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4章她睡在货舱的最底层!

    乔陌漓觉得鼻间有些湿润,伸手抹了下,看到手上都是血渍,这才知道自己被凯利洛川打的受了伤。他烦躁地抬起头,气愤地看向凯利洛川,“凯利洛川,你是不是有病?”

    陆少华也着急的奔过来,摆出防御的架势与凯利洛川对峙,“凯利洛川,想打架我一定奉陪!只是你跑到我们底盘上挑衅,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

    凯利洛川心里气愤的很,压根不理陆少华,伸出大手把陆少华推开,挥拳又朝乔陌漓砸去,边砸边说,“乔陌漓,亏我让汐落跟着你回来!可是你看看你自己是怎么对她的?你这个没用的家伙!竟然害得她再次颠簸流离?!乔陌漓,有本事咱们对打一架,别让你的狗叫嚣!”

    陆少华听到凯利洛川竟然骂自己是狗,顿时气的不行,他跺了跺脚,鞋底突然蹦出寸长的刀刃。白花花的刀刃闪着寒光,随着陆少华踢腿的动作,在空中画出一道圆润的弧线,朝凯利洛川的后背袭来。

    凯利洛川听到风声,惊险的矮身避过,他怒目看向陆少华,“偷袭?你可真卑鄙!”

    “再卑鄙也好过你出口就骂人!”陆少华眼中闪过一丝狠厉,招招不留情的朝凯利洛川刺踢过来。

    而乔陌漓最近的情绪一直低落的不行,正找不到地方宣泄,既然凯利洛川非要挑衅,那他就索性痛快的打一架好啦!因此乔陌漓也顾不上什么光彩不光彩,也懒得配合陆少华,只管挥着拳头朝凯利洛川砸去,一心想把心底的失落给全部抛掉。

    凯利洛川的拳脚很是厉害,可就算这样,毕竟双拳难敌四手,他不仅要应对乔陌漓的拳头,还要小心不会被陆少华脚上的军刺给划到。没过一会儿,他的身形就显得有些狼狈。

    一旁的慕心雨被这场面吓坏了,她是想让凯利洛川来告诉乔陌漓颜汐落的下落的,并不是让他来跟乔陌漓打架的。而且现在凯利洛川一个人对陆少华和乔陌漓,简直是险险环生。

    担心凯利洛川的慕心雨赶紧开口喊道,“乔陌漓,我们并不是来跟你打架的!我见到了汐落!”

    这句话瞬间令乔陌漓顿住了身形,扭头朝慕心雨看过来,“她在哪?”

    而凯利洛川则抓住这个机会,毫不犹豫的朝乔陌漓又捶了一记老拳,把乔陌漓给砸的往后退了一步。

    不过凯利洛川也没有讨到好处,陆少华脚上的军刺夹着凌厉的风声,踢向了他后背心脏的位置。凯利洛川赶紧矮身躲避,肩头仍旧被锋利的军刺给划到,留下了一道浅浅的口子,慢慢渗出血来。

    慕心雨再也受不了眼前这些野蛮的男人,她尖声大喊,“你们能不能不要再打啦!我们是来商量事情的,不是来打架滋事的!就不能平心静气地坐下来谈谈吗?”

    说着,慕心雨就朝凯利洛川走去,抱住他的腰身,“你给我住手!不准再打架啦1”

    凯利洛川乖乖的停下来,低头看向一脸担忧的慕心雨,心里乐开了花,“雨儿,你这是在担心我吗?我真是太高兴了。”

    见慕心雨抱住了凯利洛川,陆少华也就收回了自己刚抬起的脚。他不爽的撸了下自己的手臂,那里被凯利洛川刚才那声甜腻的话给刺激的起满了鸡皮疙瘩。真是受不了这个热情奔放的英国佬,大庭广众之下,就跟女人那么腻歪。

    很显然,陆少华这是明显的双重标准,他心里不喜欢凯利洛川,自然看他不顺眼。却忘了乔陌漓和颜汐落甜腻起来,分分钟虐死一众单身狗的。

    乔陌漓站在一旁,看着凯利洛川和慕心雨的互动,虽然不知道他俩什么时候黏糊上的,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既然凯利洛川有了新女友,势必就不会来纠缠他的太太了。

    “慕心雨,你刚才说什么?见到了我太太?你是在哪里见到她的?”乔陌漓着急地问着慕心雨,他懒得跟凯利洛川说话。

    慕心雨把凯利洛川拉在身后,生怕他俩再呛声起来。然后才回答乔陌漓的话,“就在昨天,我在樊城的港口遇到了汐落。”

    “樊城?不能啊,我明明查找了宣城所有的机场、客车、港口,并没有发现小嫂子的购票信息啊!”;陆少华急急说道,十分不理解自己为什么没有找到,难道是太马虎了?

    慕心雨看向一脸不解的陆少华,“当然了,因为她并没有买票。汐落说怕会被你们知道她的行踪,她坐的是货轮,黑船。那些天她一直蜷缩在货轮的最底层,一直等到货轮把她带出宣城。”

    乔陌漓的心都碎了,他怎么都没想到,他的太太会孤零零的躺在肮脏的货轮底层。他是见过货轮的,油腻腻的甲板上堆满了货物,估计那些底层肯定是密不透风的,又闷又热不说,气味肯定也是难闻的很。

    因为她要离开,不让他知道她的行踪。太太……

    “她这些天,都是睡在货舱最底层?”乔陌漓的声音因为心疼变得有些颤抖,“那现在呢?现在我的太太在哪儿?你们是来告诉我她的行踪的吗?”

    慕心雨遗憾地摇摇头,“很抱歉,我们当时发生了一点争执,等回过神的时候,汐落已经再次不见了。凯利洛川怕人在樊城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她。我想她是怕我们找到她的踪影,故意躲避了起来。”

    “没找到?那你们怎么好意思在这里大小声?真是疯了!”陆少华出言讥讽,恨不得再胖揍凯利洛川一顿,既然没找到人,有什么脸在这里趾高气昂的指责他们家三少?

    凯利洛川听出陆少华话里的嘲讽,不满地瞪眼,“怎么,你不是也没找到?”

    说着,凯利洛川并不等陆少华回话,就出声质问乔陌漓,“乔陌漓,当初你把囡囡带走,发誓说会给她永远的幸福。呵呵,可是现在呢,你让她再次颠沛流离,想尽方法的避开宣城,这就是你所谓的幸福?”