算是下了船,她以为自己是到了宣城,却没想到自己是被黑船带到了樊城。

    樊城是个大港口,每天都有数不清的渔船和货轮停靠,游客和货商往来不绝,很是热闹。

    慕心雨被赶下船,然后才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并不是宣城,正在心灰意冷间,却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遇到颜汐落。

    经过这么多天,两人竟然神奇的在港口撞在一起,命运真的是个奇妙的东西。

    看到颜汐落,慕心雨积攒许久的惶恐终于找到了宣泄口,她扑向颜汐落,紧紧抱住她,狼狈大哭起来,“呜呜呜,汐落,我能见到你真的是太好了,呜呜呜。”

    颜汐落也愣住了神,她做梦都没想到会在这样的情况下遇到慕心雨,而且还是挺着四个月孕肚的慕心雨。天呐,失去音讯的慕心雨究竟是遭遇了什么?!

    “心雨,你先不要哭,告诉我这段日子你究竟是怎么啦?为什么我到处找都找不到你呢?”颜汐落轻轻拍着慕心雨的后背,把她往人少的地方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