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洛川的表白:我爱你。

    慕心雨下意识地摇摇头,可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可是自己的好闺蜜颜汐落啊,就索性点点头,苦笑道,“是的,汐落,我知道瞒不过你。你说我是不是有受虐倾向?他分明伤害了我,可我为什么对他还有些眷恋呢?”

    “心雨,洛川哥哥他,真的伤害你了吗?除了他喝醉酒侵犯你的那次之外,他还有没有伤害过你?”

    慕心雨认真想了下,摇了摇头,“没有,他一直都很绅士,除了限制我的自由不让我出去外,其它的都挺尊重我。”

    “那就是了,心雨,每个人都有犯错的时候。我不是当事人,不了解你和洛川哥哥之间发生的事情。可是我看到了你和他对视时,你们俩个眼中都藏着对对方的爱恋。相信我心雨,当你看不清自己的心的时候,不要逃避,不要迷茫,勇敢的去面对,听听你自己的心,告诉你究竟想要的是什么。”颜汐落说着握住慕心雨的手,“不管你做出什么决定,都不要违背自己的心意。作为你的好姐妹,我诚挚的祝愿你能永远幸福。”

    慕心雨被颜汐落说的眼神更加茫然起来,她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开口道,“汐落,你确定从凯利洛川眼中看到的,是对我的眷恋?而不是那种看宠物的眼神?”

    颜汐落无奈笑出声,“心雨,你觉得身为你多年的闺蜜,我会在这方面对你扯谎吗?你明明是个肤白貌美的大美人,怎么会是什么宠物呢?而且我失忆的那五年,一直都住在洛川哥哥的城堡,从来没有见到他在谁的面前点头哈腰过。”

    “真的?”慕心雨还是有些不信,她总觉得自己就是凯利洛川用来忘掉颜汐落的替身。

    “真的。”颜汐落郑重保证着,“心雨,你心里还有什么疑惑?是关于我的吗?”

    慕心雨没想到自己的纠结被颜汐落给看出来了,顿时有些窘迫,可又觉得找借口瞒着颜汐落没有什么意思,索性落落大方的承认了,“是的,汐落,我怕成为你的替身,我不愿意成为任何人的替身。我就是我,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心雨,你怎么可能会是替代品呢?”颜汐落和颜悦色地看着慕心雨,“洛川哥哥从来就不是善于撒谎的人,他从来都是我行我素的,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而他对我的感情,只是源于儿时的一种承诺。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自责,自责自己给洛川哥哥带来了困扰,一直在渴盼他能找到真正属于他的幸福。而今天当我看到洛川哥哥的眼神时,心雨,我就知道,他的幸福已经降临了,那个人就是你。唯有你,才是能让他眼前一亮的可人儿。”

    慕心雨被颜汐落说的心里慌乱不已,她深深叹了口气,“汐落,我需要时间好好想一想和凯利洛川的关系。真的,我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回去看望我的父母,如果他们知道我过成这样,该有多伤心啊!”

    颜汐落抬眼看了下慕心雨微隆的小腹,不知道该不该劝她打消这个念头。估计没有谁家的父母会希望自己的女儿出国旅游,然后带球回来的吧?

    慕心雨随着颜汐落的视线往下看,明白了她欲言又止的原因,跟着为难,“可是,我现在这个样子,那又勇气回去见我的父母呢?”

    “我陪你去!”凯利洛川把包间门打开一条缝,伸出头探了进来。原来他不但没有走,还躲在门外偷听颜汐落和慕心雨的谈话。

    “洛川哥哥,你怎么能偷听我们说话呢?”颜汐落也觉得凯利洛川这样的举动有些不光彩,忍不住出声质疑了两句。

    凯利洛川干脆推门走了进来,他一脸的光明磊落,“我并没有偷听,是你们说话的声音太大了,吸引我被动听见的。而且我害怕雨儿会再次挺着孕肚偷溜,就索性做次小人吧!”

    慕心雨觉得自己脸上烧的慌,知道自己刚才说的对他有些不舍的话全被凯利洛川给偷听了。她又羞又窘的看向凯利洛川,“我在和汐落说事情,请你出去!”

    凯利洛川不退反进,他迈开长腿,两步便走到慕心雨面前,目光灼灼地注视着她,“不,我不要出去。对于你们中国人所谓含蓄的爱,我实在是不能理解。人生明明那么短暂,爱上了就是爱上了,有什么好犹豫和迟疑的?”

    慕心雨被他的眼神灼的羞红满面,低下头不敢跟凯利洛川对视。

    她本以为这样凯利洛川就会识趣的离去,可她想错了,向来桀骜不驯的凯利洛川岂是知难而退的人!

    “雨儿,我承认当初是把你当成了囡囡伤害到你,可是后来,我整个人都被你吸引住了。你的一言一行,都像磁铁一样致命吸引着我。你偷跑的这几天,我吃不好睡不好,生怕你会出什么意外。我想有一件事我必须得让你知道,你就是一个小偷,不知不觉间早就偷走了我的心!”

    凯利洛川的话听得慕心雨脸越发红了起来,她恨不得屋里有道地缝,好让她钻进去躲躲,可凯利洛川仍在不依不饶的对她进行着情话轰炸。

    “雨儿,我终于弄明白了自己对囡囡的情谊,一直以来,我都把她当成我童年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想要把她留在自己身边。可我却忽略了,这种感觉不是爱。我知道以前的我对你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现在我真诚的请求你给我机会弥补,好吗?我会让时间证明,我真的对你动了心,而不是把你当成任何人的替代品。答应我,给我一次机会,好吗?”凯利洛川突然单膝跪在地上,等着慕心雨的答复。

    “你,你先起来。”慕心雨磕磕巴巴地说着,觉得自己的脑子乱极了。

    凯利洛川坚定地摇头,“不,雨儿,你不答应我的请求,我就不起来。答应我好不好?我可以陪着你回去见你的父母,他们阅历广,你可以让他们帮你看看,我对你是否是真心的,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